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爱丁堡艺术节2010之十一:Hilary Spurling (爱丁堡图书节)

2010-04-20. Burying The Bones, Hilary Spurling

Hilary Spurling
Celebrated Matisse Biographer Turns Her Hand to Pearl Buck
Edinburgh Book Festival
Monday 16 August 2:30-3:30pm
*****/5

Hilary Spurling 是一位很受尊敬的传记作者,爱丁堡图书节总监 Nick Barley 都很给面子地做她讲座的主持人。她说她刚刚赶到爱丁堡,挎包还没来得及拿下来就上了台,但是她的声音保持着沉稳含蓄、在温厚中透着坚定。

她最出名的作品是为法国画家马蒂斯写的传记,今年刚出版的《赛珍珠传》(原名《埋骨》Burying the Bones)也受到广泛好评。在讲座上,她除了简单地回顾赛珍珠的生平外,主要说的是她写这本书的心路历程。

Hilary Spurling 对中国的第一印象是小时候读的一本图画书,在这本名为《中国儿童游戏图》 (Chinese Children at Play)的书中的中国孩子,穿着鲜艳的衣服、梳着奇怪的发型、牵着巨大的风筝,让她对中国产生了巨大的幻想和向往。她说在长大之后,她到处寻找这本书,最后终于从弟弟家的阁楼里找到了(“他竟然说这本书是他的,明明是我的!”),才知道作者是不知名的 Yui Shufang。小时候她母亲常常给她读的另一本书,是赛珍珠的《隔壁家的中国孩子》(The Chinese Children Next Door),一本让她母亲产生共鸣获得安慰的书。

让Hilary Spurling 产生写赛珍珠的冲动,是在写马蒂斯传记的时候,当时她阅读了马蒂斯的许多私人信件,其中一封写给他女儿的信中,他让他女儿一定要去读一本叫做 Rogue Combatant 的书,后面还加了三个感叹号。当 Hilary Spurling 找到这本书时,发现是译自英语作品 Fighting Angel ,是赛珍珠在她父亲去世之后马上写成的传记,有对父亲的怨怒,也有对他的理解。和赛珍珠父女一样,马蒂斯也是一个对自己做的事情近乎偏执的人。当 Hilary Spurling 决定写赛珍珠时,却无法说服她的出版商,他们认为中国热马上就会过去,赛珍珠也不是很吸引人的主题,拒绝支持(“我到现在还挺不开心的”)。当她终于换了出版社开始这一写作计划后,前后花了18个月时间才完成。

Burying the Bones 所写的是赛珍珠的前半生,从她出生到1934年回到美国,对于她的后半生只做了简略的叙述。Hilary Spurling 特别提到了她成名之后,如何成为一个积极的活动家,为妇女权利、少数民族权利伸张,为废除《排华法案》做了很大的努力。一直把自己当作中国人的赛珍珠,晚年最大的遗憾,是当1972年尼克松访华,她被邀随同前往,却因为她“对中国人民的所作所为”而被中国拒绝签证。

Hilary Spurling 以这段话作为她讲座的结语:“去年在中国举行的一次评选中,赛珍珠被选为中国人民的十大国际友人”,说到这里,一直说话平稳含蓄的她,忽然哽咽起来。

我本来对这本《赛珍珠传》就十分喜欢,听了这次讲座,对这位作者更生敬意。在会后的简短交谈中,她告诉我这本书的中文版正在翻译中。

One Comment

  1. 牛尔说道:

    没有看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