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九月, 2009:

由《太阳报》亮牌所想到的

今天《太阳报》不仅在头版大字刊出《工党已经失败》(Labour’s Lost It),而且表明报纸将会支持保守党,甚至在报社总部外墙打出“We Are Feeling Blue”的蓝底白字投影,蓝色(blue)在英国政治中是指保守党(工党是红色、自由民主党是黄色)。

但有趣的是,《太阳报》的苏格兰版本 Scottish Sun 虽然采用同一头版设计,但在内页却并没有表示支持保守党,而且含糊地说“必须让苏格兰人民选择”,选择了留一手。这当然和苏格兰的政治格局有关,在苏格兰,保守党不仅在下议院失去了所有的席位,在苏格兰议会上,席位(17席)也远远少于苏格兰国民党(SNP,47席)和工党(46席)。

(更多…)

《太阳报》亮牌

今天是英国工党代表大会的最后一天,首相布朗下午在大会上发表的讲话,被看作是工党“生死抉择”的演讲,其中抛出几条重要政策,包括免费老人护理、取消强制性身份证制度等等,反应还算良好。

2009-09-29 The Sun front page Labour's Lost It

但是今天晚上《太阳报》抛出了更重磅的炸弹:宣布下届大选,《太阳报》将不再支持工党。在明天《太阳报》头版的大字标题是《工党已经失败》(Labour’s Lost It),并说“在掌权12年之后,工党政府已经迷失的方向,现在它也失去了《太阳报》的支持”。选择这一时机宣布,显然是为了取得最大的媒体轰动效应。

英国的全国性报纸,大部份都有明确的政治立场,当大选来临,就反应在明确支持某一政党上。这是一种传统,也是对英国传播媒体(broadcasting media,即电视电台)法定必须中立的一种互补。《太阳报》所说的12年,是指工党上台的12年,同时也是《太阳报》支持工党的12年。在这之前《太阳报》是反对工党的,1992年大选前夕《太阳报》攻击工党候选人 Neil Kinnock的头版,被许多人认为对当年工党失败起了一定作用。1994年布莱尔担任工党领导人之后,花了不少工夫取得《太阳报》的支持。当然《太阳报》背后是默多克的新闻集团这个媒体帝国,布莱尔在当选工党领导人之后,即飞往澳大利亚参加新闻集团举办的会议为自己领导下的“新工党”政策做宣传,可见其重视程度,也取得了效果,《太阳报》从此成为布莱尔的支持者。

(更多…)

英国新书介绍 #16 (2009年9月28日) Who’s Afraid of Jane Austen?

2009-09-29 Who's Afraid of Jane Austen

Who’s Afraid of Jane Austen?: How to Really Talk About Books You Haven’t Read
作者 Henry Hitchings
出版社 John Murray (平装本2009年9月3日出版)
页数 262
ISBN 978-1848540194

这本书的副题是 How to Really Talk About Books You Haven’t Read,也是在出版精装本时的书名,改成现在这个书名,不知道是不是出版商嫌原来的书名还不够醒目,还需要借Jane Austen 来引起读者购买欲望,或者是原书名和法国人 Pierre Bayard 的 How to Talk About Books You Haven’t Read 过于相似。

其实原书名确实只是个幌子,虽说号称看完这本书,可以让你不需看大部头的经典作品就可以在餐桌沙龙侃侃而谈,其实作者Henry Hitchings的目的是想通过他的简短介绍,让望文生畏的读者产生看原著的兴趣。

(更多…)

波兰斯基

2008-10-14 Roman Polanski

看到波兰斯基在瑞士被捕的消息,我的感觉是奇怪:为什么是现在?

我知道波兰斯基一直生活在法国,并且从来不去和美国签署了双方引渡协议的国家,比如英国。The Pianist 为他赢得了奥斯卡最佳导演奖,他也没有去美国领奖。看到这则消息后我的第一反应是,他的经纪人和苏黎世电影节的组织者怎么会如此疏忽,事先没有弄清楚瑞士的法律?

后来看到新闻说他在瑞士有度假屋,并且每年都去瑞士度假,从未出事,就更为疑惑了。我不知道他的度假屋在瑞士什么地方,难道是因为瑞士的联邦制,导致苏黎世的法律和其它地方不同?他这次去错了城市?不过照理说外交是联邦政府管,那为什么这么多年都不抓他,偏偏是现在呢?

据 France24 报道,在巴黎访问的瑞士经济部长 Doris Leuthard 否认了这次拘捕波兰斯基事件和美国政府指控瑞士UBS银行帮助美国富翁逃税的案子有关,这起案子虽然以庭外和解结束,但导致了美国和瑞士两国关系的紧张。

在欧洲,许多人对波兰斯基报同情态度,很大原因是因为这部由Marina Zenovich 导演拍摄的纪录片 Roman Polanski: Wanted and Desired (2008),在这部纪录片中,Zenovich 很细致地理清了事件顺序。她并不是说波兰斯基是无辜的或是被陷害,而是指出在事件发生后,波兰斯基承认与未成年人发生性关系(而否认强奸)是以短期监禁为条件的,这种 pledge bargan在美国的司法体系中很常见。波兰斯基还在狱中呆了一段时间,当他发现法官 Rittanband 准备给他判长期刑期的时候,逃离了美国。都30多年了,如果真的要伸张正义,那么每年波兰斯基去瑞士,官方不是没有机会。现在当事人都公开表示宽恕了,又忽然把他抓起来,实在有点费解

这件事情在法国引起很大震动,似乎还和法国人对艺术家的另眼相看有关,同时戛纳电影节正在领头向瑞士施加压力,不少电影节人士都在签名请愿,要求释放波兰斯基,其中还有王家卫

下一步是波兰斯基要求取保候审--据说希望不大,然后等待美国正式向瑞士发生引渡要求,如果收到美国的引渡要求,瑞士在是否引渡上,还可以接受上诉。我看美国和瑞士官方都有点骑虎难下,在这一轰动新闻过后,还有漫长的法律程序。

上周英国畅销书排行榜 #16 (2009年9月27日)

2009-09-28 Ooh! What a Lovely Pair

上周非小说类精装本(非指南类)排行上,占据前两名的,是两本传记。排名第一的 Ooh! What a Lovely Pair 是ITV电视台著名的主持人 Ant and Dec的传记故事,这两个长着娃娃脸、艺名分别是 Ant 和 Dec 的主持,来自英格兰东北,在主持娱乐游戏节目上受到各个年龄段观众的欢迎,书名也和他们两人的主持风格相衬。两人还一起主演过电影 Alien Autopsy (2006),估计看过的人不多。如果你看过 Love Actually,可以在电影开头看到Bill Nighy演的过气摇滚歌手参加 Ant and Dec 主持的娱乐节目时胡言乱语的镜头。

2009-09-28 Queen Elizabeth the Queen Mother

排名第二的,是已故的英国皇太后 Queen Mother 的官方传记(official biography),Queen Mother 在英国是受爱戴的皇室人物,但是也有一些人对她的铺张奢华的生活习惯颇有微词。上个星期,这部传记的作者 William Shawcross在接受 BBC Radio 4 Woman’s Hour 节目主持 Jenni Murray 采访时,因为被追着问Queen Mother 如何爱花钱,按捺不住道:Pathetic – I’m surprised at you. Don’t you have an overdraft? You are the queen mother of broadcasting! (我没听到这段采访,是从《卫报》上看到的。)

(更多…)

Another Night in Beijing

《卫报》驻中国摄影师 Dan Chung 用 Canon 7D 拍摄制作的高清视频 Another Night in Beijing。在这个由他管理的新博客 DSRL News Shooter上,几名新闻摄影师(大部份在中国工作)讨论的话题,大都是如何使用 HD-dSRL 设备 (Canon Eos5DmkII, 7D and Nikon D300s) 拍摄新闻视频、纪录片视频等。

DSLR News Shooter 的一篇博客上, 在大连教视觉新闻学的 D J Clark 介绍了 dSLR 在中国媒体界、特别是平面媒体界的快速普及,一名佳能的市场人员说每月平均售出超过2千台 5DmkII。他还推荐了长沙摄影师 Liu Zhe (刘哲?)的一段拍摄长沙 Glamour Bar 中跳舞小姐的视频,认为是他所看到的由中国摄影师拍摄的最好的作品。

《生活》杂志1937年7月12日:《倒下的战士》

卡帕(Robert Capa)的那幅著名的《倒下的战士》(The Falling Soldier)是1936年8月他和女友,摄影师塔罗(Gerda Taro)一起前往西班牙内战前线时拍摄。这幅照片最初由法国的《图片》(Vu)杂志在1936年9月23日第447期上刊登,同时刊出是一组由卡帕和塔罗拍摄的一组共和军民兵的照片。

2009-09-28 Life 1937-07-12 Robert Capa Spanish Civil War

1937年7月12日出版的美国《生活》(Life)杂志上,有长达7页的西班牙内战一周年专题。在第19页上,占据页面三分之二的,是这幅卡帕的《倒下的战士》,照片的说明是“罗伯特·卡帕的摄影机抓到了多巴前线一名西班牙战士头部中弹倒地的瞬间”(Robert Capa’s camera catches a Spanish soldier the instant he is dropped by a bullet through the head in front of Cordoba)。在这个专题中,还有海明威为纪录片《西班牙的土地》(The Spanish Earth)的剧照集写的说明,以及未署名的3篇西班牙内战背景介绍。

《生活》杂志和《图片》一样,在刊登这幅照片时,都没有注明拍摄时间、地点、以及照片中的战士的姓名。当时的底片已经找不到了,而且卡帕以后也很少谈及这幅照片的拍摄经过。这幅照片,由于其强烈的冲击力和象征意义,引发了对其真实性的种种辩论,至今未绝

《生活》杂志曾是二十世纪极有影响力的图片周刊,Google Books 上有这份杂志从1935年到1970年各期的扫描件

售价11万英镑的社会公义

今天早晨在BBC Radio 4的Today节目上,听到《每日电讯报》助理主编Andrew Pierce在接受采访,说报社花了11万英镑买下了下议院议员的全部报销单资料。这是《每日电讯报》第一次公开承认花钱买下了这些资料(虽然从未否认),并且第一次公布数字。在这之前流传的数字从9万到30万英镑不等。

《每日电讯报》今天公布这一数字,是因为需要宣传一本新书 No Expenses Spared,书名的含义既是表示“不计代价、全力以赴”,又用 expenses 一词暗扣全书主题。此书由两名《每日电讯报》记者撰写,叙述报社从收到资料、到做出决定买下、然后组织班子分析研究这些资料、核实、向议员求证、最后公布等过程。《每日电讯报》的“议员津贴丑闻”是今年5月份英国最大的新闻,而且持续时间之长,引发的震动之剧烈,完全可以说是近几十年来英国影响最大的政治丑闻。在制造独家新闻上,《每日电讯报》这一单可说极为成功,不仅控制新闻导向(当时BBC每天都跟进《每日电讯报》揭出的新丑闻),而且据《卫报》媒体部估计,这一独家新闻让《每日电讯报》在5月份多卖了超过一百万份

(更多…)

G20:“退出策略”言之过早

G20 匹兹堡峰会之前,发一篇本月初的旧文:

经济观察网 9月5日结束的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伦敦会议,是本月底G20匹兹堡峰会前的准备会议。这次会议最受关注的热点,是G20能否达成一致,制订一套可统一实施的钳制金融机构巨额奖金的措施。尽管在会前各方持有不同意见,但会议的结果还是采纳了较为温和的折衷方案。

这次会议之前,德国、法国和日本已经出现了季度GDP增长,在这些国家理论上结束了经济衰退。因此出现了德国和法国领导人的“退出策略”的言论,称G20各国应开始考虑如何减少甚至停止经济刺激行动。

这些国家的决策者,一直以来都对经济刺激行动可能带来的远期通货膨胀表示忧虑,发表这些言论并不奇怪。在英国,首相布朗虽然是全球协同采取经济刺激行动的积极倡导者,却也面临着必须消减国内巨额政府赤字的压力,下届政府消减公共开支和增税已无法避免。

但从本次伦敦会议看,目前的共识还是经济恢复的“绿芽”非常脆弱,各国政府显然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冒险对经济复苏做釜底抽薪。呼吁“退出策略”,更多地出于各国国内政治环境的需要。

(更多…)

请让照片说话

《南方都市报 评论周刊》最近在荷兰格罗宁根举行的 Noorderlicht 摄影节上闹出了一桩争议,一家国际图片社迫使摄影节撤下了一个图片展的说明文字。争论的焦点,在于身处冲突地带时,摄影记者除了用照片做记录之外,是否还可以用文字来表达自己的立场。

事情的缘起是美联社(AP)强迫马格南摄影师 Stuart Franklin 撤回他为自己策划的摄影展所写的文字介绍。Stuart Franklin 是著名新闻摄影师,曾在世界各地经历过不少新闻事件。他策划的摄影展主题是巴以冲突,作品反映2009年初以色列军队进攻加沙地带时,置身战火下的巴勒斯坦人的生活。当时以色列官方禁止任何海外新闻机构进入战区采访拍摄,从加沙地带传出的照片,都是由当地摄影师拍摄,其中有些是为美联社和其它国际图片社工作。这些照片通过图片社传到世界各地的新闻机构,曾被广为使用。

和其它西方摄影师一样,Stuart Franklin 不能进入加沙地带拍摄,据他自己介绍,触动他策划这场展览的,是以色列军方的使用过度暴力、巴勒斯坦人的顽强、特别是那些冒着生命危险拍摄的摄影师的执着和投入。拥有这些照片版权的美联社先是同意提供照片,但看到他为展览目录所写的一篇约700字介绍之后,即要求他撤回这篇文章,理由是这篇文章有明显偏向,不符合美联社原来同意的“只用照片说话”协议。虽然获得了摄影节的支持,Stuart Frank-lin还是未能说服美联社改变立场,于是决定撤下文字。

(更多…)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