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一切都按预案操作

星期四傍晚,我在家里电脑前忙着处理工作上的事。那天早上曾看到女王“under medical supervision”的新闻,没有想太多,后来也一直没时间看新闻。6点35分左右,忽然从厨房的收音机里,传来英国国歌的声音。这让我大吃一惊,收音机播的是BBC Radio 3,平时在这个时间绝不会播国歌,一定是出大事了。

BBC电视台特别节目由Huw Edwards主持

匆匆走进厨房,此时我已想起早上看到的新闻,不详的预感马上得到了证实:国歌结束,主持人Evan Davies和Michelle Hussain宣布了女王去世的消息,BBC特别节目开始。不仅是Radio 3,BBC的一系列电台都停止了正常节目。到晚上11:30我才有时间打开电视,BBC电视特别节目由老牌主持人Huw Edwards主持,我以为他也是从6点半左右开始主持,后来才知道BBC电视台的特别节目从中午就已开始,他已经守了超过10个小时。

Huw Edwards与BBC皇家事务记者Nicholas Witchell

晚上我需要开车去爱丁堡市中心的火车站,先到较小的Haymarket火车站,看到站内的广告屏全都停播了广告,改为显示了女王去世消息的静态画面。再去位于Old Town的Waverley火车站,这时已是晚上9点,道路却开始堵起来,特别是需要穿过Royal Mile的那一段。后来得知市政当局已经开始在Royal Mile和周边地区封路了。

9月8日晚的爱丁堡Haymarket火车站

以前看过报道说英国政府有针对女王去世后各种操作的预案,叫做Operation London Bridge,同时开始执行的是新王即位的操作预案,叫Operation Spring Tide。看来都已经启动。果然政府马上公布了今后10天的议程,其中包括女王灵柩在爱丁堡停留两晚,当局预计会有许多人前往市中心吊唁,所以Royal Mile一带封路,只允许行人通过。

这两天BBC和ITV的主要频道全天都是和女王有关的节目,其中还有些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比如女王自己配旁白的纪录片Elizabeth: The Unseen Queen,片中有不少皇室的私人照片和录像。BBC电视节目中的一个小细节显示其准备的充分和对分寸把握的适度:节目之间的衔接环节,不再采用平时以旁白预告下一个节目的方式,而是播出十几秒钟女王生前的照片或视频剪辑,伴以舒缓而带忧伤的音乐,最后出现HM Queen Elizabeth II 1926-2022字样,然后下一个节目开始,保持情绪的连贯但并不死板,同时给予观众一个喘息和思索的机会。剪辑和配乐显然花了许多心思,不是急就章能做出来的。

商业电视台ITV一台也全程播出女王去世相关节目,而且所有频道都取消了广告,后来得知英国的商业电视和广播媒体都停止播出广告48小时,连Twitter在英国也停播广告24小时,而所有报纸在前一半的页码上也没有登广告,据说这都是事先的约定,也算是一种预案。

女王灵柩经过苏格兰乡村

女王在苏格兰阿伯丁郡的Balmoral Castle去世,如何将遗体运回伦敦,有另一套预案叫Operation Unicorn。在星期天,女王的灵车从Balmoral Castle出发,先向东前往阿伯丁,然后向南,经过邓迪、珀斯,最后抵达爱丁堡的女王行宫(Palace of Holyroodhouse),约300公里的行程,走了6个多小时,给苏格兰人一个告别的机会。沿途所到之处,除了几个大市镇外,大部分是人口稀少的乡村,但是每处都有大批居民在路边等候。爱丁堡市中心沿途人群更是里三层外三层,但在灵车到来之时,变得很安静,偶尔有鼓掌之声,这是近年来的一种潮流:以掌声来感谢或赞赏逝者生前的贡献。在抵达女王行宫后,八名士兵将灵柩抬入宫内,有一张照片抓住的四名士兵的神态,犹如一幅经典油画,出现在星期一几乎所有报纸的头版。

《镜报》头版

女王走得很突然,就在星期二她还会见了Liz Truss,完成了君主“邀请执政党新任领袖组建政府”的仪式。英国新政府也才上台两天,但是因为预案充分,并不需要新政府插手,也许正是因为新政府没敢插手,一切都在有条不紊中进行。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