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一条羊腿引发的议论

因为对一条羊羔腿价格的抱怨,让一位英国主妇瞬间成了社交网络关注的焦点。我为《看世界》杂志写了一篇短文,聊聊羊腿为什么贵,以及是不是还会变得更贵的问题。

不过这个故事还有后续,发帖人Rozalia Linder和她丈夫Clive住在曼城北郊一个叫Ramsbottom的镇子(这个名字听上去有点奇怪甚至好笑,不过据说是“羊群出没的河谷”的意思)。他们后来决定把Clive花了30.86英镑的羊羔腿送给了本地的一家叫Ramsbottom Pantry的食品援助所(food bank,我看到许多地方翻译成食品银行,是一种懒惰的做法)。

据当地报纸Bury Times报道,Rozalia还是Ramsbottom Pantry的长期支持者,她的业余爱好是十字绣,把名人肖像照片做成十字绣出售,收入捐给这家食品援助所。在她“一腿成名”之后,说不定她的十字绣也会卖得更好了。

一条羊腿引发的议论

最近在英国社交媒体上,一名主妇抱怨羊腿价格的贴子火了。她在自己的账号上贴了一张羊腿的照片,并在一旁写道:“我让老公去乐购超市买条羊羔腿,结果他回家告诉我一条腿花了30.86镑,他在跟店员确认之后居然接受了这个价格。但是怎么可以这么贵!我可不答应,明天就去把它退了!”

一个帖子引发了羊腿门

一只羊羔腿30多镑真的是黑心价吗?很快有熟悉行情的肉店老板出来解释。他说,我从本地农场买一只羊羔至少要100镑,让屠宰场宰杀处理再送回店里要花40镑,经营肉店的成本包括房租水电税费工资等分摊到一只羊羔身上约60镑,所以一只羊羔身上所有部位加起来如果卖不到200镑我就亏本了,再考虑到有时候不得不打折促销,平时售价上总得高一些留点缓冲,所以说你丈夫买一只羊羔腿花了30多镑真的不算夸张。

我好奇心起,上网查了一下英国各大超市的羊腿价格,乐购的这只羊腿每公斤13镑,和其他超市其实差不多。这位主妇觉得太贵,但是她没有想到的是,现代人习以为常的羊肉,来自一岁不到的羊羔(lamb),这在过去的食谱中其实是挺金贵的东西。我记得在根据狄更斯名著改编的电视剧《大卫·科波菲尔》中,男主角大卫和妻子朵拉请小时候善待过他的米考伯夫妇到家吃饭时,作为主菜的烤羊腿来自三岁以上的成年羊(mutton)。羊羔肉取代成年羊肉成为主流,其实是近些年的事。羊羔肉更加鲜嫩,但价格也更高。

那位肉店老板的分析假设小羊在英国本土农场出产,可以看出零售价中的成本其实只有一半源于农场。即便如此,英国农场出产的羊肉价格仍然高于海外进口羊肉的价格。到英国超市转一下,就会发现新西兰产的羊肉虽然是远道而来,价格却明显更低。在脱欧之前,英国的农产品受到保护,每年从非欧盟国家进口羊肉有配额。脱欧之后保守党政府为彰显其“寰球英国”的形象,急着与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签订自由贸易协定,在农产品进口配额上做了大幅度让步,据估算再过几年从新西兰进口肉类的幅度将上升40%,而价格至少比本土产品低三分之一,到时候英国农民的日子将会更加艰难。

但在这位英国主妇的抱怨中,最能触动人心的,是后面这句话:“有些家庭甚至每星期都拿不出30镑来喂饱孩子”。这个说法也许有点夸张,但是近几个月来英国生活成本上升,给低收入家庭造成极大压力却是真的。一方面疫情对经济的冲击造成收入下降,另一方面能源价格大幅提高,推高通货膨胀,带动日用品价格上涨。英国民用煤电的单位价格是有封顶的,所以上涨幅度不至于失控,但是负责制定封顶价格的监管机构前几天宣布从今年4月份开始,封顶价格将上涨54%,并估计每户家庭每年正常用气用电的支出将达到约2千英镑,也就是每周约40英镑左右,即使不吃这条羊腿也还是不够。

这位主妇对小羊腿价格的激烈反应,也许出于对羊肉价格缺乏了解,但是其中反映出来的对生活成本上涨的怨怒,却颇能引起许多英国人的共鸣。

羊腿最后被捐给了当地的食品援助所

《看世界》稿件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