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英国出版动态(77):当足球成为政治

《深圳特区报·读与思周刊·西班牙内战,足球与政治

书名:《西班牙联赛中的恐惧与憎恶》(Fear and Loathing in La Liga)
作者:锡德•洛(Sid Lowe)
出版社:Yellow Jersey
出版时间:2013年9月

几年前我选择了圣诞节后这个游客较少的时候去巴塞罗那旅游,巴塞罗那是一座富有魅力的城市,有美丽的自然风光、有地中海特色的热情大方、有奇异精巧的建筑,不能错过的当然还有那著名的诺坎普足球场(Nou Camp)。圣诞新年期间没有联赛,但却有一场加泰罗尼亚和阿根廷队的友谊赛,于是我买了最便宜的球票,和当地的球迷一起进场看了场球。当晚这座能容纳超过8万观众的场地只坐满了一半左右,但是气氛已经相当热烈。我不禁想到,如果这是一场巴塞罗那对皇家马德里的比赛,全场座无虚席,8万观众一起呐喊,将会是怎样的一番情景。

世界上有许多著名的“死对头”球队,意大利有米兰对国际、英格兰有曼联对曼城、苏格兰有凯尔特人对巡游者、阿根廷有博卡对河床,但似乎都比不上巴塞罗那与皇家马德里这两支球队间的冤仇,一方面当然因为两支球队都是顶尖的球队,在西班牙堪称无敌,在冠军杯上也经常是夺冠热门,但另一方面两个俱乐部的矛盾,已经与当代西班牙的历史交缠在一起,成了两种国民身份、政治理念的象征。难怪在西班牙的一次调查中,当其它俱乐部的球迷被问道他们对这两家俱乐部的纷争是否持有立场的时候,大部分人都能明确表示自己是支持巴塞罗那还是皇家马德里。

最后这条信息,我是从新书《西班牙联赛中的恐惧与憎恶》(Fear and Loathing in La Liga)中看来的。本书作者是英国《卫报》驻马德里体育记者锡德•洛(Sid Lowe),他在西班牙从事体育报道多年,主要以足球新闻为主,对西班牙足球有较深的了解。他以一个外人较为抽离的立场,将巴塞罗那与皇家马德里之间的历史渊源,写得既严谨又生动,为此他化了好几年时间搜集资料、采访当事人,对许多广为流传的说法进行了重新分析。

这两家俱乐部之间矛盾的象征意义,要回到1930年代的西班牙内战,当时左翼的共和派在与佛朗哥的法西斯国民派打了三年多的内战,双方各有国际支持,包括著名的“国际纵队”,英国记者、作家乔治•奥威尔也投身其中。按照目前流行的说法,皇家马德里投靠了佛朗哥的国民派,与法西斯份子同流合污;而巴塞罗那则是共和派的最后据点,为自由民主坚持到最后一刻,甚至俱乐部主席都在马德里附近被国民派枪杀。于是两家球队的比赛带上了政治意义,在巴塞罗那支持者的眼中,他们的球队与皇家马德里的比赛,还象征着加泰罗尼亚对西班牙的反抗,经常可以听到“每场比赛,都如何双方交战一般”的说法。

但事实真是这样黑白分明吗?锡德•洛指出,在内战期间,真正激烈的战斗发生在马德里周围。马德里在共和派政府撤离之后,还继续坚持对国民派军队的抵抗,而在当地领导抗战,一直坚持到最后都没有离开的桑切斯•格拉(Sánchez Guerra)正是皇家马德里的主席。格兰被佛朗哥政权投入监狱,后来逃到了法国成为西班牙共和派流亡政府的一员,备受皇家马德里球员尊敬,但是他的名字,以及皇家马德里对佛朗哥军队的抵制,却似乎被历史遗忘了。人们记得的是奥威尔的《向加泰罗尼亚致敬》中对巴塞罗那抵抗精神的描述,但即使奥威尔都承认这里其实离战火很远。当时巴塞罗那俱乐部生存所受到的威胁,首先来自共和派中的无政府主义派别。

西班牙足球第一次成为世界焦点,是在1950年代皇家马德里连续夺得5届欧洲冠军杯,当时球队的领军人物是阿根廷球星迪•斯蒂法诺(Di Stéfano)。斯蒂法诺同时又是皇家马德里与巴塞罗那之争的关键人物,因为其实是巴塞罗那首先和他签约,却因为俱乐部内部的派系斗争迟迟没有落实,于是皇家马德里趁机从巴塞罗那鼻子底下把斯蒂法诺抢走了。作者写道,在斯蒂法诺转会手续正式完成的第三天,他就被派上球场,那天皇家马德里以5:0大胜,斯蒂法诺进了两球,他们的对手是巴塞罗那。

这样的故事,在每一个时代都能找出很多。《西班牙联赛中的恐惧与憎恶》充满了这些严谨的分析和精彩的细节,不管你是哪家的球迷,这本书都值得一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