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奥斯卡奖预测

《经济观察网》稿件

2009-02-20heathledger

所谓奥斯卡奖预测,不是评论哪些电影和电影人应该得奥斯卡奖,而是猜测奥斯卡奖的投票人,约6千多人的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AMPAS)会员,也就是获奖人嘴里经常感谢的“学院(Academy)”,会如何投票。这些会员都是被邀请加入,是美国电影各个领域的成功者,多年积累下来的会员组成,普遍被认为年龄偏大,观点较保守。

但这些还是猜测,因为普通观众并没有机会对AMPAS会员组成评头论足――这份会员名单是不公开的。与AMPAS结构相似的英国电影电视艺术学会 (BAFTA),今年已经在其网站上公开了全部会员的名单,以显示其运作透明,AMPAS好像没有这个打算。相信不少业内人士,特别是发行商,手中有这份名单,不然每年奥斯卡奖季节,“操作”奥斯卡奖的发行商们,把压好的6千多张电影DVD往哪里送?

每年猜奥斯卡奖,凭借的信息主要是提名电影的“声势”和当时的“情绪”。有时候某部电影年内获奖无数,在“声势”上盖过了所有竞争对手,夺得奥斯卡奖势不可挡。典型的是2007年英国电影《女王》(The Queen),女主角Helen Mirren 自从电影在威尼斯电影节上首映之后,频频获奖,成为奥斯卡奖最佳女主角的不二人选。“情绪”就是一种比较难琢磨的东西,同一年的 Martin Scorsese,虽然许多人认为《神鬼无间》(The Departed)不是他的最佳作品,但当年的“情绪”是这是在终身成就奖之前,给这位备受仰慕的导演一尊“真正”的奥斯卡奖杯的最后一次机会了。

当然“声势”和“情绪”,都会出错。2006年李安的《断背山》,是许多人预测中的最佳电影,“声势”极强,但却让《撞车》(Crash)意外得奖 ――到现在仍有不少人为《断背山》惋惜。那一年的颁奖礼,我印象最深的一张照片,是已经获得最佳女主角奖,正在后台接受采访的 Reese Witherspoon,在最佳电影公布,回头看着房间角落的电视屏幕时,一脸惊诧的一瞬间。在“情绪”上,人们总说奥斯卡奖“敬老”,其实光有资历是不够的,2007年英国演员 Peter O’Toole第8次获得提名,结果还是空手而归。
2009-02-20reesewitherspoon580
今年的奥斯卡奖,唯一一个不会猜错的,是Heath Ledger 的最佳男配角奖。在最佳男主角上,许多人希望Mickey Rourke (《摔跤手》The Wrestler)得奖,但“情绪”未必足够。Kate Winslet (《生死朗读》The Reader)在“情绪”上,有“应该给她一个奖”的优势,但是她与Meryl Streep (《虐童疑云》Doubt)同时在今年的全美演员工会奖上获奖,所以胜负还难以预测。

今年的《贫民窟的百万富翁》(Slumdog Millionaire)是个有意思的例子,本来这部电影是以独立电影的低姿态出现,现在却成为最佳电影和最佳导演双料热门,在“声势”上占据了绝对优势,而且在经济萧条的时刻,人们正需要这部电影带来的振奋感,关键在于在投票最后关头,是否会因为电影风头太足,反而导致失去选票。

影响奥斯卡奖结果的因素太多,预测多半会出错,不过每年大家都爱玩这个游戏,如果AMPAS会员名单公开了,可能会玩得更有意思。但其实说到底奥斯卡奖吸引人的是颁奖大秀,奖项结果如何,与我们关系不大,不如坐下来轻轻松松地欣赏名星们的靓丽风采和语无伦次。

2 Comments

  1. […] 2009年奥斯卡奖预测 […]

  2. […] 这是一届没有冷门的奥斯卡奖,最大意外是 Sean Penn 击败 Mickey Rourke 获得最佳男主角。Sean Penn 展示的是经典的演技:一个生活中典型的“暴力”男人演一个男同性恋。而 Mickey Rourke 在 The Wrestler 中演的几乎就是自己,有许多人缘分和感情分,成为获奖大热,但也许这些感情分还是稍嫌不够。影评人 Mark Kermode 在 BBC News 上说可能有些政治因素在里面,在加州拒绝承认同性婚礼的合法性之后,也许AMPAS的会员们想在投票中传递一点信息。《卫报》影评人 Peter Bradshaw 则调侃说,这也许是重申奥斯卡奖的规矩:会把演员奖给予演同性恋角色的演员,但不会把最佳电影奖授予同性恋电影。《卫报》的另一位影评人 Xan Brook 有一个巧妙的电影与真实的引申,Mickey Rourke 大到热灶,正符合他一直塑造的与自身相似的形象:一个永远不会把握胜机,宁愿与失败为伍的人。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