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劳动阶层不应该看歌剧?

英国的社会阶层意识之深,由来已久。反映在个体上,就是每个人都知道自己“应该有的位置”,行为表现应符合自己的社会阶层身份。乔治·奥威尔(George Orwell)在《通往威根码头之路》(The Road to Wigan Pier)中称自己出身于一个“低层上中产家庭”(lower-upper-middle class),可见对社会阶层的细分曾经到了什么程度。

劳动阶层出身的工党议员Angela Rayner

那是1937年,近几十年来这一现象已有显著改善,如果按社会阶层区分对待他人,特别是自上而下的歧视,在法律上不允许,在道义上遭鄙视。但是时不时的,还是会冒出一两件事情,让人意识到,在某些自认“高等”的人的心目中,“低层”人士做出不符合身份的事,仍然是可以用来嘲弄一番的。

英国议会下议院每周三中午有一个半小时的“首相答问时间”(Prime Minister’s Question Time,简称PMQ),由首相在议会辩论厅回答议员们的提问,反对党领袖有优先发问的权力,可以问六个问题,所以PMQ往往被看作是执政党与反对党领袖面对面辩论的机会。今年六月底的一次PMQ,因为首相约翰逊正在马德里参加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峰会,由副首相拉布(Dominic Raab)代表执政党保守党出场,代表反对党工党出场的是与之对等的第二把手,女议员雷纳(Angela Rayner)。

两人针锋相对,但并不出彩,此时拉布决定采取攻势,质问瑞纳身为工党议员,为什么会盛装前往一座乡村豪宅,在那里观看歌剧《费加罗的婚礼》,还被人看到手拿一杯香槟,她是不是“香槟社会主义者”,即喝着香槟大谈革命的小资产阶级?

雷纳是真正的劳动阶层出身,从小在英格兰西北的工业区长大,16岁即辍学,从未上过大学,只从当地延续教育学院拿到过职业教育证书,做过好几年护理员,从事工会活动之后加入工党,走上从政道路。在拉布看来,凭着雷纳的经历,根本不可能欣赏歌剧,盛装前往乡村豪宅看歌剧,更是与其社会阶层身份不符,所以她一定是在当上议员后忘了自己是谁,想要混迹上流社会而且靠的是“装”。他大概以为自己击中要害又非常俏皮,还得意地向她眨了眨眼,似乎是说“你也配?”

劳动阶层不配看歌剧,或者说得温和一点,看歌剧不是劳动阶层的典型爱好,在英国并不算是一种出格的观点。记得差不多十年前由BBC资助进行的英国社会阶层调查中,问卷里就有每个月看几次歌剧、芭蕾这样的问题,以此作为评判问卷填写人社会阶层的指标之一。然而拉布在PMQ以此作为调侃,却体现了其居高临下的不屑态度,其中还掺杂着地域歧视和性别歧视,一句话:“别忘自己的位置在哪儿”。

Angela Rayner自己公布的照片。Glyndebourne是由乡村大宅改成的歌剧院

但是他遇到的是一个言辞锋利的对手。瑞纳在社会媒体上这样回击:“我对副首相的建议是少一点势利,多复习一下歌剧。《费加罗的婚礼》说的是一名劳动阶层的女性,如何战胜一个享有特权地位,却又蠢又傻的坏蛋的故事。”

原文:
My advice to the deputy prime minister is to cut out the snobbery & brush up on his opera. The Marriage of Figaro is the story of a working-class woman who gets the better of a privileged but dim-witted villain.

布拉自以为出的是妙招,却遭到迎头痛击,同时遭到不同立场的媒体几乎一致的嘲笑。这也许从一个角度说明,布拉言论所代表的对英国社会阶层的认识,已经老旧过时。英国当然远非一个平等的社会,但那种凭出身将人分为“上流—中产—劳动阶层”的观念,确实在日渐淡薄。

《看世界》稿件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