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谷歌与默多克 谁也离不开谁

南方都市报 评论周刊》 星期二谷歌新闻(Google News)在官方博客上公布,对于采取收费模式的新闻网站,谷歌新闻将会提供一种合作方式,保证谷歌新闻继续收录页面,访问者如果点击访问的话,每天可以免费阅读最多不超过5个页面,之后才出现收费提示。

谷歌的这一行动,看来是针对几天前另一条新闻:默多克新闻集团,正在和微软谈判,商讨微软的搜索引擎“必应”通过向新闻集团付费,获得“独家收录”新闻集团网站页面权力的可能。

默多克与谷歌的对弈,引起了极大关注,许多人把这看作是新旧媒体观念之争、信息透明与新闻封闭之争。美国的评论网站Huffington Post创办人亨芬顿(Arianna Huffington)在同一天的公开演讲中,就抨击默多克理念过时,不理解新媒体这一公民参与、新闻免费的模式。亨芬顿自有她的出发点,但是把谷歌和新闻集团之争,看作是新旧媒体的对峙,没有太大意义。说到底,默多克首先是个精明的商人,而谷歌也需要保证自己在搜索上的地位。我们现在看到的,是一场为新闻寻找商业模式的企图。

默多克花了不少时间制造“新闻网站必须收费”的舆论,其背景是英美两国报业的艰难处境,传统的报刊广告模式迅速被侵蚀,而一度盛行的以高流量带来高广告回报的“流量模式”也已证明行不通,用《泰晤士报》主编詹姆斯·哈丁(James Harding)的话说,那些难得访问一两次的“随意访客”,就像伦敦市中心牛津街上“浏览橱窗的路人,从不进店消费”。

于是收费模式重回桌面,但是一提起综合新闻类网站收费,许多人会说新闻来源太多,收费只会造成读者流失。而支持这一尝试的人,包括默多克的新闻集团,则认为反正流量模式已经失败,如果能留住一批愿意付费的核心读者,放弃流量也是值得的。

当然如果一家新闻媒体单打独斗,新闻收费是一种异态,成功希望渺茫。最近网上流行一个“没有默多克的搜索结果”,显示如果在搜索来源中除去新闻集团之后,搜索结果照样丰富多彩。但是,如果你有喜欢阅读的特定新闻网站,如果它们也开始收费了呢?

默多克在这个时候提出重建收费模式,显然是意识到在目前的财务困境中,没有多少媒体(HuffingtonPost除外)会与之唱对台戏。用高调指责搜索引擎“盗窃”新闻来大造声势,为的是显示决心,鼓动其他新闻媒体加入收费阵营。默多克知道,同盟越多,他的成功机会越大。

作为一个精明的商人,他高调攻击谷歌,并非出于媒体理念或者意气用事,而是为了把新闻收费变成一种常态,体现在搜索引擎上,就是收费新闻不会被排除或区别对待。

而谷歌当然没有倡导新闻免费、抵制收费新闻的义务,保证谷歌在新闻搜索中的地位才是它的首要考虑。如果新闻网站收费不影响谷歌收录网页,何乐而不为呢?

其实这一妥协,《泰晤士报》主编最近已有暗示。在宣布《泰晤士报》网站明年上半年开始收费的同时,他表示会与谷歌达成某种协议,保证网站内容继续被谷歌收录。

默多克对谷歌,是一台精彩的好戏,但是不要以为它们是什么冤家对头,这两位谁也离不开谁,不过是在寻找最有利于自己的位置而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