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环法自行车赛中的潜规则

今年的第5站,头号热门 Vinokourov (外号 Vino)在离终点约25公里处从车上摔了下来,膝盖和大腿受伤。重新上路后,Astana 有5个队友回来接应,试图帮助 Vino 赶上大队(peloton)。但这时大队已经开始发力追赶中途领先(break away)车手,Astana 的 5 个队友虽然个个奋勇,牺牲自己,疯狂追赶,但都一个个地力竭掉队,到了终点 Autun 城墙外时,只剩下 Vino 一人仍在奋力追赶,最后比大队晚1分20秒到达终点。在赛后接受采访时,Astana的一个车手气愤地说“以后我们谁也不会等!”

一句话道出了环法自行车赛的潜规则--长期以来在车队车手之间形成的独特的“公平竞赛”观念。

这位车手显然认为 Vino 受伤后大队应该等他赶上来,然而一起做最后冲刺,这才算公平。一层含义是大队如果得利于其他车手的意外,属不公平竞争,但更重要的,是说 Vino 是赛前头号热门,大队应该对他有“尊重”(respect)。这个逻辑看上去有点牵强,但当天获胜的车手 Filippo Pozzato 回忆说他当时真的咨询了其它车队的意见,问要不要等 Vino,但显然大家对 Vino 的“尊重”还不够高到要集体放慢车速等他的程度。

这里的“尊重”一半是真的尊重,一半其实是担忧。担忧什么呢?到了第11站时我们看到了一点答案。这一站从马赛到蒙彼利埃是一马平川,照例大队应无风无险地集体抵达终点。但在中途 Astana 车队在 Vino 率领下,看准一个强侧风的时机,实施了一个(很难找到合适中文翻译的 un coup de bordure/stab in the gutter - 直译是“在路边排水沟里的暗算”)战术,成功地切开了大队。最大的受害者是前一天获胜的法国车手 Christophe Moreau。当时他因受伤耽误而骑在大队的尾部,发现情况不对时已为时过晚,最后随第二大队(second peloton)抵达终点,损失 3 分 20秒,基本失去全程夺冠希望。难怪赛后记者们在问“Vino 是不是在报复?”,Vino 和 Moreau 都说这是正常竞赛。

Vino 应该不是针对 Moreau,而是通过干掉竞争对手,向大队宣示 Astana 的实力和夺冠的愿望。第 5 站之后有人说“如果是 Lance Armstrong,大队就会等。”
现在 Astana 彷佛在重申“谁也不会等”。

环法自行车赛不是一天两天能够赢下来的,不同车队的车斗经常需要相互合作才能共同赢取最大利益。车手们在很多时候需要“朋友”,这就是需要默契的地方。

5 Comments

  1. […] newlight 的 Blog « 环法自行车赛中的潜规则 […]

  2. […] 今天环法自行车赛07的最后一天,根据传统,最后一站开始前全程冠军已经决出,这一天是不能冲击黄色领骑衫的位置的,这也是环法自行车赛的“潜规则”之一。不过为了保护穿黄色领骑衫的 Contador 的23秒的领先时间,他的 Discovery Channel 车队还是派了两个车手去夺下比赛中途的“冲刺点”(sprint points)的时间奖励。每个冲刺点的前3名可获得几秒到十几秒的时间奖励,如果万一排名第2的澳大利亚人Evans 不遵守“潜规则”,拿下时间奖励,可能会对 Contador 构成威胁。剩下的比赛中途的点数奖励、时间奖励、“山地之王”点数奖励、以及第一个骑入香榭丽舍大道的荣誉,都分给了大队(peloton)认为“值得奖励”的车手--多半是干任劳任怨的“随从”(demostique),和“值得支持”的车队--多半是比较穷的小车队。当然最后一站的冠军争夺,是公开透明平等竞争的。 […]

  3. […] Hincapie 赛后的采访很有意思,他没有责怪自己的队员为了保Cavendish 而加入冲刺,而是责怪 Astana 车队和 Garmin-Slipstream 车队,因为这两支车队参与了追赶突前车手(即Hincapie),甚至用了“严重羞辱”(highly insulting)这样的词来形容这两支车队。这反映了环法自行车赛中的“潜规则”或者说自成一体的公平竞赛理念。在大龙中,AG2R因为自己的车手身披领骑黄衫,有动力,也有“义务”追赶Hincapie,但是其它车队没必要参与;而且Hincapie 今天奋力突前,并非不劳而获,“应该”获得大龙中除AG2R外其它车队的支持,“无故”追他,是对他的努力“不够尊重”。 […]

  4. […] 这一切都属于环法自行车赛的“潜规则”范围:Contador 的做法绝无犯规之处,但是当黄色领骑衫因为技术故障停下来时,他的直接对手不应该因此而获利。黄色领骑衫是大龙的龙头,龙头遭意外,大龙应该等,此时龙头的最大对头应该出面组织大龙等待,否则就是“没品”,缺乏体育精神。“没品”的冠军是得不到尊重的,难怪现场观众在 Contador 上台接受黄色领骑衫时,报以一阵嘘声。 […]

  5. […] 过去谈过环法中的“潜规则”,种种不成文的规矩,今年最突出的,应当就是这个“所有车手都要为主将(leader)服务”的规矩了。今年的Team Sky不仅实力强劲,而且组织严密,一切都是为了主将Bradley Wiggins夺取全程冠军服务,甚至是队中号称“环法历史上最杰出的冲刺手”,5年内拿了21站冠军,去年的绿衫得主Mark Cavendish 都没人管了。Bradley Wiggins的得力副将 Chris Froome,总成绩排名第二,每次上山,都护在Wiggins 前方。虽然在山上好几次 Froome似乎有余力独自往前冲刺,但都没有离开自己的主将,忠诚地保护 Wiggins ,有一次已经冲出去了又被车队通过无线通话器叫了回来。看客们自然会猜测:如果Froome往前冲了,到底能拉开多少距离?有没有可能在总成绩上赶上超过 Wiggins?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