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工党

苏格兰正在走向独立?

这篇为经济观察网写的分析文章,是基于我前两天写的博客所写。

四年前,以争取苏格兰独立为宗旨的苏格兰国民党(SNP)以一席优势,第一次在苏格兰议会选举中赢得多数席位,成为执政党。四年后的今天,SNP再次在选举中获胜,这次他们赢得的席位比四年前多了22个,在苏格兰议会中成为绝对多数。在获胜之后,SNP高层即宣布将在2-3年后举行有关苏格兰独立的全民公投。

苏格兰独立的日子,是不是越来越近了?

(更多…)

布莱尔的成功与失败

经济观察网》去年此时,英国有关伊拉克战争的第5个听证会出现了一位“明星证人”:前首相布莱尔。在全程近6小时的听证会中,作为当天的唯一证人,布莱尔嗓子已经说哑,但依然思路敏捷,继续为他的参战决策辩护。听证会结束前,主席问布莱尔对于参与发动伊拉克战争“是否抱有遗憾”,他的回答是“没有遗憾”,这时一直非常安静的现场观众席上,终于出现一阵骚动。

在一场席卷全球的金融海啸之后,离任四年的布莱尔似乎已从英国公众面前消失了,但是一旦提起伊拉克战争,他的出现却仍然能够掀起一阵波澜,在一些人看来,伊拉克战争似乎成了判定布莱尔的唯一标签。

其实布莱尔担任首相10年,在这之前担任反对党领袖3年,对英国的政治格局和主流意识走向都造成了深远影响。可以说布莱尔之后媒体与公众对政客的期待,造成了他的继任者布朗的失败,促使了保守党领袖卡梅伦的成功。在这本据说是完全由布莱尔亲自动笔写作的自传中,有相当篇幅是他对这13年心理历程的坦诚描述。但这些究竟是深刻的自我剖析?还是继续为自己开脱?每个读者会有不同的回答。我们能从书中看到的是一个充满矛盾的布莱尔,一个有着丰富的领导才能,具备沟通天赋,渴望改变世界的政客,带着宏大的理想上台,10年之后却为自己选择了一个最不合适的接班人,无力说服英国走近欧洲,更严重的是,还把英国带进了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

(更多…)

工党新领袖:小弟赢了大哥,左翼战胜中间派?

上个星期五的工党新领袖选举,最后成了米利德班家的兄弟之争,小弟 Ed Miliband 终以微弱优势,凭借着几大工会的支持,战胜大哥 David Miliband,成为工党新一代的领袖。David Miliband 一直是最热门的候选人,从大学时代开始,就被看作是未来首相,如今比自己小4岁的弟弟当选,他的首相梦几乎是完结了,难怪在最后揭晓时,BBC的政治编辑 Nick Robinson 的观察是:David Miliband 脸上挂着的,已不是“硬挤出来的假笑”而是“强忍着的泪水”。

这不仅对于工党,而且对于英国政治格局,今后今年的政治走向都可能产生重大影响。连这份在伦敦出版的阿拉伯语报纸 Asharq Al-Awsat 都是以两兄弟握手的照片作为头版照片。

Asharq Al-Awsat

Asharq Al-Awsat

两兄弟之争,很快被媒体演绎成为政治理念之争,David Miliband 被认为是新工党的继承人,布莱尔中间派理念的支持者;而 Ed Miliband 获得工会支持,被看作是工党内部的左派,他自己亦称英国的政治重心应往左移。

今天上午BBC电台4台的 Today 节目上《卫报》的评论员 Polly Tonybee 和《星期日电讯报》的记者,前《旁观者》(The Spectator)杂志主编 Matthew d’Ancona 辩论英国报纸对 Ed Miliband 的报道时所带的政治倾向。Polly Tonybee 所代表的是对工党抱着同情和支持的报纸,Matthew d’Ancona 的 Telegraph 则是英国右翼媒体的代表(用 Polly Tonybee 的话说80%的英国报纸是右翼媒体)。

其实从今天的《卫报》和《泰晤士报》头版就可以看出英国平面媒体的两大政治阵营对这位工党新领袖的看法。《卫报》的头版标题是《米利德班承诺身先士卒-但是他的哥哥会不会跟上?》(Miliband pledges to lead from the front – but will his brother follow?)注意这里的 Miliband 已经由原来通指 David Miliband 改成了通指 Ed Miliband--媒体是很不留情的。照片的红色色调显然是暗指 Ed Miliband 在政治立场上的“红色”关联。而《泰晤士报》的头版标题的倾向非常明显:《工会为米利德班欢呼,埋葬了新工党》(Unions hail Miliband and bury new Labour)。这里 Miliband 同样改为通指 Ed Miliband,更强调他与工会的联系,以及新工党的终结--亦即布莱尔领导下的工党争取中产阶级的中间路线的终结。

2010.09.27. 《卫报》头版

2010.09.27. 《卫报》头版

2010.09.27. 《泰晤士报》头版

2010.09.27. 《泰晤士报》头版

布莱尔的政治旅程

2010-07-19.A Journey by Tony Blair

南方都市报》 英国前首相布莱尔9月1日出版了个人回忆录《旅程》(A Journey),上市第一天即引起了媒体极大关注,马上成为传记类排行榜上的第一名。

布莱尔离开英国政坛的三年中,他的继任者布朗快速地完成了从万众拥戴到分崩离析的过程。所以布莱尔与布朗的关系自然成为关注焦点。布莱尔在书中提到的他与布朗之间的关系,从最早的政治伙伴,相互了解、思维同步,“几乎像情人一样”,到最后几年势如水火,布朗为达到政治目的,不惜对布莱尔施以“恐吓”。其中的许多情节,其实早就是公开的秘密,现在终于从当事人之一口中确认而已。BBC政治编辑尼克·罗宾逊(Nick Robinson)在博客上用嘲讽的口气说:“这些年来我报道了不少关于两人交恶的谣传,有人说我无聊,有人指我夸张,还有人骂我捏造。我现在郑重道歉:实际情况比我报道的还要糟糕。”

(更多…)

爱丁堡艺术节2010之三十四:Polly Toynbee & David Walker (爱丁堡图书节)

2010-09-03.The Verdict, Polly Toynbee and David Walker

Polly Toynbee & David Walker
How Did New Labour Change Britain
Edinburgh International Book Festival
Sunday 29 August, 3:00-4:00pm
***/5

这场讲座被称为是对工党十年执政的评分。两位主讲者分别是《卫报》的明星专栏作家 Polly Toynbee 和政府公关专家、曾是英国审计委员会(Audit Commission)的公关主任的 David Walker。两人合作的新书 The Verdict 将是回顾工党十年执政的功与过。

Polly Toynbee 是一个颇为引人注目的专栏作家,因此这场讲座被安排在爱丁堡图书节最大的帐篷里,还是座无虚席,她在讲座开始时就让观众举手投票,对工党十年执政打分,结果给“大于5分”的占绝大多数。

在接下来的30多分钟内,两位讲者轮流列举了工党政府的种种政绩和劣迹,当然伊拉克战争是一个重要的事件,用 Polly Toynbee的话说是“让许多支持者感觉无法继续给工党投票”的事件,以致于工党政府做的许多有利民生、有利社会平等的决策几乎被人遗忘了,两人“自然会对工党抱同情态度”,但是希望能列出事实做出客观的评价。

(更多…)

英国新首相上任 联合执政能维持多久?

经济观察网 5月11日晚上7点50分,英国首相布朗在觐见女王之后,驱车离开白金汉宫。他的座驾前,已不见了往日的护卫骑警,因为此时的布朗,已经不再是首相,而是一名普通公民,他这时要去的地方,是他在苏格兰爱丁堡北部的老家。

10多分钟之后,保守党领袖卡梅伦前往白金汉宫,他的座驾没有警车保护,几次陷入伦敦傍晚的车流中。从白金汉宫出来之后,卡梅伦直接来到了唐宁街十号,作为英国两百年来最年轻的首相,在10号大门外发表了第一次公开致辞。

2010-05-12. David Cameron Nick Clegg

有时候,你不得不感叹一个国家的政权能够这么低调平稳地交接,从首相到平民之间的转换,可以如此波澜不惊。布朗和卡梅伦分别对自己的继任者和前任表示了祝福和感谢,就像两支足球队,在比赛场上斗个你死我活,终场哨声一响,一定友好地握手告别。

其实布朗宣布辞去首相职位,有抢跑之嫌,因为虽然卡梅伦成为首相已成定局,但是保守党与自由民主党的联盟谈判,许多细节尚未谈完。自由民主党领袖克莱格,一直等到与本党议员的会议结束,在12日凌晨0点40分左右才公开宣布参加与保守党的联盟,成为联合政府中的副首相。其它的许多政策妥协与人事安排,则要等到12日才会慢慢公布。

现在的问题是,保守党与自由民主党的联合政府,会不会成为一个“稳定而强势”的政府?联合执政能维持多久?

(更多…)

英国大选观察:谁能成为下届首相?

经济观察网 英国大选投票已过4天,谁能成为下届英国首相?这一问题的答案,却反而越来越不清楚了。

投票日的第二天,自由民主党领袖克莱格宣布说,赢得最多选票和议席的保守党,拥有“第一选择权”,选择执政联盟,自由民主党愿意与保守党谈判合作事宜

正当双方谈判3天,许多人以为接近尾声之时,形势在星期一下午大起波澜,几天下来的一切假设和推论一下子全部都不作数了。

先是自由民主党谈判代表声明因为本党议员们对几项政策尚有疑问,需要保守党“澄清”,等于给这一谈判刹了车,紧接着自由民主党领袖克莱格声称正式开始与工党谈判,“应该考虑各种选择”。后来透露出来的消息说,原来自由民主党早就在与工党接触商讨合作方案。

下午5点,工党领袖布朗在唐宁街10号门口发表简短讲话,宣布将辞去工党领袖职位。虽然根据君主立宪制传统,布朗仍然是过渡时期的英国首相,但是布朗的让位,无疑给工党与自由民主党的联盟扫清了一个重要障碍。这几天来自由民主党内部人士多次表示愿意和工党联盟,但却无法接受布朗的领导。

(更多…)

布朗辞职 还是首相

布朗在今天下午5点宣布辞去工党领袖职位,但他还是英国首相。在英国的君主立宪制下,首相不是说辞就辞的,必须得到女王“御准”才算真正辞职。为了避免出现权力真空――其实严格说来不能叫“权力真空”,因为女王才是名义上的国家元首――现任首相去向女王“请辞”的时候,新任首相的人选必须已经在下议院中产生了。

女王在接受了现任首相的“请辞”之后,必须马上接受新任首相的觐见,“邀请”他/她担任首相、组成政府。这之间的空隙,一般不过是一个小时左右。

找到新任首相,是离任首相的责任,所以星期五《太阳报》头版把布朗称为“赖在唐宁街10号的苏格兰人”并不公平。

英国大选采用简单多数制,一般都能保证新任首相在投票第二天就能产生,今年出现无多数派议会,谁是新任首相就变得扑溯迷离了。布朗辞职,是为工党――自由民主党的联盟扫清障碍。在与保守党谈判了三天之后,自由民主党今天下午宣布正式与工党谈判联盟事宜,公开地脚踏两条船了。工党――自由民主党联盟的障碍之一,就是布朗,自由民主党内部人士这两天已多次表示愿意和工党联盟,但是布朗必须走人。

如果工党――自由民主党联合组成政府,那么谁是首相?布朗已经辞职,克莱格的自由民主党议席太少,也不可能成为联盟领袖。工党已经开始竞选新的领袖,外交大臣 David Miliband 是热门人选。这无疑是对电视辩论的极大讽刺:参加电视辩论的三党领袖,竟然没有一个成为下届政府的领导人。

英国大选中的胜与败

笑得最甜的 Bridget Phillipson

2010-05-09. Bridget Phillipson

她是今年大选中第一个选出的议员,也是本届议会中最年轻的议员,今年26岁。

英格兰东北的Sunderland South 十多年来一直是点票速度冠军,今年选区边界有所改动,成为 Houghton and Sunderland South,但仍然卫冕成功,以约55分钟左右时间完成点票。Bridget Phillipson 成了第一个上台致谢的议员,是“大选之夜”节目的一个亮点。

她自己的网站介绍,她在华盛顿(那里的居民会告诉你“我们才是原装的华盛顿”)的政府公屋区长大,在牛津大学修读现代历史。根据这篇报道,她在她母亲主持的一家慈善机构工作。

输得最尴尬的 Nigel Farage

2010-05-09. Nigel Farage

英国独立党(Ukip)领袖 Nigel Farage 是一个举止张扬、锋芒毕露的政客。Ukip 最近几年在英国受到欢迎,与他擅长高调炒作有关。去年他辞去Ukip主席位置,专攻大选。他选择的选区是下议院议长 John Bercow 的 Buckingham。传统上,其它主流党派是不会派候选人去争夺议长的议席,但是 Ukip 哪管这一套,就是要去扳倒 John Bercow,能不能成功不要紧,反正宣传的作用到了。

在投票日当天,租了一架轻型飞机,准备在Buckingham选区上空盘旋,在天空中拉出一条横幅,为自己宣传。这是一个绝妙的主意,肯定能上电视,当然主流政党绝不会这么做,因为会被人指责不守规矩。结果飞机刚刚起飞,宣传横幅就和尾翼缠在了一起,飞机坠落田野,和驾驶员双双受伤,幸好无生命危险。

Buckingham 选区的点票结果:John Bercow 获得 47.3% 选票当选, Nigel Farage 获得 17.4%选票,所得选票还不如独立候选人 John Stevens,名列第3。

最值得欣喜的成功 Caroline Lucas

2010-05-09. Caroline Lucas

英国的绿党(Green Party)是个小党派,在简单多数制下十分不利,虽然能在全国范围内获得 1% 左右的选票,但却从来没能夺得议席。绿党领袖Caroline Lucas 今年在英格兰南部海滨城市选区 Brighton Pavilion 参选,这里有许多学生和环保意识较强的中产阶级,绿党在这里投入大量资源竞选,最后以1千多票的微弱优势战胜工党候选人,赢得绿党历史上第一个下议院议席。

Caroline Lucas 形象很好,口才和文笔都出色,在当选议员后,肯定能发挥更大的影响力,英国议会也需要这样的人才来伸张环保政策。

最值得惋惜的失败 Evan Harris

2010-05-09. Evan Harris

自由民主党候选人 Evan Harris 在今年大选中他在 Oxford West and Abingdon 选区中,仅以 176 票之差 (0.3 个百分点),败给保守党候选人。

Evan Harris 原来是自由民主党的科学事务发言人,曾在议会中积极参与与科技发展有关的立法和政策,其中包括干细胞研究、堕胎早限、动物实验、气候变迁、学术诽谤罪改革等等,是难得的一个“为科学发声”的议员,也因此树敌不少。这次他的选区边界改变,许多属于牛津大学的地区被划了出去,一些中产阶级集中的地区被划了进来,这也是他失利的一个原因。

在失去议席之后,Evan Harris 这几天的媒体曝光率反而大增,频频出镜讨论自由民主党的联盟策略。一部份他的支持者建议他应该成为自由民主党的“议政男爵”,但是他已经在 Twitter 上表示对加入上议院不感兴趣,而是准备下次大选赢回下议院议席。

对于 Caroline Lucas 和 Evan Harris 来说,下次大选的确是需要认真考虑的问题。如果象许多人预计的那样,保守党的少数派政府或是工党-自由民主党联盟都维持不了多久的话,离下次大选也许只有1年时间,到时候 Evan Harris 很有可能赢回议席,但是 Caroline Lucas 要在竞选上维持冲劲,保住自己的议席,也许就不那么容易了。

英国大选:投票结束 交易开始

英国选举制度是否会进行改革,目前还是未知数,但是英国选民已经看到了在比例代表制下,各党派如何为了得到权力而进行谈判交易的过程。

所有选区都已经完成了点票,全国649个选区(另有一个选区因候选人去世而推迟了选举),保守党获得306席,工党258席,自由民主党57席,其它党派和独立候选人28席。英国大选采取的简单多数制,在过去能保证很快分出胜负,通常在投票日第二天早晨新首相就已经产生。然而在今年的无多数派议会(hung parliament)下,谁是下届首相这个问题,最乐观的估计,是在下周一股市开市前,能有一个较为明确的答案。

现在所有人的眼光都在自由民主党身上,是选择保守党:一个获得最多选民支持(包括议席和选票),但是政治理念对立、在选举改革上许愿空泛的“获胜”的政党;还是选择工党:一个失去大批议席、有一个不受欢迎、难以合作的领袖、但是政治理念接近、许诺支持比例代表制的“失败”的政党?

克莱格要掂量的,不仅是其它两党给予的许诺,选民对联盟的态度,还有新政府的稳定程度,在自由民主党支持下的保守党少数派政府,或是自由民主党与工党的联盟,都有可能只能维持一到两年,克莱格必须考虑如何在下次大选中为自由民主党赢得更多议席。

保守党-自由民主党合作,在两党内部,恐怕都有许多反对的声音。“我投保守党一票,不是为了和自由民主党合作”,保守党支持者会这么说。“我投自由民主党一票,不是为了支持保守党/工党执政”,许多自由民主党支持者也会这么想。

其实英国选民现在所经历的,正是许多欧洲国家议会在大选之后出现的政党交易。2005年德国大选之后,因没有明显多数,出现了对联合执政的种种猜测,各种各样的政党代表色组合都出现了:“交通灯联盟”(红黄绿)、“牙买加联盟”(黑绿黄)、还有“彩虹联盟”(多党合作),四周之后,两个最大政党之间的“大联盟”出现了,成功地执政了四年,度过了经济危机,让默克尔成为最受欢迎的首相。

如果英国选民希望在议会竞选中引进比例代表制,那么就得改变在简单多数制下的“部落心态”,习惯这种不同政治理念政党之间通过交易和妥协达成政策共识的过程。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