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媒体与网络

网络电视:用iPlayer 也要交 TV Licence

前两天刚刚交了了一年的电视执照费(TV Licence)145.50英镑。英剧迷在欣赏英剧的时候应该感谢我 :),就是这一点点的电视执照费攒起来给BBC提供的资金。我是电视执照费的支持者,这一点税,换来实实在在的好节目,比如正在播出中的《冰冻星球》(Frozen Planet),BBC Four引进的一系列欧洲电视节目,值了。当然电视执照费供养的不光是BBC的电视频道,还有10几个BBC的广播频道,包括我常听的 BBC Radio 4,如果没有电视执照费,很难想像这样的电台靠商业运作可以存活。

最近的一则消息是美国的PBS (Public Broadcasting Service)登陆英国了。这个号称是“美国的BBC”的频道其实经费只有15%来自政府,其它要靠自筹,在资金上就完全不能和BBC比了。PBS登陆英国上的是Sky的卫星,而且是收费频道,恐怕很难在英国获得大批观众。

TV Licence 的征收其实有个漏洞,因为按照规定,你必须是电视节目播出时同步收看,这才需要交电视执照费。这在过去不是问题,电视机是收看电视节目的唯一途径,即使是用录像机录节目,也算是同步收看。但是自从网络电视“追看”(catch-up)服务流行之后,许多人是通过网络看电视节目,不算同步(live)。BBC的iPlayer是一个非常受欢迎的网络服务,但如果你只用 iPlayer,家里没有电视的话,是不需要交电视执照费的。

(更多…)

销量的代价

这个星期《卫报》发布了iPad版本,可以阅读《卫报》的印刷版本,定价是每月9.99英镑。《卫报》推出iPad版比它的竞争对手慢了一拍,《泰晤士报》去年5月就已经推出iPad版,《每日电讯报》5个月前也推出了iPad版,定价都是每月9.99镑。

《卫报》是网站免费的积极倡导者,但并不是说网站内容在所有平台上都免费,推出收费的iPad版,自然是因为苹果产品的用户更习惯于使用收费服务。

英国报纸销量连年下降,平均每年下降5-10%左右,根据9月份的销量统计,英国的全国性报纸中,只有《金融时报》销量比上个月有所上升(3.8%),《独立报》推出的瘦身版报纸 、售价仅为20p的 i 的销量也开始下跌了,但其销量(超过18万)还是比《独立报》(不到18万)高。

在这一困境中,英国报纸不得不努力寻找某种收费的途径。《泰晤士报》是第一个在网站上升起“收费墙”(pay wall)的全国性报纸,在去年6月艰难的起步之后,现在数字版订阅人数已经达到11万人。《独立报》也即将开始网站收费尝试,将对英国以外的网站用户收费。其它不打算网站收费的报纸,就在 iPad这样的平台上动脑筋。

(更多…)

中英两地报纸头版的不同设计

最近在新浪微博上看传媒老王上传的报纸头版版面,对比英国报纸的头版,可以感受一些媒体文化与读者口味上的不同。

以Steve Jobs去世第二天的头版为例,英国的大报大都以头版照片的方式报道,其中只有《泰晤士报》的头条也是这一新闻,对于其它大报来说,更重要的新闻是英格兰银行宣布第二次扩大货币发行量(quantitative easing)。在英国小报头版上,几乎没有Jobs去世的新闻,对小报读者来说更重要的新闻是曼联球员鲁尼的父亲卷入操纵赌球的新闻。

(更多…)

英国图书出版动态 (1)

为《深圳特区报》写的上周英国图书出版动态,发表时的题目改成了《热销的传记》,不过Julian Assange的这本非经授权的传记卖得很差,第一周只卖出了644本

每年进入第四季度,英国图书市场上精装书的销量就会上升,主要原因是顾客已经开始为圣诞节做准备,而精装书往往能成为圣诞礼物。这些精装书中,最受欢迎的是实用类的非小说类图书以及名人传记。在上周的英国畅销书排行榜上,刚刚出版的《吉尼斯世界记录大全2012版》马上升至非小说类精装版排行榜的榜首,这本书每年更新一版,在年底推出,多少年来依然非常受欢迎。

上周的英国图书排行榜上出现了一批借影视作品热销的图书。英国ITV电视台去年推出历史剧《唐顿庄园》好评如潮,最近刚在美国获得艾美奖最佳迷你系列剧奖,与此同时第2季正在英国播出,于是由这部电视剧的编剧朱利安•费罗斯的侄女杰茜卡•费罗斯(Jessica Fellows)编著的《唐顿庄园的世界》(The World of Downton Abbey)也成了抢手图书。这本书是电视剧的官方伴随读物,有大量的历史背景、演员采访、幕后花絮、服装道具细节等等。

(更多…)

管制社会媒体之争体现社会制衡力

以下是为《南方都市报》写的一篇评论,讨论一下骚乱期间英国首相卡梅伦“管制社会媒体”的提议以及英国社会的反应。《南方都市报》评论版编辑阿登这几年一直鼓励我写作,还经常提供话题建议,我们还时不时就有关议题开展讨论。能遇到这样一个好编辑真是福气。阿登马上要来伦敦政治经济学院进修硕士课程,相信在新的环境中,一定能学到不少东西,对今后的事业大有进益。

管制社会媒体之争体现社会制衡力

英国发生骚乱之时,当地媒体除了大量报道骚乱进展和波及地区之外,也会提及一下世界各地对英国骚乱的看法。其中一则来自中国的报道是《环球时报》上的文章,赞扬英国在管制社会媒体上“现在态度变了”。几天之后,我在财经网看到文章指称“卡梅伦遭中文媒体曲解”,他提出的是禁止策划犯罪活动者使用社会媒体,而非关闭社会媒体。

财经网的认真态度值得赞赏,卡梅伦的这番讲话是在骚乱发生后,在紧急复会的英国下议院有关骚乱的辩论中提出的。他确实只是提出政府会与警察、情报机构和企业界讨论在骚乱发生时是否应该禁止骚乱组织者使用社会媒体。

然而在这件事上,如果把讨论集中于卡梅伦具体提出哪些政策来“管制”社会媒体,实在是走进了一个误区,忘记了在英国这样一个权力制衡相对完善的社会,英国首相想干什么,并不等于他就可以做得到;即使是他有权这么做,在这样敏感的问题面前,也存在着一个说服公众获得支持的问题。所以即使卡梅伦想管制社会媒体,也没有那么简单。英国政府已经拥有紧急执行权,可以关闭手机信号站等通讯设施,但这么做产生的政治风险和舆论压力,会让政府不得不三思而后行。(南方都市报 www.nddaily.com Southern Metropolis Daily 南都网)

(更多…)

默多克蒙羞触动媒体生态

这是前一阵为《南风窗》写的一篇文章,分析新闻集团因窃听手机留言案受挫之后的媒体生态。《世界新闻报》关闭之后,英国的星期天小报的销量因此受益,为争取原《世界新闻报》的267万读者,星期天小报还使出了降价或是奉送超市购物券等等促销手法。其中销量涨幅最大的是《星期日每日星报》(Daily Star Sunday),7月份的销量比上个月上涨了130%,达每期70万份。但销量上涨最大的是《星期日镜报》(Sunday Mirror),7月份每期上涨了70万份,达170万份,涨幅64%。在星期天小报中,《星期日邮报》(Mail on Sunday)成为销量最高的一份,达226万份,比6月份多卖了33万份左右。

默多克蒙羞触动媒体生态

默多克庞大的媒体帝国正遭受着最严重的挑战。英国《世界新闻报》窃听手机留言案的大爆发,导致两周内形势急转直下,新闻集团的英国分公司“新闻国际”首席执行官辞职并被警方拘捕、发行量最大的周日报《世界新闻报》被关闭、担任过首相新闻官的前主编被捕、英国职务最高的两名警官辞职。一时间,不仅默多克的媒体帝国有分崩离析之势,而且与之交情匪浅的首相卡梅伦都被牵扯进来。

事件的高潮是7月19日默多克和他的儿子、也是事业接班人的詹姆斯出席英国下议院文化、媒体与体育委员会的听证会。虽然听证会本身被默多克妻子邓文迪“出手救夫”的光芒掩盖了,但是许多人相信这次听证会将是这一事件的分水岭:有人说新闻集团最糟糕的时刻已经过去,默多克在听证会上并未抖露出更多的丑闻,反而让普通人觉得这个令许多政客恐惧的媒体巨头并不可怕;也有人说这只是开始,接着警方要加强人手全力调查窃听手机留言事件,更糟糕的事情还在后头,随后还有一场由法官主持的公开质询,新闻集团的家底又会再次被晾出来。

其实听证会本身非常沉闷,除了默多克开头的那句“今天是我一辈子最蒙羞(humble)的日子”之外,实在没什么令人印象深刻的对话。默多克说得最多的是“我不知道”、“我不认识这个人”。詹姆斯倒是侃侃而谈,但每次绕来绕去之后,结果还是“我不清楚谁应该负责”、“没人告诉过我”等等。委员会传唤默多克作证,是议会对媒体大亨的一大胜利,但议员们却没有提出什么有穿透力的问题,稍有针对性的提问,都被默多克父子耍太极挡回去了,难怪有人认为在这场听证会后,新闻集团的危机已经见底了。而英国媒体更为关注的是默多克的精神状态:这个曾经手段狠辣心思缜密、一手创建了媒体帝国、让许多政客胆寒的风云人物,在听证会上看起来更像是一个老迈昏聩的国王,手下人在干什么,自己一无所知。

(更多…)

对伦敦骚乱的报道

伦敦骚乱在星期一忽然加剧,规模和涉及区域都在扩大。在报道这一事件时,《卫报》《每日电讯报》网站都以“直播”(Live blog)的形式报道,由专门的记者编辑坐镇,整合本报记者的现场报道、其它媒体的报道(比如《每日电讯报》的“直播”同时采用了《卫报》记者 Paul Lewis 的 Twitter 微薄)、电视新闻画面和视频、目击者的报道(通过电子邮件、Twitter等),随时更新状况发展。

其它的报纸网站,《泰晤士报》要收费才能进入内页,不知道他们做得怎么样,其它的则没有做“直播”,还是以“最新报道”的形式更新。

《卫报》和《每日电讯报》是整合报纸出版和网络出版做得最好的两家英国报纸。《卫报》是英国报纸中最早花大力气开发网站的,现在的口号是“Digital first”,以网络出版优先;《每日电讯报》则在几年前搬家之时就完成了印刷版与网络版的编辑整合。

Channel 4 News 网站上有一个配上地图的 Timeline,有助于了解时态的发展。

如何炮制假新闻

上个星期,一则“IE用户智商低于平均水平”的新闻出现在众多电视新闻和报纸上,CNN、BBCPC World、英国的《每日电讯报》、《每日邮报》和《卫报》等都做了报道。新闻的来源是一家加拿大的咨询公司 AptiQuant,在这家公司网站的新闻稿中称这家公司对10万名网络用户做了智商测试,发现IE用户的智商低于平均水平,其它浏览器的用户的智商则稍高于或是远高于平均水平。

新闻刊登几天之后,读者开始提出疑问。除了其结论可疑之外,这家公司的网站域名两个星期前才注册,公司职员介绍和照片与一家法国公司Central Test的网站一模一样。在质疑声音越来越多之时,AptiQuant 网站刊出新文章,承认这是一个假新闻,作者是加拿大的一个网络创业家,他详述了自己作假的动机和过程,同时说自己没想到这件假新闻能有这么大的影响,而且能存活那么久,他还列出了应该被识破为假新闻的几大疑点

《卫报》调查记者 Nick Davies,也就是最近窃听手机留言案中一直负责调查的记者,2008曾出过一本书叫 Flat Earth News,对当代新闻业中的种种弊端,从假新闻、哗众取宠、带偏见的新闻、意识形态影响新闻中立到依赖新闻稿,一一进行批判。据他委托卡迪夫大学所做的一项研究,当代新闻中,80%以上的来源是通讯社电讯以及新闻稿,而记者的工作就是改写一下,最多加一点引述,工作繁忙赶稿任务重的记者们,大部份情况下都不会去查证。这则假新闻可以说为他的观点又提供了一个证据。这本书的中文版《媒体潜规则》已经出版。

(更多…)

英国政客为什么怕默多克

为杭州《都市快报》写的有关政客与媒体关系的分析。文中的小标题是由编辑所加。

什么样的人看什么样的报纸

在英国电视喜剧系列《是的,首相》中有一段有关英国报纸的台词,大意如下:“读《每日邮报》的那些人自以为在打理这个国家,读《卫报》的那些人认为应该由自己来打理这个国家,读《泰晤士报》的那些人才真的是在打理这个国家,他们的太太们就读读《每日邮报》,读《金融时报》的那些人拥有这个国家,读《晨星报》的那些人认为这个国家应该由另一个国家来管,读《每日电讯报》的那些人认为这个国家确实在被另一个国家操纵着。”

那么《太阳报》呢?“读《太阳报》的不在乎谁打理这个国家,只要她的胸大就行。”

这种说法虽然简单,倒确实反映出英国的报纸有很明确的读者群。对于大报来说,虽然有政治立场,报道有自己的视角,但大部分时候能做到秉持公正和平衡。许多小报历史上曾是英国社会中下阶层的发言平台,但从1970年代开始走低俗路线,几乎是读者想看什么就登什么,明星秘闻、球队内幕,还有上面台词中“胸大就行”的“三版女郎”——这一风格正是在默多克买下《太阳报》之后开始盛行的。然而正是这些小报,对英国的政治有着巨大的影响力。

(更多…)

不能让权力靠得太近

这是我为《南方都市报》写的有关窃听手机留言案的第二篇评论。第一篇评论在这里

手机留言窃听案爆发之后,媒体大亨默多克亲自到伦敦处理危机。本周二他和儿子詹姆斯一起到英国下议院文化、媒体与体育委员会举行的听证会上作证。在这场受到极大关注的听证会上,除了面对泼奶油泡沫的示威者时还需要妻子邓文迪“出手救夫”之外,默多克并没有受到什么损伤。面对议员们咄咄逼人的提问,默多克几乎每次都是诚恳严肃地回答“我不知道”,詹姆斯则会在侃侃而谈一番后说“其实没有人告诉过我”。于是许多有关手机留言窃听的关键细节,依然是一个谜团。

但是这一听证会的象征意义是不可忽视的:这是两种力量的公开对峙,一方是媒体大亨手中的影响力,另一方面是议员被民主制度所赋予的权力。正因为如此,默多克在听证会上的一番话就特别耐人寻味,2010年卡梅伦成为英国首相之后,默多克一家被邀请到唐宁街十号,“从后门进入”,接受新首相对他的谢意。大选期间,新闻集团旗下四份报纸为保守党提供了强大的舆论的支持。但是默多克紧接着补充道:他和前首相布朗也很熟,“我们两家的孩子常在一起玩。”

(更多…)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