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茶杯里的风波

英国最近发生的“科夫岛事件”,情节曲折,峰回路转,出场人物非富即贵,好像豪门恩怨类肥皂剧情节,给在金融风暴、经济衰退的阴霾重压下的人们增加了一点另类的谈资。

来龙去脉

“科夫岛事件”的主角们,有两个英国政坛重量级人物,一个坐拥4亿家产的银行世家子弟,还有一个拥有更多财产的俄罗斯新贵。事情发生在今年夏天,这四个主角都在希腊的旅游胜地克夫岛(Corfu)渡假。乔治·奥斯伯恩(George Osborne)是英国保守党的影子财相,近一年来攻击工党屡屡得手,是党内一颗明星。彼得·曼德尔森(Peter Mandelson)是前工党内阁大臣,当时正担任欧盟贸易专员,位高权重。两人虽然分属对立的政党,但却都是银行世家子弟纳森内尔·洛斯查尔德(Nathaniel Rothschild)的朋友,洛斯查尔德与曼德尔森有十年的交情,但与奥斯伯恩关系更久,在牛津大学读书时就是朋友。几个人在岛上一起见面喝酒吃饭,中间还被邀请到俄罗斯铝业大亨德里帕斯卡(Oleg Deripaska)的豪华游艇上。这些本来属于私人交往,没有外人知道,媒体也不是太感兴趣。

但是过后奥斯伯恩向《星期日泰晤士报》记者马丁·埃文斯(Martin Ivens)透露了一些私人交谈的细节,说曼德尔森私下说了布朗不少坏话。这些内容当时并未公开,但在曼德尔森被布朗召回内阁之后,埃文斯在他的专栏,把这些谈话捅了出去,并称这些内幕来自一位“保守党内部人士”。当然一旦媒体关注起来,这位“内部人士”是谁很快就不再是秘密。保守党宣传部门马上跟进,透露出曼德尔森曾在科夫岛曾与俄罗斯铝业大亨见面,与他担任的欧盟贸易专员一职有“利益冲突”的嫌疑。

到此为止,保守党对曼德尔森的媒体骚扰战术可以说十分成功。但是没想到惹恼了科夫岛聚会的主人洛斯查尔德,他觉得自己的一个客人把私人交谈内容捅到媒体攻击另一个客人,非常“没礼貌”,决定你不仁我不义,主动写信到《泰晤士报》,透露奥斯伯恩曾在科夫岛上商讨过向俄罗斯铝业大亨德里帕斯卡要求政治捐赠5万英镑,而且保守党财务主任在场,并非儿戏。因为接受非英籍人士政治捐赠属于非法,他们还谈到使用英国公司作为中介的可能性,后来几人还一起“上了俄罗斯人的船”。《泰晤士报》著名的“读者来信”版当然乐得全文照登。此信一出,立刻一场媒体大风暴降临在保守党总部,各报几天都是连篇累牍的“科夫岛内幕”,连闹得正厉害的金融风暴也被挤下了头版。奥斯伯恩不得不声明,虽然参加了讨论,但最后并没有批准向俄罗斯人要钱。他还想继续为自己申辩,洛斯查尔斯发出警告,要他收声,否则“法庭上见”。

其实这场风波没有直接的后果,一方面奥斯伯恩确实没有向德里帕斯卡要钱――俄罗斯人没说会给钱;另一方面欧盟委员会发表声明,称曼德尔森没有干涉欧盟在铝材进口关税上的政策。曼德尔森早已是久经沙场的老政客,这点事扳不倒他;奥斯伯恩少年得志,这是政治生涯上摔的第一跤。这场“茶杯里的风波”,可以说是在媒体上表演有钱有势人之间的一场私人纠纷而已。但是这场风波展现出来的英国政治环境,却很耐人寻味。

社会阶层

英国政党政治的发展历史,决定了一种根深蒂固的观念,即保守党的是代表“有钱人”的利益,而工党则是代表了“劳苦大众”。保守党内部,不乏贵族子弟,上流社会后代。这次事件的主角奥斯伯恩,就是“男爵”后代。历来保守党高层,大部份来自贵族私校,保守党领袖卡梅伦(David Cameron)和现任伦敦市长鲍里斯·约翰森(Boris Johnson)即是伊顿公学(Eton)毕业,和洛斯查尔德是校友。这几个和奥斯伯恩还都是牛津大学里一个贵族子弟俱乐部布灵顿俱乐部(Bullingdon Club)的成员,据说奥斯伯恩因为出身于“学费稍低”的另一家私校圣保罗(St Paul’s),还曾是俱乐部其他成员的嘲笑对象。

Bullingdon Club

这种“衔着银匙出世”、“不知百姓疾苦”的形象,自然不利于争取普通选民的信任。卡梅伦担任党魁以来,着力打造新一代保守党人“了解民生”“过着普通人的生活”的形象,消灭任何让人可以把保守党和“公子哥儿”联系起来的证据。当年布灵顿俱乐部成员的一幅合影,最近忽然被拍摄者禁止媒体刊登,许多人就怀疑是有人在背后花钱做了手脚。奥斯伯恩还经常反过来抨击工党领导层“脱离民众”、“奢靡享受”等等。然而“科夫岛事件”一出,即被打回原形,奥斯伯恩的各种旧账纷纷被翻出来,包括当年布灵顿俱乐部的另一幅合影,其中就有“科夫岛事件”的两位主角奥斯伯恩和洛斯查尔德。

游戏规则

“科夫岛事件”,同时让人对英国权贵圈子内的生活有所认识。《泰晤士报》专栏作者Alice Miles 说,对于超级富豪,政治是件玩物,结交时髦政客,不过是游戏的一部份。对于他们来说,维护上流社会圈子的游戏规则――私下交谈不可向记者泄露,比他们与政客个人的友谊更重要。虽然洛斯查尔德与奥斯伯恩关系更深、政治立场更近,但是一旦认为对方“坏了规矩”――他在给《泰晤士报》的信中最后的结论是“私人派对就是私人间的事”,翻起脸来是毫不留情的――这事在他看来,对方“很没劲”。这让我想起电影The Talented Mr. Ripley中,富家公子格林里夫在厌倦了Ripley之后,骂出口的就是这句“你很没劲”(You’re boring!)。

奥斯伯恩常年在这个圈子混,当然不会不知道这个游戏规则,但是他同时又是新派政客,深谐运用媒体打击对手之道。但是这次可能是有些得意忘形,玩出了火来。当然也有保守党评论员说是曼德尔森在背后挑拨,是对奥斯伯恩的报复。

政党资助

这场风波带出的更迫切的问题是英国的政党资助。由于没有国家资助,英国政党活动经费都是来自个人或组织的捐赠。传统上保守党有不少有钱人通过个人或者他们控制的公司捐赠,“科夫岛事件”主角洛斯查尔德不仅自己是保守党的资助人,而且他母亲还长期资助奥斯伯恩个人办公室的运作。工党的经费过去主要来自英国的几大工会的巨额资助,有钱人较少有资助工党的,但是自布莱尔成为工党领袖以来,由于其倡导的中间派路线,吸引了不少富有的资助者。当然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保守党受有钱人资助,必然招致“为有钱人说话”的指责,工党接受工会资助,被说成听命于利益团体。布莱尔吸引来不少富人,却被发现其中不少后来被封爵,引发“现金换爵位”的指控,让布莱尔成为第一个在任上被警方问话的首相。

奥斯伯恩一直以“现金换爵位”来攻击工党,同时试图洗脱保守党过去“不清不白”的形象。这次事件,却被揭发他不仅考虑向俄罗斯人要求捐款,而且还讨论过利用英国公司,钻法律空子的可能性。这次事件后,许多人,包括一些工党的支持者,都说奥斯伯恩其实人品不错,但是在跳起来说别人脸脏之前,是不是要先照照镜子?

英国的政党资助问题,三大党之间,已经谈了很久,但是各有各的目的,一直未能谈拢。最近美国大选中,民主党候选人奥巴马从普通选民身上得到大量小额资助的例子,让英国的政客们十分羡慕,可惜英国人没有这种习惯。对许多英国选民来说,民主似乎应该是免费的,所以也不能指望他们支持法国式的公费选举的制度――难道选民因为对政客不信任,反而要掏钱给政客搞选举?但是如果下一任财相的个人办公室一直是由一个银行世家出钱运作,选民是否能放心?

英国的政党资助是个无法解开的怪圈,这次的“科夫岛事件”不过是一次比较戏剧化的一幕而已。

One Commen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