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太阳”风暴 指向布朗

《南方都市报 评论周刊》 一封笔迹潦草的信,一个沉浸在丧子之痛中的母亲,一份具有强烈攻击性的报纸,上周在英国造成了一场媒体风暴,向我们展现了政客、媒体与民众之间的微妙平衡。

上周一,英国销量最大的报纸《太阳报》在头版以《真他妈可耻》(Bloody Shameful)为大字标题报道了一位阵亡士兵的母亲杰基·简恩斯(Jacqui Janes)的故事:她的儿子最近在阿富汗阵亡后,她收到首相布朗的亲笔慰问信,但是信件“字迹潦草”、“错字连篇”,甚至把她的姓都写错了,她指责布朗不仅把她的儿子派去阿富汗送死,似乎还特意写信来“污辱”她。

第二天,《太阳报》又公布了一段录音,原来布朗在星期天晚上得知此事后,特地给简恩斯打了电话试图解释。但她怒火未消,不仅在通话中继续指责布朗,而且随后还把通话录音交给《太阳报》。星期二的例行记者招待会上,布朗再次公开致歉,简恩斯这才接受了他的道歉。

这则新闻,《太阳报》不仅是独家报道,而且在背后极力炒作,这一做法,并非只为抢独家新闻,而且怀有政治目的。默多克新闻集团旗下的《太阳报》,过去十年一直是执政党工党的支持者,今年夏天却宣布“工党已经失败”,改为高调支持保守党。借此单新闻攻击布朗,意图非常明显。

面对沉浸在丧子之痛中的母亲,唐宁街10号不得不一次又一次道歉。但是在报道的第二天,舆论风向就已经开始转变。《太阳报》处理这一新闻时,言辞刻薄凶恶,咄咄逼人,反而为布朗赢得了同情,即使是在《太阳报》网站上,许多人都留言说报纸做得“过分”了,“虽然我不支持布朗”。

应该说这次《太阳报》是看到了攻击布朗的绝好素材后,兴奋得失去了判断能力。借一个阵亡士兵母亲之口攻击布朗,似乎绝对是一胜招。然而《太阳报》有意无意中忽略的,却是一些基本事实:作为首相能坐下来亲笔写信慰问阵亡士兵家属,总比让秘书打一封官样文章签上名字真诚得多。而且布朗一只眼睛失明,另一只眼睛视力不佳,笔迹一向潦草,这些都是众所周知的事实。读者即使讨厌布朗,反对阿富汗战争,也不可能认为布朗会“真他妈可耻”到特意写一份潦草的慰问信去污辱士兵家属的地步。即使是同属新闻集团的《泰晤士报》也为布朗辩护,说他“虽然粗心,却非无情”

从对这一事件的反应来看,民众分辨是非,值得称道。他们不仅看出《太阳报》的指控对布朗来说是不公平的,而且绝大部分人没有因此反过来指责简恩斯不讲情理,他们批评的矛头,几乎一律地指向《太阳报》:这是一份报纸在利用一位母亲的悲痛来达到政治目的。

前首相布莱尔在离职前曾指责英国媒体如同“一群野狗”,一旦嗅到猎物,便群起攻之。在新媒体时代,各家媒体更是把“首家报道”看得高于“准确报道”或“平衡报道”。在《太阳报》首家报道之后,各家报纸,包括高端的大报,以及电视新闻频道Sky News和BBC纷纷跟进,不敢错过这一新闻。《太阳报》这次处理不当,未达到目的,但是其影响新闻导向的能力并没有因此受损。从现在到明年大选,摆明立场的《太阳报》肯定会继续制造风暴,其打击方向还将是布朗。

One Comment

  1. […] 原文链接:http://taohuawu.net/2009/11/28/the-sun-and-gordon-brown/ 2009年12月1日12:56 标签: Gordon Brown, 《太阳报》, 《泰晤士报》, 布朗, 英国政治 订阅评论 发表评论 | Trackback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