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香蕉的环球旅程

前一阵子在家附近的园艺中心看到有香蕉树出售,一开始觉得好笑:难道气候变迁得这么快,连英国都可以种香蕉了吗?后来注意到这颗香蕉树叫“矮株卡文迪许”(dwarf Cavendish),让我想起有关香蕉的一段历史。其实说英国种不了香蕉树是不对的,如果一直往上溯源,第一株卡文迪许香蕉树的诞生地,既不是东南亚也不是中美洲,而是英国德比郡的查茨沃斯庄园(Chatsworth)。

野生香蕉很早就在热带生长,被驯化后的香蕉据说由阿拉伯商人带到欧洲,再由西班牙殖民者带到中美洲,从而开始大量种植。当时的香蕉很硬,需要煮熟了才能吃,主要是用来给甘蔗园里的奴隶当食物。在19世纪中叶之前,绝大部分英国人只是听说过香蕉,但从来没见过,因为以当时的运输条件,把香蕉从热带运到英国,早就烂了。

于是人们开始在英国试种香蕉树,有些还用上了玻璃温室,但都没有成功。直到1835年,第6世德文郡公爵威廉·卡文迪许(William Cavendish)收到一件礼物,是从加勒比海带回来的一颗香蕉树,交给了自己在查茨沃斯庄园的园丁约瑟夫·帕克斯顿(Joseph Paxton)。许多人可能听说过、甚至游览过查兹沃斯庄园,那里是2005年电影版《傲慢与偏见》里达西先生的家,平时对外开放。(2013年BBC还在这里拍过《傲慢与偏见》”续集“Death Comes to Pemberley。)

Chatsworth House是2015年电影《傲慢与偏见》和2013年Death Comes to Pemberley的拍摄地点

帕克斯顿在查兹沃斯庄园的玻璃暖房里不仅把香蕉树种植成功了,而且还培育出一种色泽金黄、不需要煮、剥开皮就能吃、又甜又软可以当饭后甜点的新品种,他以老爷的姓氏将这种“甜品香蕉”命名为卡文迪许香蕉(musa cavendishii)。

卡文迪许香蕉虽然在英国种植成功,但当时只是用来玩赏。从19世纪末开始,在热带地区大量种植的是大麦克香蕉(Gros Michel),也是又大又甜、适于运输。但是在1950年代,灾难降临了,一种感染香蕉致死的真菌“热带1号”在各处肆虐,大麦克香蕉遭遇灭顶之灾,中美洲的香蕉种植业被摧毁。因为卡文迪许香蕉对这种被称为“巴拿马病”的传染病有抗性,世界各地的大型香蕉种植场开始改种卡文迪许香蕉,也就是现在超市里最常见的香芽蕉。

香芽蕉是一种三倍体,即细胞内有三套染色体,无法生成种子,只能靠无性繁殖手段繁衍。当然这样其实有利于大规模种植,再加上它存储能力强,所以虽然香蕉品种很多,但香芽蕉在全球香蕉贸易市场上占据着绝对统治地位,而它们都来自当年查茨沃斯庄园玻璃暖房里的那颗卡文迪许香蕉树。

问题在于,由于是无性繁殖,不可能通过杂交等手段筛选抗病株,如果其中一棵对某种传染病失去抗性,就意味着所有的香芽蕉树都抵挡不了。所以植物学家们一直在警告,下一场灾难可能会落在香芽蕉头上,而其实能感染香芽蕉的“热带4号”已经出现,只是现代大型种植场管理比较严,尚未造成香芽蕉大面积感染而已。科学家的建议是多尝试其他品种的香蕉,通过消费者的努力改变市场对香芽蕉的依赖。

对园艺中心的那棵香蕉树,我后来还有点心动想买,不过很快有朋友送了我们一棵耐寒的芭蕉树,所以我们现在的目标是先把这棵芭蕉种活,香蕉树就先再等等吧。希望以后我们真的想种香蕉树时,会有更多的选择。

《看世界》稿件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