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爱丁堡

维多利亚时代的铁路遗产

《哈利波特》的这一场景在苏格兰高地西部铁路拍摄

电影《哈利波特》让苏格兰高地西部铁路全球闻名,成为许多游客慕名前往的景点,蒸汽火车在石头砌成的高架桥上飞驰的影像定格在了无数人的记忆里。在英国,其实还有别的许多地方可以看到类似的景色,因为铁路桥在十九世纪后期如雨后春笋般建造起来,成为维多利亚时代留给现代铁路系统的遗产。

(更多…)

Castle Rackrent and the Absentee

Castle Rackrent & The Absentee, by Maria Edgeworth 02

类型:小说
书名:Castle Rackrent and the Absentee
作者:Maria Edgeworth
插图:Chris Hammond
出版社:Macmillan and Co. Ltd.
出版时间:1903年
印刷:R. & R. Clark, Ltd, 爱丁堡

(更多…)

拯救了日本樱花的英国人

爱丁堡市中心大草地的樱花在今年4月底盛开

爱丁堡城内有许多樱花树,市中心王子大街边近城堡处和旧城南边“大草地”(Meadows)上樱花盛开时,成片的紫红色樱花如同云朵般灿烂。今年这两处的花朵在4月份的最后几天达到巅峰,吸引了无数市民和游客驻足流连。但是许多人可能不知道爱丁堡还有另一个看樱花的去处:位于城市西北角劳里斯顿城堡(Lauriston Castle)内的爱丁堡——京都友谊花园。这里的樱花树花期早一个星期左右,盛开的是白里透着浅红的重瓣花朵。而其实今年4月初,爱丁堡植物园里的一棵上香樱(Jo-nioi)已经开花,绽放的是纯白的花朵。

(更多…)

记录英国

Recording Scotland
Recording Scotland

前几天在城里的旧书店里看到一本画册,名为《记录苏格兰》(Recording Scotland),被书的封面吸引,翻开看看,里面是几十幅苏格兰各地的水彩画或素描,每一幅还有一页篇幅的文字说明,1952年出版。书中收的画我挺喜欢,于是就买了下来。

(更多…)

翻译《克里米亚战争》

爱丁堡的中央图书馆(Central Library)位于市中心的乔治四世大桥(George IV Bridge)大街上。和街对面的苏格兰国家图书馆不同,中央图书馆是一个服务本地居民的“市级”图书馆,书可以借出来,还可以不带证件进去逛逛。我就是在那里借了《克里米亚战争》英文版看的。

奥兰多·菲吉斯的《克里米亚战争》精装本
奥兰多·菲吉斯的《克里米亚战争》精装本

那是2010年10月的某一天,我偶尔在中央图书馆的“新书”架上看到这本Crimea: The Last Crusade,这是英国的Allen Lane出版社(企鹅集团旗下专门出版精装非小说类作品的出版社)刚出的精装本。不知道是被封面上凝神注视着读者的沙皇尼古拉一世还是红色的大字CRIMEA吸引,我马上借了这本书。

(更多…)

爱丁堡国际图书节2018

爱丁堡图书节2018

爱丁堡图书节2018

原本已是世界最大的图书节,今年的爱丁堡国际图书节规模变得更大了,举办场地从原来的夏洛特广场扩展到了临近的乔治大街上,封闭了乔治大街的四分之一路段,就在大街正中央搭建了一座临时报告厅,一家临时书店和作者签名的专用帐篷。开幕以来,和往年一样,依然熙熙攘攘。

(更多…)

保持世界文化遗产城市称号不容易

在前几年的申遗热潮中,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过,保持一个世界文化遗产城市的称号不是件容易的事,在城市规划、建筑设计上要接受多方监督。世界文化遗产地位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授予,由另一个组织Icomos (International Council on Monuments and Sites)监督,如果Icomos认定城市因改造开发等原因失去了原有特色,可以建议UNESCO取消世界文化遗产地位。

前几年英国的古城巴斯就因为城建开发,在城外修建的新住宅楼太大太现代感,差点丢掉了世界文化遗产称号。在这之前,德国的德累斯顿因为在市中心修建高速公路桥跨越易北河,已经被取消了世界文化遗产称号。

从Calton Hill上远眺爱丁堡市中心

从Calton Hill上远眺爱丁堡市中心

爱丁堡在1995年被授予世界文化遗产城市的称号,其城市和建筑的美丽和历史感是有目共睹。爱丁堡有许多观景点,最著名的可能是在市中心王子大街以东的Calton Hill上。

(更多…)

阵亡将士纪念日

11月11日是英国的阵亡将士纪念日,今天上午11点英国各地都有默哀2分钟的活动,不过大规模的纪念活动在上星期天已经举行了,伦敦是在白厅前的Cenotaph纪念碑前,爱丁堡是Royal Mile 上的 St Giles’ 大教堂。

这束花上的纸条上写着:“献给我们的叔叔罗伯特·摩尔,1918年10月2日阵亡。对他的记忆永远留在我们心中。“

这束花上的纸条上写着:“献给我们的叔叔罗伯特·摩尔,1918年10月2日阵亡。对他的记忆永远留在我们心中。“

英国阵亡将士纪念活动令人感动之处,还不是这些年度活动的庄重肃穆,而是对每个士兵的关怀。在英国的每个镇子的中心,你都能看到本地的阵亡将士纪念碑,规模并不宏大,但是碑上刻着每个阵亡的士兵军官的名字、军衔、阵亡的战役等等——一般是从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在纪念碑下,常常能看到新鲜的花束、或是纸做的虞美人花等等,并不只是阵亡将士纪念日才有。

村子里的阵亡将士纪念碑前,摆放着虞美人编成的花环。

村子里的阵亡将士纪念碑前,摆放着虞美人编成的花环。

我工作地点附近的村庄里的阵亡将士纪念碑是在一座花园内,打点得十分干净整洁,也是一个让人休憩的地方。

对阵亡将士纪念活动的细心认真,反映了这个民族对自己历史的珍视与自豪。

(更多…)

《建筑的前世今生》译后记

去年我和爱丁堡大学东亚系讲师朱珠博士合作翻译了 Edwards Hollis 的 The Secret Lives of Buildings。今年这本书的简体中文版已由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出版。Edward Hollis 是爱丁堡艺术学院(现已并入爱丁堡大学)的讲师,他的这部作品是一本与众不同的建筑历史图书,也是吸引我们翻译此书的原因。我们给中文版起的名字是《建筑的前世今生》,以下是我们为中文版写的《译后记》。

《建筑的前生今生》简体中文版 作者:Edward Hollis 翻译:朱珠、吕品 出版社: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4年5月

《建筑的前生今生》简体中文版
作者:Edward Hollis
翻译:朱珠、吕品
出版社: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4年5月

《建筑的前生今生》译后记

2010年的爱丁堡图书节上,本书作者爱德华•霍利斯向听众展示了一张幻灯片。照片从爱丁堡市中心王子大街中段北侧向南拍摄,前景中是苏格兰国家美术馆大楼,一座长方形的新古典主义风格大楼,楼前是一排爱奥尼式的立柱,在稍远处的山坡上,是爱丁堡大学“新学院”(New College)的两座哥特式塔楼。看着这两座不同风格的建筑,游客们很容易想象它们建于不同时期,因为新古典主义兴起于十八世纪,而哥特式盛行于十三世纪。但实际上,这两座建筑的设计师是同一人,十九世纪英国著名建筑设计师威廉•亨利•普莱费尔(William Henry Playfair),两座建筑建成的时间相差不过十几年。

(更多…)

独立的概念不是一成不变的

本文略有删节的版本发表在了《欧洲时报》上。

9月18日,五百三十万苏格兰居民将走向投票站,参加苏格兰独立的全民公决。公投日期在去年11月就已公布,有关苏格兰独立利弊的各种讨论也早已经开始,但是直到今年8月5日,支持和反对独立的两大阵营代表:苏格兰国民党(SNP)领导人、现任苏格兰议会首席部长萨尔蒙德(Alex Salmond)与前英国财相达林(Alistair Darling)举行第一场电视辩论后,公投的紧迫感似乎才忽然来临,经过多年的酝酿,决定苏格兰命运的时候马上就要到来了。

Edinburgh Book Festival

Edinburgh Book Festival 2014

苏格兰独立也是今年爱丁堡图书节的一个重要话题。每年8月份,在爱丁堡市中心新古典主义建筑风格的“新城”(New Town)西端的夏洛特广场(Charlotte Square)上,都会举办一场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图书节,近年来每次都有超过800名作家艺术家举办讲座和讨论会。图书节的主题有时会超越文艺与写作,涉及重大时事议题,今年的主题之一是“苏格兰的未来”,嘉宾之中,就有萨尔蒙德。

萨尔蒙德出席爱丁堡图书节,是来和爱丁堡大学历史学首席研究员汤姆•迪瓦恩(Tom Devine)对话,讨论苏格兰独立之路以及公投之后可能发生的变化。迪瓦恩是苏格兰现代史的专家,曾出版过三十多本专著。这场对话之后不久,迪瓦恩在接受《观察家报》采访时,宣布自己将在独立公投中投赞成票。他表示自己长期以来一直支持苏格兰留在联合王国内并同时拥有“高度分权”,但是在看到近年来苏格兰政府在经济管理上表现出的能力、以及苏格兰与英格兰两地在政治理念上的分歧之后,改变了自己的想法,转而支持独立。

(更多…)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