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珍惜现在的所有

达尔文笔记本。图片来自剑桥大学图书馆

最近一则新闻可能会让生物学家和图书管理员高兴不已:达尔文的两本笔记本,在丢失22年后,忽然物归原处。

这两本笔记本是达尔文在1830年代后期,从加拉帕戈斯群岛(Galapagos)考察归来后开始使用的。达尔文在那里考察了不同岛屿之间鸟类啄形的差异,在笔记本上记下了自己的思考过程。他认为,因为每座岛屿提供的食物种类不同,导致原属同类的鸟在不同的岛上进化出有明显差异的鸟啄。在其中一本笔记本上,还有他在1837年画下的“生命之树”(Tree of Life)草图,展示生物进化的过程。

达尔文的”生命之树“。图片来自剑桥大学图书馆

达尔文去世后,这两本笔记本成为剑桥大学图书馆的藏品,在2001年的一次例行检查中,发现这两本笔记本不见了。管理员刚开始还希望是有人把笔记本放错了地方,但是在多次搜寻不果后,终于不得不公开此事,承认笔记本丢失。

然而今年4月初,这两本笔记本忽然被人还了回来。根据图书馆的说法,有人在图书馆办公区的某处留下了一个粉红色的礼品袋,内有一个大信封,上面简单地打印着几个字:“图书管理员,复活节快乐”,后面还跟着一个大写字母X,表示送个吻。信封内的两本笔记本经鉴定确实是真品,并且完好无损。

失而复得的达尔文笔记本就装在这个粉红色的礼品袋中。图片来自剑桥大学图书馆
用来归还达尔文笔记本的信封。图片来自剑桥大学图书馆

这两本笔记本的失而复得,给人留下了巨大的想象空间。它们是被“偷”了,还是被雅贼“借”了?这22年都在哪儿?是谁送回来的?够写本悬疑小说了。

这件事让我感慨的地方是,看多了盗宝片之后,我们会觉得博物馆或图书馆里的藏品都是安全的,偷盗这些珍品是高技术含量的活。其实我们已经习惯于可以就近欣赏珍品,直到出事了才发现其实并没有那么多安全保障。曾经有一位游客在剑桥的一家博物馆内因“踩到自己松开的鞋带”摔下楼梯,顺手砸碎了陈列在窗台上的三个清代瓷瓶。而在苏格兰,还发生过一幅达芬奇油画被盗贼在光天化日之下抢走的事件。

这幅名为《纺车边的圣母》(The Madonna of the Yarnwinder)的油画为巴克卢公爵(Duke of Buccleuch)拥有,一直陈列在他家的德拉姆兰雷格城堡(Drumlanrig Castle)里。这座城堡对外开放,花6英镑买门票就可入内欣赏这幅达芬奇作品。2003年两名盗贼假扮游客,制服了一名女工作人员,摘下这副价值3千万英镑的油画,大摇大摆出了门。

《纺车边的圣母》(The Madonna of the Yarnwinder)为达芬奇的作品

4年后一名律师联系公爵,声称可安排归还这幅油画。两名卧底警员与这名律师接头,称自己是公爵的代表,还拿出公爵亲笔签署的授权信,答应支付425万英镑,谈妥交换细节后,警方突袭了律师的办公室拿回了这幅油画。后来这名律师还试图反过来控告公爵未支付赎金,庭审中透露出的一个细节是公爵为协助警方破案,在一张空白信纸上签了名交给警方使用,所谓的授权信就是这么来的。法官判定这封信只是警方行动的一部分,并无任何法律效应。

现在这幅油画已被借给苏格兰国家美术馆供长期陈列,剑桥博物馆里摔碎的瓷瓶也早已修复,而失而复得的达尔文笔记本也将于今年7月在剑桥展出。公众能够近距离欣赏这些珍品,得感谢有人愿意冒一些风险将珍品公开陈列,这些机会都是我们需要珍惜的。

《看世界》稿件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