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数据严谨性再次成为气候科学争端的焦点

2月2日《卫报》头版刊登的是又一起气候学家们之间的争端,这次被质疑的是来自中国的数据。说“又”,是因为自去年年底“气候门”事件,大批电子邮件从英国东英吉利大学(University of East Anglia)气候研究所被盗以来,媒体已经挖出了不少“争端”、“错误”甚至可能的“做假”。

需要指出的是,《卫报》报道的这起事件,属于科研者之间对学术研究是否严谨的质疑和挑战,即使是挑战方,英国人 Doug Keenan 也承认即使他挑战成功,他的研究结论,作为单独的论据,还是不能挑战全球升温这一结论的。

Doug Keenan 的指控对象是气象研究所的主任 Phil Jones 教授,以及美国纽约阿尔伯尼大学(University at Albany in New York)的华裔科学家 Wei-Chyung Wang。在1990年两位科学家和其他5名作者共同在《自然》(Nature)杂志上发表一篇论文,论证在长时间内,都市化对陆地表面气温变化的影响,结论是影响甚微。论文中的数据来自美国、前苏联、澳大利亚东部、以及中国东部。中国东部的气温数据来自美国能源部,由 Wei-Chyung Wang 通过他的一位“中国同事”搜集。

这篇文章在2007年IPCC的全球升温报告中,是一份关键文献,由此引申出的结论是“如果以世纪为时间单位,都市化对地球升温的影响是微小的。”

当许多气候变迁怀疑论者试图索取有关中国气象站历史数据时,Phil Jones 一直拒绝合作。在被盗的电子邮件中,显示他曾和另外一些科学家讨论对策,有些人提议对此置之不理,也有人建议主动反击。

2007年Phil Jones 终于公开了这批数据。拿到数据后,Doug Keenan 称这些来自中国的数据不可靠,其中49个气象站没有其地理位置的历史记录,另有18个地理位置已经发生变化,造成这些数据不可靠,可能不宜用作分析。在2007年8月,他向 Wei-Chyung Wang 所在大学提出正式投诉,同时在另一份学术刊物上发表了以上的指控。在经过调查后,大学否决了 Doug Keenan的投诉,认为没有证据显示 Wei-Chyung Wang 在数据上做假。

Wei-Chyung Wang 为自己辩护的理由,是1990年发表论文时,所有的地理位置数据都是全的,但是现在已找不到了,然而负责搜集数据的中国同事可以“凭记忆”提供大部份气象站的位置。在被盗邮件中,有气候研究所前主任 Tom Wigley 写给 Phil Jones 的信件,其中他对 Wei-Chyung Wei 在数据保存的严谨性上表示了不满,但认为论文发表是,自己是气候研究所主任,最终负责的应该是他自己。

在理顺了事件的前因后果之后,我们可以看到,Doug Keenan 挑战的关键点,是《自然》杂志上这篇关键论文中,来自中国东部气象站的数据也许不能使用,也许IPCC报告中,对都市化在气温变化的影响的结论需要修改。但是单凭这一证据,并不能否定全球升温的结论。在去年年底发表的一份综述中,英国气象局的 David Parker 的结论是,在考虑了新的数据之后,都市化对全球暖化的趋势并无重大影响。

Doug Keenan 的挑战对气候科学家们是一个警醒:当对抗气候变迁成为一项全球政策时,其所涉及的经济资源和政治权力之巨大,使之成为一个极为敏感的领域。此时,严谨的数据处理、公开坦诚的学术讨论,就变得格外重要,否则,气候科学家们将面对失去民众支持的危险。

【2月3日补】本文经过编辑缩短后的版本已经刊登在《成都商报》上。

2 Comments

  1. […] 这两件事情这几天都有了新的进展。《柳叶刀》(Lancet)杂志宣布撤回 Andrew Wakerfield 的那篇论文,理由与GMC纪律委员会提供的相似,指他在搜集数据中有违程序和医学道德。在IPCC和气候研究所方面,《卫报》在头版报道了对Phil Jones拒绝公布数据的指责,IPCC主席 Pachauri 则拒绝就喜马拉雅山脉冰川融化的“误报”道歉。 […]

  2. […] 这两件事情这几天都有了新的进展。《柳叶刀》(Lancet)杂志宣布撤回 Andrew Wakerfield 的那篇论文,理由与GMC纪律委员会提供的相似,指他在搜集数据中有违程序和医学道德。在IPCC和气候研究所方面,《卫报》在头版报道了对Phil Jones拒绝公布数据的指责,IPCC主席 Pachauri 则拒绝就喜马拉雅山脉冰川融化的“误报”道歉。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