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一月 29th, 2010:

布莱尔参加伊拉克听证会:战争的“正义性”与“合法性”

2010-01-29. Telegraph Chilcot Inquiry live

今天布莱尔参加伊拉克听证会,从上午9:30到下午5:10,其中2次10分钟的短休,1次1个半小时的午餐休息,历时近6小时,全程电视直播,布莱尔一人回答所有提问,问题尖锐、回答会被人仔细推敲,精神高度紧张。然而到听证会结束时,布莱尔虽然嗓子已经沙哑,但仍然精神饱满,思路清晰,不能不说他公众演讲能力的出色,而且是一个天生的辩论家――以说服别人为乐,越辩越精神的那种。今天大概是伊拉克听证会的最高点了,以后不会有比他更有辩才的证人,也不会有比他更为重要的证人――现任首相布朗将会在大选之前出席,但是他既不喜辩论,也比较容易推脱责任。而且所有反战人士心中的靶子,都是布莱尔,连工党政府都看不上。

BBC政治编辑Nick Robinson 说当早晨布莱尔刚刚进入会场时,眼神中带着少有的“紧张和惧怕”,他上次看到布莱尔的这种眼神,是1994年布莱尔在工党大会竞逐工党领袖位置的时候。可见出席这次听证会,对布莱尔来说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他还说在听证会一开始时,他还看到布莱尔拧开矿泉水瓶盖的手在发抖,但是在开始不久,布莱尔就进入了状态,不但从容应付,而且还试图控制听证会导向――他提出一个问题:“如果2003年不对萨达姆采取军事行动,2010年的世界会是怎样?”以此来为伊拉克战争的正义性做辩护。

全天的听证会,从911说起,到伊拉克战争的准备,到布莱尔说服英国议会和公众支持战争,到战后的重建和灾难,看不出布莱尔对自己的立场做任何让步,我看到唯一的让步,是他承认去年圣诞节前接受 Fern Britton 采访时,说“如果当时知道萨达姆没有WMD,也会入侵伊拉克,只不过需要用不同的理由说服公众。”这番话是“错误”。除此之外,也许有“可以吸取教训”的地方,但绝无“遗憾”之处。

(更多…)

英国媒体直播报道布莱尔参加伊拉克听证会

今天是伊拉克听证会(Chilchot Inquiry)的高潮,前首相布莱尔是今天的唯一证人。今天的听证如此受关注,连现场旁听票都是需要抽签才能获得。

听证从早晨9:30开始,到现在已经休息了两次,包括午餐时间,到下午2:30时,还在说2003年伊拉克战争前的“第二份”安理会协议、和英国政府内部对战争合法性的法律建议。估计下午还有一次休息时间,会一直谈到战后重建中的失误。

BBC News 和 Sky News 都取消了正常新闻节目,全程直播听证会。其实这种直播,电视台的活动空间有限,因为双方不停地说话,没有空间让新闻主持和评论员做出现场解释和评论,于是两家电视台都采用了屏幕下方字幕条,以及文字短评(类似Twitter方式)和图像同时出现的方式。

英国的4份大报中,《独立报》没有做文字直播,《泰晤士报》做了文字直播,但是没有象上次议会财政委员会听证和财政预算案公布一样,用CoveritLive程序,而是采用了常规的即时更新模式,不过在下午3点之后,《泰晤士报》网站同时在进行由该报专栏作家 David Aaronovitch主打的文字辩论。他是伊拉克战争的支持者,到现在似乎并未改变立场。

《每日电讯报》《卫报》网站的直播方式较有新意。

2010-01-29. Telegraph Chilcot Inquiry live

《每日电讯报》在网站上做视频直播(伊拉克听证会提供公共信号,并且在自己网站上直播)和文字直播评论,同时在视频上,加上了一个“测谎器”(Lie Detector)的绿红两色竖条(后来改成了“可信度指标”Credibility Meter),访问者可以点击“真”(True)或“假”(False),估计能改变颜色,但是我的Firefox 好像对点击没有反应。我觉得大报网站做这种“群众即时投票决定真假”的花样,实在有点儿戏。

2010-01-29. Blairometer Guardian Chilcot Inquiry live

但是媒体都爱追求“即时回馈”,《卫报》网站的做法即时采集Twitter 用户的意见,只要Tweet中带有 Blair 字样,都会被收过来,由《卫报》编辑根据内容加上“正”和“负”(相当于“支持”或“反对”布莱尔),然后在网站上做成“布莱尔指针”(Blairometer)。

英国蹒跚走出衰退

经济观察网》政府公布经济数字,本来是件很普通的事,但是本星期二英国公布去年第4季度GDP数字,却成了一起新闻事件,不仅电视电台直播,而且在上午9:30准点公布前,新闻发布会的现场还做起了倒数计时。

这一数字之所以引起万众瞩目,是因为英国正经历着几十年来最漫长的经济衰退,这个数字将决定英国是进入连续第7个季度GDP负增长,还是终于走出了衰退。

倒数计时到零之后,这个数字露面了:去年第4季度,英国GDP增长了0.1%。英国终于继美德法日等国之后,成为最后一个走出衰退的西方工业化国家,但其步履蹒跚的狼狈状,显示了英国经济复苏的脆弱。

0.1%的增长数字,不仅有可能是统计误差:英国国家统计局一般会在几周内对季度GDP数字做微调,可能上调,也可能把英国经济下调回“衰退”;这一数字也远低于经济学家们的预期:在一场由路透社举行的预测调查中,29名经济分析人士对这一数字做了预测,平均为0.4%。分析人士对GDP增长预期较高,是有一定理由的,英国的采购经理人指数(PMI)好几个月都超过50、9-11月份失业率甚至略有下降、圣诞节零售市场良好(虽然政府与行业协会在数字上有分歧),这些都把人引向了一个比0.1%更高的数字。乐观者会说,英国国家统计局的数字偏低;悲观者则说,经济分析人士又一次低估的经济衰退的严重程度。

(更多…)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