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成绩分析的陷阱

《东方早报》文章

叶诗文在女子400米混合泳中夺冠并大幅打破世界纪录之后,提出质疑的人中最有份量、说得也最直白的,是美国游泳教练约翰•莱昂纳德(John Leonard),他是一名资深教练,美国游泳教练协会执行主任。正因为他明确提出怀疑叶诗文的成绩“令人生疑”,这场针对叶诗文的媒体风暴才刮得起来。

莱昂纳德质疑叶诗文的成绩“不正常”,很有可能是服用了兴奋剂,当然他并没有任何证据,他用的是成绩分析的办法。首先他指出叶诗文的最后50米自由泳的成绩超过了美国选手赖安•罗切特(Ryan Lochte)在男子400米个人混合泳夺冠时最后50米的成绩,也就是说叶诗文比男选手游得还快。然后他又指出叶诗文的成绩提高得太快,从2011年的世界锦标赛到2012年的奥运会,成绩提高了超过6秒,他认为没有兴奋剂的帮助这是不可能的。

在莱昂纳德提出质疑的同时,在一个名为“体育中的科学”(The Science of Sport)网站上,一名以运动员在比赛中的速度控制作为博士论文题目的南非作者罗斯•塔克(Ross Tucker)发表了一篇博文,研究叶诗文在400米混合泳中的速度控制。他的结论是叶诗文的最后100米自由泳速度之快,摆臂频率之高,远远超过平均水平,唯一的解释是她在前300米中保留了体力。他认为这种分配体力的方式并不是发挥体力达到极限的最好办法,如果她平均分配体力,虽然自由泳会慢一点,但总成绩还能提高。也就是说叶诗文这个打破世界记录的成绩,还不是她个人的极限,她其实还可能游得更快。

这个惊人的结论,许多媒体把它推演成“正常情况下这是不可能的”,于是成了叶诗文使用兴奋剂的证据。但是塔克本人一再澄清他只是“提出问题”,他说叶诗文在自由泳上分配的体力似乎与众不同,很有意思,值得研究。

相比之下,莱昂纳德就不是来做理论研究的,他的“论据”之三已经不是成绩分析,而是提出中国游泳队过去30年有大规模服用禁药的纪录,暗示叶诗文也不可靠。对他的指责,最好的回答当然是兴奋剂检测的结果,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药检结果表明叶诗文通过了各项检测,英国奥委会、伦敦奥运组委会和国际泳联都站出来支持叶诗文,反对针对她的毫无根据的指控。

但是对执着的质疑者来说,干净的药检结果还是无法将他们说服,他们总可以用成绩分析作为质疑的证据。然而成绩分析是否像他们相信的那么可靠呢?多方分析表明,成绩分析如果做得不够细致,或者故意选择有利于自己的数据,是很容易得出具有误导性的结果的。

这几天英国媒体在跟进这一新闻的同时,也对莱昂纳德提出的成绩分析做了分析。针对叶诗文“游得比男选手还快”的指控,《卫报》网站上对近年来400米个人混合泳的决赛成绩进行了分析。如果取本届奥运会和2011年世界锦标赛作为样本,叶诗文确实是唯一一个在最后50米或100米的成绩超过所有男选手成绩的,但是如果在样本中加入美国奥运选拔赛、2012年欧洲锦标赛和2010年亚运会,女选手在最后50米或100米超过男 选手成绩的情况就曾出现过27次。另外的事实是叶诗文虽然在最后100米比罗切特游得快,但是400米混合泳总成绩却比罗切特慢了23秒。当叶诗文在最后100米越游越快时,罗切特已经胜利在望,开始减速了,他在最后100米的成绩甚至还比不上英国女选手阿德灵顿(Rebecca Adlington)在400米自由泳中最后100米的成绩。女选手游得比男选手快,并不那么罕见,而且单独拿出来也不能说明任何问题。

莱昂纳德提出的第二条证据,即叶诗文在短时间内大幅度提高成绩“可疑”,也经不起推敲。为BBC做解说嘉宾的澳大利亚泳将伊恩•索普(Ian Thorpe)用自己的经历解释说青少年选手是有可能在短时间内取得突破的,他说在17岁时,他的400米自由泳成绩曾一下子提高了5秒。本届奥运会游泳比赛最年轻的冠军、15岁的立陶宛女选手卢梅提特(Ruta Meilutyte) 在100米蛙泳比赛中也一下子把自己的最好成绩提高了2秒多。叶诗文的成绩在短时间内得到大幅度提高,依然惊人,却不是完全没有可能。

兴奋剂是职业运动中长期存在的一个严重问题,在经历了多年的兴奋剂丑闻后,应该说目前任何选手取得超常成绩,都会召来各种质疑。用“体育中的科学”网站上塔克的话说,合理的质疑是件好事,会让比赛更为透明,但是成绩分析永远不能证实或是证伪运动员服用了兴奋剂。而且成绩分析本身在取证范围和分析过程中都必须严谨,否则很容易得出错误的结论。

(本文写于8月2日,昨天BBC Radio 4 的 More or Less 节目谈了同样的话题。节目可以在这里下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