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英国快照

简短地观察文章

英国旅游业的挣扎与复苏

这次住的地方离斯诺登主峰附近的Llyn Padam湖不远

六月初到北威尔士的斯诺登国家公园转了一圈。这是一趟期待已久的旅程,主要是想在博德南花园(Bodnant Garden)金链花盛开的时候去欣赏那里的“金链花拱廊”。每年花期也就两三周的时间,前两次去都与之擦肩而过,这次打算好好准备,找准时间,不想再次错过。

(更多…)

又见喜马拉雅蓝罂粟

上个星期又去了珀斯(Perth)的布兰克林花园(Branklyn Garden)。说起来珀斯离爱丁堡不远,开车去布兰克林花园只要一小时,可是因为疫情影响,上次去还是两年前。

布兰克林花园内的喜马拉雅蓝罂粟

我是在那里第一次见到喜马拉雅蓝罂粟(学名是大花绿绒篙,meconopsis),大为惊艳。这次去刚好是蓝罂粟盛开时节,蓝紫色花瓣在阳光下变得半透明,在风中轻轻摇曳,让人陶醉。

(更多…)

去威尔士看金链花盛开

上个星期一去了一趟北威尔士的博德南花园(Bodnant Garden)。花园很大,,花木众多,我们已经去过许多次,每次风景都不同。

Bodnant Garden一年四季都可以去,每次风景都不同
(更多…)

周末邮筒 Hethpool, Northumberland

Hethpool, Northumberland

英国的邮筒有站立式或路灯式的,也有嵌墙式的,但是嵌墙式邮筒并不一定是嵌在一面墙里,比如这座邮筒就嵌在一个石头砌成的大桩子里。我想象不出这个桩子还能有什么其他用途,但是专门为一个邮筒做这件事,这工程未免太大了。

(更多…)

周末邮筒 Falkland, Scotland

福克兰村中心的维多利亚时代风格邮筒

福克兰(Falkland)村中心的一座维多利亚时代风格邮筒。

(更多…)

周末邮筒 Cramond, Edinburgh

Cramond村里的邮筒和电话亭。Cramond, Edinburgh

爱丁堡西北角的Cramond村,其实已经是城市的一部分,但街道依然保留着乡村风范。这座墙上的邮筒上铸有VR字样,即为维多利亚时代铸造。

(更多…)

周末邮筒——墙上的邮筒

英国的邮筒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嵌墙式的。根据邮筒上的皇室代码(royal cypher)可以估计邮筒铸造的年代,然后再看邮筒嵌入的这面墙,有时不免猜测:这堵墙的年龄比这个邮筒还大吗?

(更多…)

周末邮筒 Edinburgh and Halifax

各个时期的英国邮筒,都会在筒身上铸上(近期是印上)当时君主的缩写,称为“皇室代码”(royal cypher),最早为VR,然后是EVIIR、GR、EVIIIR、GVIR,现在是EIIR,代表伊丽莎白二世(Queen Elizabeth II),一般还同时配一个皇冠。在维多利亚时代铸造的邮筒中,曾经有一批是没有任何代码或皇冠的,但是很快就改正了。

爱丁堡Waverley火车站候车室内的邮筒

但是在苏格兰,你会发现许多邮筒身上只有一个皇冠,没有皇家代码。这是怎么回事呢?

(更多…)

周末邮筒 Portree and Hipperholme

英国早期的邮筒形状各异,从六角形的Penfold邮筒开始,逐渐开始统一。现代的邮筒在设计上更是简单,站立式的一般是一个戴着帽子的圆筒,路灯式(安装在一根矮柱上的小型邮筒)一般就是长方形。

我对现代邮筒的定义是伊丽莎白二世时期制造(筒身有EIIR字样或皇冠)、筒身上有ROYAL MAIL字样而不是POST OFFICE。

现代邮筒中也有一些设计上比较不同,形状帅气的,不过都比较少见。

(更多…)

光芒如初的爱丁堡图书节

往年的八月是爱丁堡最繁忙的时节,好几个艺术节同时进行,市中心的大街小巷、桥下公园到处熙熙攘攘,市民、游客、街头艺人、演员、艺术家摩肩接踵。今年此时的爱丁堡却格外安静,四月初爱丁堡艺术节组委会便宣布取消今年的几大艺术节,夏天的游客数量也大幅度减少。

这几年我参加最多的,是爱丁堡国际图书节,亲眼目睹其规模越来越大,逐渐从主场地、新城的夏洛特广场扩展到附近的乔治大街上。听到图书节被取消的消息,虽不惊讶,但仍感失落。

(更多…)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