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历史故事

文化传承的点点余波

由爱丁堡的Thomas Nelson and Sons在1901年出版的William Makepeace Thackeray作品集

前几天在一家旧书店买了一套1901年出版的英国作家萨克雷(William Makepeace Thackeray)的14册小说集。其实除了第一册《名利场》(Vanity Fair),我对萨克雷的小说所知甚少,但是这套书虽然开本很小,纸张很薄,但是印刷得非常清晰,制作也十分精致,让人爱不释手。于是我特地留意了一下出版商的名字:汤姆斯·纳尔逊父子公司(Thomas Nelson and Sons),在伦敦、爱丁堡和纽约均有业务。

(更多…)

植物猎手

George Forrest

在介绍苏格兰珀斯城外的布兰克林花园(Branklyn Garden)时,曾提到花园过去的女主人伦顿夫人园艺技术精湛,特别擅长培育来自海外的花卉,因此常有英国探险家寄来从海外收集的种子,在园中试种。

探险家之中,有些人的兴趣在于世界各地的植物,虽然他们的正式称谓是植物收集家,但通常也被称为植物猎手(plant hunter)。在给伦顿夫妇提供花卉种子的探险家中,就有二十世纪初期两位著名的植物猎手,而他们都曾到过中国。

(更多…)

传统的“发明”

Glamis Castle

六月份的一个周末我们去观看了斯特拉斯莫尔(Strathmore)高地运动会。运动会在格拉姆斯城堡(Glamis Castle)一侧的大草坪上举行,这座城堡与英国皇室很有渊源,曾是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的母亲长大的地方,女王的妹妹玛嘉烈公主也出生在这里。城堡外墙由微红色的石头砌成,屋顶尖头箭塔林立,如同童话中走出来一样。在苏格兰皇家银行发行的上一版10英镑纸币的背面,印的就是格拉姆斯城堡。

(更多…)

维多利亚时代的铁路遗产

《哈利波特》的这一场景在苏格兰高地西部铁路拍摄

电影《哈利波特》让苏格兰高地西部铁路全球闻名,成为许多游客慕名前往的景点,蒸汽火车在石头砌成的高架桥上飞驰的影像定格在了无数人的记忆里。在英国,其实还有别的许多地方可以看到类似的景色,因为铁路桥在十九世纪后期如雨后春笋般建造起来,成为维多利亚时代留给现代铁路系统的遗产。

(更多…)

拯救了日本樱花的英国人

爱丁堡市中心大草地的樱花在今年4月底盛开

爱丁堡城内有许多樱花树,市中心王子大街边近城堡处和旧城南边“大草地”(Meadows)上樱花盛开时,成片的紫红色樱花如同云朵般灿烂。今年这两处的花朵在4月份的最后几天达到巅峰,吸引了无数市民和游客驻足流连。但是许多人可能不知道爱丁堡还有另一个看樱花的去处:位于城市西北角劳里斯顿城堡(Lauriston Castle)内的爱丁堡——京都友谊花园。这里的樱花树花期早一个星期左右,盛开的是白里透着浅红的重瓣花朵。而其实今年4月初,爱丁堡植物园里的一棵上香樱(Jo-nioi)已经开花,绽放的是纯白的花朵。

(更多…)

谁是英国女议员中的先驱

我曾在这里写过英国广播事业先驱希尔达·马瑟森(Hilda Matheson)的精彩人生,她在加入BBC之前曾做过许多工作,其中包括英国第一位下议院女议员南希·阿斯特(Nancy Astor)的政治秘书一职。

(更多…)

“疾风世代”的女儿

英国女作家、《小岛》(Small Island)一书的作者安德丽娅·利维(Andrea Levy)最近去世了。“英国作家”是她自己特别强调的身份。在BBC的一部纪录片中,她说道:“有人说我是一个加勒比作家。我不是,我是一个有加勒比文化传承的黑人英国作家。”粗略了解一下她的成长经历和创作历程,就会发现这不但概括了她的身份,而且还是她创作灵感的源泉。

(更多…)

英国的古迹保护

Bodnant Garden

最近看了一部纪录片《不为人知的威尔士》(Hidden Wales),片子介绍了威尔士北部几座被废弃的城堡和乡村大宅,他们的命运多有相似之处:兴建之初主人在建筑和装修上不计成本,十分慷慨,但是后来家道中落,或是后代不再愿意花钱在偏远的威尔士维持一座大宅,无人照料之下也就被废弃了,有些甚至被人买下然后拆走所有值钱的建筑材料,丢下一个空壳不管。

这让我想起北威尔士一座我很喜欢的园林:博德南花园(Bodnant Garden)。这是一座巨大的私家山野园林,位于斯诺登尼亚国家公园内。园里有一个规划整齐的意大利风格花园露台,还有众多山丘、一条小溪和一个大池塘,精心种植了种类繁多的树木花草,每个季节都变幻出不同的景色。

(更多…)

翻译《克里米亚战争》

爱丁堡的中央图书馆(Central Library)位于市中心的乔治四世大桥(George IV Bridge)大街上。和街对面的苏格兰国家图书馆不同,中央图书馆是一个服务本地居民的“市级”图书馆,书可以借出来,还可以不带证件进去逛逛。我就是在那里借了《克里米亚战争》英文版看的。

奥兰多·菲吉斯的《克里米亚战争》精装本
奥兰多·菲吉斯的《克里米亚战争》精装本

那是2010年10月的某一天,我偶尔在中央图书馆的“新书”架上看到这本Crimea: The Last Crusade,这是英国的Allen Lane出版社(企鹅集团旗下专门出版精装非小说类作品的出版社)刚出的精装本。不知道是被封面上凝神注视着读者的沙皇尼古拉一世还是红色的大字CRIMEA吸引,我马上借了这本书。

(更多…)

停战纪念的意义

Pages of the Sea

英国的阵亡将士纪念日是每年的11月11日,即第一次世界大战停战的那一天。今年是一战停战一百周年,而11月11日正好是星期天,所以纪念活动格外隆重。规模最大的正式纪念活动在伦敦市中心的战争纪念碑前举行,从女王到首相政要以及各个军事单位和老兵代表都有出席。然而,更具创意的纪念活动,却出现在其他地方。

(更多…)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