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北海还有多少油

最近几个月来,英国发生“生活成本危机”(Cost of living crisis)的一个重要原因是能源价格上涨,包括汽油柴油价格暴涨,民用煤气和电费同时大幅度上涨,即使是在有监管机构Ofgem控制封顶价格的情况下,涨幅也是惊人的。

于是不少人猜测油价上涨的原因是“北海没石油了”,我过去也这么想,直到遇到一位在北海钻井平台上工作的专业人士,才认真地了解了一下,发现自己的想法是错的,还为《看世界》写了一篇短文。

英国如果增产石油天然气,甚至发出新的油气田开采执照,是否会降低英国国内能源价格呢,有人说其实未必,因为只要国际油气价格居高不下,英国开采的油气自然会出口,不会因为国内供应过剩而压低价格。这么说似乎不应该增产,特别是不应该开发新油田,但是如果英国确实需要那么多油气,那么是选择就近开采,还是从海外进口,在运输、存储过程中制造更多碳排放呢?解决问题的关键,似乎是摆脱对石油天然气的依赖,但这是很难在不严重影响经济的前提下在短时间内做到的,看看德国这几个月的各种纠结表现就知道了。

北海还有多少油

在苏格兰东北部海滨城市阿伯丁(Aberdeen),有一种独特的景观,那就是天空中经常出现的直升飞机,不是往海上去,就是从海上归来。这些直升飞机服务的对象,大都是离阿伯丁一两百英里的北海石油钻井平台。

北海虽然不深,但风急浪高,所以运送人员和轻型器材的最佳手段就是直升飞机。北海海域现有近两百座钻井平台,大部分在属于英国或挪威的经济专属区内,作为英国的石油之都,阿伯丁有全英最大的直升飞机机场。

从1970年代开始,北海油田为英国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收益,同时让英国摆脱对进口石油的依赖,一跃成为石油出口国。1999年,英国石油产量达到顶峰,从此不断下降,让英国再度成为石油和天然气的进口国。我原来的印象是英国的石油工业已经凋零,北海里已没多少油可以采了,最近结识了一位在北海钻井平台上工作的工程师,才知道虽然现在与20年前无法相比,但是英国的石油工业依然十分庞大。

早期的钻井平台,如1970年代兴建的布伦特油田(Brent Oil Field)钻井平台,确实正被陆续拆卸,但仍在使用中的钻井平台依然十分繁忙,并且北海还有足够油气蕴藏量,可供持续开采几十年。作为一名专业技术人员,他平时住在阿伯丁,但经常会被公司通知到机场报道,一旦天气条件许可就马上登机出发上钻井平台,可能因为工作性质的原因,他还有坐在直升飞机上最宽敞座位上的资格。

北海油田Forties,目前仍然非常繁忙

从去年开始,欧洲能源价格暴涨,英国也不例外。从今年3月开始,石油和天然气更是价格飞升。前一阵子我收到家里煤气和电力供应商的信,提醒我价格将会大幅度提高。好在英国有监管机构对民用能源价格采取封顶措施,还不至于价格失控,但是平均每户的封顶价,还是会增长54%,达到每年近2千英镑。

和许多人一样,我也曾错误地把能源价格暴涨与“英国没石油了”联系在一起。其实并非如此,英国的石油几乎全部自产,天然气近一半自产,约10%来自中东,剩下的来自挪威等欧洲国家。英国当然也受到最近战事的影响,但抗冲击能力远远高于德国、波兰等欧洲国家。英国国内能源价格上涨,主要是受国际市场价格的牵连,而政府并不愿意也不可能对石油和天然气的收购价进行控制。

英国面临的难题,是要不要在北海增产石油和天然气。现在,除了现有钻井平台全速开采之外,原来被搁置的北海新油田项目,传闻英国政府也可能会发放开采执照。于是我们又回到了这些年一直面临的选择:是开采新油田以保障供应,甚至还能降低能源价格,但同时加速气候变迁呢?还是坚持对抗气候变迁这个出发点,继续减少化石燃料,大力开发可再生能源,同时承受经济负担呢?

去年底,世界上最大的一座离岸浮体式风力发电站开始启用。巧的是,这座风力发电站就在离阿伯丁不远的海面上,几乎就在往返钻井平台的直升飞机的航线下。

阿伯丁对开海面上的的离岸风力发电站

和欧洲一样,英国虽然一直致力于向可再生能源转变,但原来以为还有一定的过渡时间,然而世界局势急速变化,逼迫英国在两难中作出选择。所以问题不在于北海还有没有石油,而是今天开采这些石油,未来需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看世界》稿件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