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体育外交”背后的英国贵族

《肉糜行动》

好莱坞要拍《肉糜行动》(Operation Mincemeat)了,这部片子将根据英国作家本·麦金太尔(Ben Macyintyre)的同名畅销书改编,讲述二战期间英国情报部门通过传递假情报误导德军一个真实事件,由科林·弗思(Colin Firth)主演。看到这个消息,让我想起原著中的一段情节:肉糜行动的主脑尤恩·蒙塔古(Ewen Montagu)、也就是弗思饰演的角色,有一个思想激进又交游甚广的弟弟艾弗(Ivor),好在这个“成问题”的弟弟并未影响哥哥的仕途,但根据战后破译的苏联情报机关电文,艾弗可能在二战期间被发展为苏联间谍。令我特别感兴趣的一个细节是,艾弗乒乓球打得很好,还热心推广这项运动,是国际乒联的创始人。

网上有关艾弗·蒙塔古的材料不多,最近看到的一些文章,特别是一本名为《代号知识分子》(Codename Intelligentsia)的新书,才增加了我对他的了解。艾弗的人生堪称神奇,而且他还和中国乒乓球的强盛有着一定关系。

1930年代的艾弗

蒙塔古是英国银行世家,艾弗的祖父被封为子爵,父亲是英国最富有的人之一。艾弗出生于1904年,天资聪颖、多才多艺,在剑桥上大学时热衷于动物学,每年夏天都去海外捕捉穴居哺乳动物。后来他的兴趣转移到电影制作,曾参与多部希区柯克早期影片的制作,还拍摄导演过许多纪录片,同时也是一名影评人,参与创建电影学协会,是两次大战之间英国电影制作的先锋人物。

在希区柯克早期作品《水性杨花》(Easy Virtue, 1928)中,艾弗担任剪辑。

虽然出身贵族家庭,艾弗年轻时就倾向社会主义,还在上私立中学时,就是政治上的叛逆分子了。《代号知识分子》的作者、新西兰历史学家罗素·坎贝尔(Russell Campbell)讲了这么一个故事:艾弗13岁时发明了一种战争游戏,据说有助于训练海军军官在海战期间的判断能力,引起了军方注意,甚至收到邀请,请他到海军参谋学院演示,但艾弗拒绝前往,因为此时的他已成为一名反战的社会主义者。

Table Tennis England网站上的一张照片,拍摄时间不详,可能是1920年代,正中间的就是艾弗。

艾弗还是一名出色的乒乓球选手,而且极为热心地推动这一体育项目,原因是他认为乒乓球对场地器材要求不高,劳动人民玩得起。1926年他参与创建了国际乒联,担任第一任主席,男子团体世界冠军的奖杯斯韦思林杯就是由艾弗的母亲捐献、以其家族封地命名。

1961年中国第一次赢得斯韦思林杯

在艾弗的积极推动下,国际乒联于1953年接纳中华人民共和国乒协入会,当时新中国在国际体育组织中备受冷遇,这一决定十分突出。同年新中国第一次参加世界锦标赛,是外交上的一场胜利。有人说乒乓球运动在中国得到极大推动,与国际乒联的这一决策有很大的关系。冷战期间乒乓球比赛成了新中国对外交往的一个窗口,1971年中美球员在世界锦标赛上邂逅,促成了“乒乓外交”。

艾弗到底是不是苏联间谍呢?根据西方破译的电文,“知识分子”被认为是艾弗的代号,但究竟是不是指他,其实也还不能完全定论。英国情报机关曾对艾弗进行过长期调查,并未发现他给苏联传递过什么情报。况且在二战期间,苏联和英国还是盟友。从实际行动上看,应该说艾弗是一个长期支持社会主义运动的社会活动家,而不像是偷取机密材料的间谍。

艾弗在1959年接受了苏联颁发的列宁奖章

《看世界》稿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