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吓坏游客”不能防止恐怖活动

今天BBC Radio 4 的 The Report 节目,记者Simon Cox调查了英国警方在对付游行示威活动中的手段。在G20伦敦峰会期间,街头示威者被警方采取“灌壶”(kettling)战术包围,无法出入,想要离开的必须提供自己的姓名住址信息。

这一事件并非偶然,虽然这个节目并不是对G20伦敦峰会期间 Ian Tomlinson 死亡事件的追踪,但是所讨论的问题,却可能涉及更多的普通民众。在伦敦峰会之前,就有报道说英国警方在各种游行示威场合,积极拍摄录像,加上本来就布满公共场所的闭路电视(CCTV),搜集参与者的个人资料,其中不仅有示威活动的参与者,还有围观者、职业记者、公民记者的资料。《卫报》的一份报道还揭露警方曾经把他们搜集到的环保示威活跃人士的资料传递给能源公司

作为一个普通人,如果偶然参与一些游行示威活动,或者仅仅是行使公民权力参与一些公共事件的讨论,或者干脆是好奇凑个热闹,结果发现自己在公共场合的合法活动被警方“暗中监视”,拍照、鉴别身份、存入警方犯罪数据库,肯定会觉得不安。不要以为这种事只会发生在“活动份子”(activist)身上,与己无关,只要想想去年4月份有多少平时绝不可能上街闹事的中国人在英国各大城市参加了游行示威活动。

英国警方增加的权力,是由《反恐怖法》(Counter Terrorism Act 2008)授予。《反恐怖法》在9/11之后就已经制订,去年又进行了修订,给予了警方更多的权力进行搜查、搜身、记录资料、拘留等权力。当反对者抗议警方权力过大时,制定者的辩护是非常时期警方需要非常权力,而且警方只会在对付恐怖活动时才会使用这些权力。当时就有不少人指出,法律出台之后,一旦警方滥用权力,公众将无法制约。

今年2月份就发生过新闻摄影师公开示威抗议《反恐怖法》的事件,原因是根据这项法律,拍摄任何警察都可能是违法的,同时拍摄政府或公共建筑,也可能违反这项法律――如何诠释都在警察手中。上个月一对奥地利父子来伦敦旅游,因为对公共交通设施感兴趣,拍了一些照片,结果被警察当街命令删除相机中的照片。这位父亲的反应是伦敦警方似乎想“通过吓坏游客来制止恐怖活动。”

警方对此的辩护是为了保护公众安全,必须加强情报搜集,有时会显得大题小作;而安分守己的公民,即时资料上了警方的犯罪资料库,也并不意味着警方认为你是罪犯。但是,对大部份仅仅是在行使自己权利的普通公民来说,却有一种时刻受监视和被侵犯的感觉;长此以往,只会让民众对警方的“反恐”理由越来越失去信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