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2009年环法自行车赛的几个片段

今年的环法自行车赛是属于不错的一年,但也说不上惊心动魄。今年最大的新闻,其实是没有发生的新闻——今年没有一位车手被发现服用禁药。不过我们也不敢高兴得太早,根据往年的经验,有些车手服用禁药,是在比赛结束后好几个月才被发现。在比赛期间,法国媒体已经有各种猜测,今年没有什么具体的谣言,来自媒体和前车手的猜测都是根据车手的表现来分析,简而言之,在山地赛段表现出色的,都有疑点。

今年许多车手都用上了Twitter,有些知名和勤更新的车手,象 Lance Armstrong,跟随者超过一百六十万。但也不是个个热衷 Twitter,今年获胜的 Alberto Contador,虽然有账号,却极少更新。Mark Cavendish 干脆没有 Twitter 账号。

今年最让我感动的一个镜头,是第16站飞速下坡时,Saxo Bank车队的 Jens Voigts 摔下倒地不起,他的队友,赢得第12站冠军的丹麦人 Nicki Sorenson 从前方骑了回来查看队友伤势,被已经赶到的组织者劝回重新参加比赛。

今年最能代表环法自行车赛的一个镜头,是在第20站。我们从直升机上的镜头看到大龙在阳光普照的普罗旺斯的乡间骑行,道路两边都是郁郁葱葱的森林,一瞬间仿佛是夏日午后乡间的适意骑行。这时镜头拉起,我们看到远处的一座高山,光秃秃的山顶与山脚绿色的森林形成强烈反差,在山峰最高处孤零零地矗立着一座观察站——那就是今天比赛的终点 Mont Ventoux。

不过今年让我印象最深的是第7站,在从巴塞罗那到安道尔的山路上,前几天一直穿着领骑黄衫的瑞士人 Cancellara 在经历了爆胎考验,奋力赶上大队后,终于体力不支,从几个赛前热门组成的小组中退了下来,这意味着他将失去黄衫。这时一辆摩托车从后面赶来,后座上的摄影师把相机镜头伸到 Cancellara 鼻子底下,闪光灯一打,然后嗖地加速离去。车手不仅要出力流汗参加比赛,而且任何的痛苦沮丧都可以是用来给观众消费的材料。

今年的硬汉加无名英雄是 Columbia-HTC的 George Hincapie,他是车队“特快列车”的一员,多次把 Mark Cavendish 送到最佳冲刺位置。在第14站却因5秒之差,与领骑黄衫失之交臂。在第17站结束后他的锁骨其实已经受了伤,但是他坚决拒绝做X光测试,坚持骑到了香榭丽舍大街。今天他在 Twitter 上说X光片证实了他锁骨骨折。

One Comment

  1. […] 原文链接:http://taohuawu.net/2009/07/28/2009-tour-de-france/ 2009年8月2日23:38 标签: Cancellara, George Hincapie, Jens Voigts, Mont Ventoux, Nicki Sorenson, Twitter, 普罗旺斯, 环法自行车赛 订阅评论 发表评论 | Trackback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