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媒体漩涡中的科研

这两件事情这几天都有了新的进展。《柳叶刀》(Lancet)杂志宣布撤回 Andrew Wakerfield 的那篇论文,理由与GMC纪律委员会提供的相似,指他在搜集数据中有违程序和医学道德。在IPCC和气候研究所方面,《卫报》在头版报道了对Phil Jones拒绝公布数据的指责,IPCC主席 Pachauri 则拒绝就喜马拉雅山脉冰川融化的“误报”道歉

南方都市报 南方评论》 这个星期英国出了两则看似不相关的新闻,但其实都体现了科学与媒体的互动,在科学与生活的关系越来越紧密的今天,对科学研究也越来越多地陷入媒体炒作和政治活动的干扰中。

第一则新闻是去年年底“气候门”的延续。英国信息委员会副主任发表一份声明,指称英国东安吉利亚(East Anglia)大学气候研究所违反了《信息公开法》。在去年被黑客盗走的电子邮件中,研究所主任曾发信给同事让他们删除邮件以免遭《信息公开法》查证。

另一则新闻是MMR疫苗风波的延续,英国医学总会(GMC)纪律委员会在经过两年半的调查之后宣布,英国医生韦克菲尔德(Andrew Wakefield)在进行MMR疫苗副作用研究中,违反了采样操作程序并隐瞒了研究基金的来源,称他“不诚实”和“不顾医学道德”

MMR疫苗是麻疹、腮腺炎和风疹的三合一疫苗,在世界各国广为使用。1998年,韦克菲尔德和两位同事研究了MMR疫苗的副作用,但在医学杂志《柳叶刀》上发表的论文中,他们承认并未发现确凿无疑的联系。

但是,韦克菲尔德同时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声称不宜向儿童注射MMR疫苗,而应将三种疫苗分阶段独立注射。因为英国只提供MMR疫苗,这一消息在儿童家长中引起了恐慌,尽管有大量研究说明MMR疫苗没有副作用,各种医疗专家出面澄清,但许多家长还是拒绝给自己的孩子打MMR疫苗,英国的接种率由95%一度降至80%。同时,韦克菲尔德成了一些媒体比如《每日邮报》眼中与体制抗争的英雄而全力支持他。

这一事件过后,一些英国媒体、特别是报道科技新闻的记者编辑们,对自己的科学报道曾做了一番反省。他们认为,新闻记者的惯性,让他们喜欢凡事都援引两方面的观点找平衡,而没有在报道中清晰地表明“科学界的绝大多数”的看法。

在报道全球气候变迁的过程中,绝大多数媒体都接受了“人类活动引起全球升温”的共识,是科学界在经过了几十年的研究、辩论和数据分析之后形成的。但是社会对这一结论的接受,并非如一些人所说,是由环保团体强加于人的,其实反对的声音一直没有中断。于是“气候门”立刻成为一些媒体转向的借口,有些也许只是为了让新闻更有吸引力,有些却可能是出于意识形态的原因。让事情变得复杂的是,在反对气候变迁的声音背后,有着错综复杂的利益集团和政治势力。气候研究所的科学家们不惜违反《信息公开法》,就是因为被不断的信息申请搞得不胜其烦,认为这是有人故意干扰他们正常的科学研究。

绝大部分气候科学家们希望能通过他们的研究,提供明确的证据,推动各国对抗气候变迁。然而,当科学家需要说服公众的时候,也就是他们的角色发生微妙变化的时候———由纯粹的研究者变成了推动者,此时就很容易采取简化论据、强化观点的做法,不相信公众能理解负责的科学观点。这其实和媒体刻意寻找冲突,无视科学界共识的错误是一样的,只是走向了另一个极端。

科学研究的过程,从来都是一个反复争论、不断修正、循序渐进的过程,科学家们之间的辩论,正是对数据和理论不断锤炼的过程。而且在科研领域,从来没有人会说“绝对”、“百分之百”如何,科学结论,总是带有一定程度的不可确定性。说自己掌握了绝对真理,就是一种反科学的态度。

但是公众往往需要确切的回答:MMR疫苗是否“绝对”没有副作用?气候变迁的预测是否“绝对”准确?面对这些问题时,媒体应该尊重科学界的共识,科学家们也需要信任公众具有理解科学证据的能力。

One Comment

  1. […] 原文链接:http://taohuawu.net/2010/02/05/mmr-climate-change-science-reporting/ 2010年2月9日20:01 标签: MMR, 气候变迁, 科研 订阅评论 发表评论 | Trackback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