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八月, 2010:

爱丁堡艺术节:由“边缘”成为主角

经济观察网》整个8月,爱丁堡日日夜夜都热闹非凡。

作为全球最大规模的艺术节,爱丁堡艺术节由多个不同主题、采取不同组织方式、独立进行的艺术节所组成,而原本是小兄弟的边缘艺术节(Edinburgh Fringe)规模越来越大、影响力日盛,可以说已经从“边缘”成为了主角。

边缘艺术节在开办之初,并无特定宗旨和统一的主题,其实就是为了在“外围”(fringe)沾点儿“官方艺术节”即爱丁堡国际艺术节的光。1947 年二战之后的英国,物质和精神生活依然贫乏,为繁荣苏格兰与英国的文化生活,爱丁堡举办了第一届国际艺术节。看到国际艺术节带来的观众和人流,8家剧团决定不请自来,同时举办自己的艺术节,当年还没有任何名字,到第二年才有了“边缘”(或“外围”)的名称。

60多年来,边缘艺术节一直秉承了“边缘”特色,无特定主题、参加艺术节完全靠“不请自到”、无需经过任何筛选,但是其规模却在一年年的扩大,逐渐成为全球最大规模的艺术节。2010年的边缘艺术节共有2453种演出,组织者形容说,如果每天连续看8个小时的演出,所有的演出要花一年时间才能看完。边缘艺术节官方网站的首页上,有一个看上去像是机场公告牌的滚动列表,平均来说,每隔10分钟就至少有10场演出“起飞”。

爱丁堡艺术节的成功,可谓凭借了天时地利人和:艺术节的举办时机,是二战之后文艺活动刚刚复苏之际,行了风气之先,这是天时;夏季的爱丁堡和苏格兰,正是旅游高峰,世界各地的游客众多,这是地利;爱丁堡向来是人文荟萃之地,有着深厚的文化传统,有当地居民的支持捧场,这是人和。

但是边缘艺术节能够在众多艺术节中独领风骚、其锋芒甚至盖过了“老大”爱丁堡国际艺术节,还是有其特别的经验。一方面边缘艺术节的无主题无筛选特色,鼓励了大批不知名的艺术家来这里磨练身手、寻求突破,另一方面无主题无筛选不代表自生自灭,其实边缘艺术节有着相当周密的多层次组织系统。

(更多…)

爱丁堡艺术节2010之三十:Frances Ruffelle: Beneath the Dress (Cabaret)

Frances Ruffelle: Beneath the Dress
Pleasance at Ghillie Dhu
4-30 August, 20:15
****/5

去看演出之前,我对 Frances Ruffelle 没有一点了解,后来才知道她在音乐剧场上原来还是个有名的演员,1985年第一次在伦敦排演音乐剧《悲惨世界》(Les Misérables)英文版的时候,她是剧中的爱潘妮(Eponion),以后还演过《芝加哥》等音乐剧,还在1994年代表英国参加了欧洲电视歌曲大赛。

2010-08-29.Frances Ruffelle Beneath the Dress, Edinburgh Fringe

我去看这场演出,是想看看今年边缘艺术节上流行的cabaret,一种在餐馆或夜总会演出的歌舞演出,这个演出的地点,王子大街西头的 Ghillie Dhu 我还从来没有去过,当然她的节目名称《衣衫之下》(Beneath the Dress)也颇有诱惑力,于是选择了这场演出。

(更多…)

爱丁堡艺术节2010之二十九:音乐歌舞剧《何处寻爱》Reel-to-Real

2010-08-30.Reel To Real at Edinburgh Fringe

Reel-to-Real
Huairou Management and Broadway Asia International
Pleasance Courtyard
4-29 August, 18:00, 1 hour 10 minutes

****/5

《何处寻爱》是由北京怀柔区投资的音乐歌舞剧,故事是一个乏善可陈的老套的百老汇歌舞剧情节,似乎是50年代的纽约,某大亨在决定把他的全部财产给予他的双胞胎儿女中的哪一个之前,让他们俩参加一场长途竞赛,一个往西,一个往东,谁先抵达暂时保密的终点可以获得所有财产。既然已经告诉你是谁投资的,相信你不难猜出比赛终点在哪里。

借着这个框架,剧中加入了许多不同风格的歌舞,不过大部分还是百老汇歌舞常见的形式,还翻唱了多首百老汇歌舞剧中的著名歌曲,比如 Diamond is Girl’s Best Friend――剧中出现了一个玛丽莲•梦露演出的角色;还有 Singing In the Rain,New York New York等等。这一节目的独特之处,是在向电影致敬上,视频投影是演出的重要一部份。不仅仅是在舞台背后的大屏幕上打出与歌舞相衬的影视片段,更有特色的是许多局部视频投影。女主角的梦中情人是《北非谍影》中的里克,于是在可移动的小屏幕上,会打上电影中里克的片段,与舞台上的演员发生“对话”。为表现沿途的异国风情,会让女演员穿着热带服装,骑在“大象”――一块可移动的屏幕上投上大象的视频――走过舞台。

(更多…)

爱丁堡艺术节2010之二十八:Michael Burleigh

2010-08-30.Moral Combat, by Michael Burleigh

Michael Burleigh
The Moral Maze That Was the Second World War
Edinburgh International Book Festival
Friday 27 August, 3:30-4:30pm
***/5

那些政客和将军们,带他们让国家、人民与士兵卷入战争之时,有没有道义上的压力?有没有考虑过战争是否正义?历史学家 、德国二战历史专家 Michael Burleigh 认为答案是肯定的,即使是希特勒也爱大谈人权,只是他嘴里的人权,只有他眼中的高等人种雅利安人才配享用,在他看来,屠杀犹太人、吉普赛人,以及残疾的德国人都可以用维护雅利安人的人权来辩护。

Michael Burleigh 的新作《道义冲突》(Moral Combat)着重讨论的是二战中,各方面临的道义问题。二战可能是“善与恶”最清晰,最没有道义难题的一场世界大战,但是盟军在决策中,依然面临许多道义压力,近年来谈得较多是二战后期盟军对德国大城市和工业中心的战略轰炸,不仅把德国城市炸成瓦砾,还造成大量德国平民的伤亡。或者还可以加上诺曼底战役中的盟军轰炸行动,同样造成大批法国平民伤亡。另一个长期面临“是否正义”挑战的决策是在日本投下两颗原子弹,为什么要向人口集中的城市投?有没有必要投两颗?

(更多…)

爱丁堡艺术节2010之二十七:再现历史 Stephen Poliakoff (爱丁堡图书节)

2010-08-30. Glorious 39, Stephen Poliakoff

Stephen Poliakoff
Dipping into Britain’s Shadowy Wartime Past
Edinburgh International Book Festival
Monday 23 August, 8:30-9:30pm
***/5

我起先不明白电影电视导演 Stephen Poliakoff 为什么出现在爱丁堡图书节,难道他也开始写小说或是自传了?后来去看他签售处旁边的书架,才想到他是一直是自编自导型的电影人,几乎所有的电影电视作品都出了剧本,还包括舞台剧的剧本。

Stephen Poliakoff 是我喜欢的导演,他是以编导舞台剧出身,然后转移到电影电视的编导上,电影拍得不多,相比之下也不如他的电视剧成功。他的几部电视剧作品:Shooting the Past (1999)、Perfect Strangers (2001)、The Lost Prince (2003)、Friends and Crocodiles (2006)、Gideon’s Daughter (2006)、Joe’s Palace (2007)等都获得了很高的评价,他最出名的电影可能是Close My Eyes (1991)和去年公映的 Glorious 39 (2009)。

讲座中谈到了他对英国历史,特别是一战二战之间的历史的钟爱,图书节请他来,是让他参加“重写20世纪历史”这一主题的讨论。Glorious 39 就是这一主题的片子,以二战前夕(1939)英国上流社会与德国媾和的阴谋为主题,拍成了一部政治悬疑片。他对这一题材感兴趣,与他的家庭背景有关。他的父亲是从俄罗斯移民出来的犹太人,如果1939年英国与德国媾和,或者不列颠空战失败,德国占领英国,那用他的话说“我都不知道我还在不在”,英国能在德国进攻面前挺下来,实在是很幸运的事――我已经听过好几个历史学家这么说过了。

(更多…)

爱丁堡艺术节2010之二十六:出版业的未来 The Future of Publishing

The Future of Publishing
Digital Evolution – 21st Century Books
Edinburgh International Book Festival
Monday 23 August, 6:45-7:45pm
***/5

这是由 Publishing Scotland 主办的活动,请来了两位在数字出版前沿的人士,与上次《伦敦书评》主办的《图书的未来》不同,这两位对数字出版都充满信心,并且已经有了一定的成功尝试。

Peter Collingridge 曾在爱丁堡的一家独立出版社 Cannongate 工作后,以后他参与创办了 Enhanced Editions,一家专门制作“增强版”电子图书的公司,他们的项目包括为 iPhone 制作的增强体验型图书版本,比如让文字和朗读同步,把图书分割成便于使用便携式阅读的小块,并通过社会媒体推广和鼓励读者参与讨论等等。

Dave Nougarede 的公司 Heavy Entertainment 是专门制作有声书的公司,每年制作超过250部以上。

(更多…)

爱丁堡艺术节2010之二十五:Joseph Stiglitz (爱丁堡图书节)

2010-08-29.Freefall, by Joseph Stiglitz
Joseph Stiglitz
What Comes After the Global Economic Crisis?
Edinburgh Book Festival
Saturday 21 August, 6:30-7:30pm
****/5

诺贝尔经济奖获得者 Joseph Stiglitz 是本次图书节的明星之一,他的讲座被安排在最大的帐篷,座无虚席,图书节的几座大帐篷都有赞助商,这座是由苏格兰皇家银行RBS赞助。讲座进行到一半时,几个年轻人从后门涌入,走上过道散发传单(散发的动作太规矩了,我都拿不到他们的传单,后来才知道是同时在爱丁堡城外RBS总部外宿营示威的抗议人士),领头人一个大学生模样的小姑娘还上台和他握手,当她准备上台“占用大家两分钟时间”发布演讲之时,却被观众中部份不满讲座被打断的人士喊着“Out! Out!”被轰走了。Joseph Stiglitz 演讲被打断,倒是很谈定,等示威者走了,他可以重新开始时,他笑道:“在一个由RBS赞助的帐篷里发言,确实有种讽刺的意味。”

他说这句话的原因是他的讲座主题还是继续揭批金融银行业。他是来宣传他的新书 Freefall 的,这几年有关金融海啸的书已经出了不少,他的这本不是讨论金融海啸为什么会发生,而是金融海啸之后该怎么办。他的观点是金融银行业并没有从这次“濒死体验”中吸取教训,开出的药方并不能根治金融银行业存在的问题,美国的情况比英国还严重。政府的第一轮注资措施已经到期,要再进行新的一轮注资已无能为力,而市场校正远未完成。

(更多…)

爱丁堡艺术节2010之二十四:古典吉它 Chitarra Virtuosa

2010-08-20. Fringe Venue Valvonia & Crolla

Chitarra Virtuosa
Luca Villani
Valvona & Crolla, 19 Elm Row
16-22 August
***/5

我来到这个演出场地的门口,街上一溜的商店,从左至右:三明治店、邮局、食品店、博彩点、烤肉店……,没有一家看上去是演出场所?从右至左,还是那几家店,看地图明明写的是这里。看到第三遍,我才看到眼前这家有着奇怪名字的 Valvona & Crolla 食品店橱窗上,还挂着 Fringe Venue 67的牌子,进去发现这是一家专卖高级稀罕食品(也就是英国城市中产钟爱的所谓“大陆食品”continental produce)的商店,左边是一溜到顶的老式货架,右边是雅致的玻璃柜台,但还是没有演出场地的迹象,只有头顶的一块小牌子“场地请进”才让我确认没有进错门。一直走到商店最后面,再拐个弯,才发现站着两人,询问是否来对地方确认无误后,才让进入旁边一个小门,上楼梯,拐弯后一道门,一个年轻女子问我要不要叫一杯葡萄酒,才知道终于到了演出场地。

习惯了边缘艺术节的简陋场地,这个房间顿时让人觉得高雅了,至少有真正的空调,而不是轰隆隆的临时安装的吹风机;房间一侧的舞台虽然很小,但至少像是固定的木质舞台,而不是光秃秃的金属脚手架。古典吉它演奏怎么也的有点与之相衬的环境吧,美中不足的是整个房间被黑布包围起来,没有窗子,所有的注意力只能集中在吉它手身上了。

(更多…)

爱丁堡艺术节2010之二十三:Tabú

2010-08-29 Tabu, by Nonfit State Circus

Tabú
Nofit State Circus
The Big Top, Shrub Place, Leith Walk
4-29 August, 15:00, 17:00, 20:00
****/5

去看这个名为 Tabú 的杂技演出,得到的是一场惊喜。第一次看“现代杂技”演出,很为演出团体 Nofit State Circus 的创意和节目包装所折服。这个演出结合了惊险技巧、梦幻般的气氛和街头演出的无拘无束,提供了一台真的可以说是“全方位”的娱乐节目。

进入演出场地的圆顶帐篷(比中国杂技团的帐篷小很多),里面没有座位,观众站在帐篷中央的一块地方,被两边从帐篷顶垂下的黑色幕布包围,可以自由走动,还可以到角落的酒吧和纪念品商店买东西。临近演出,有穿着表演服装的演员在观众之间走来走去和观众打趣做游戏,有些明显穿着加强的背心。

演出开始了,一个低沉的女生说“I promise I will be bad…”,暗示出演出的风格,在现代音乐的背景中,一侧的黑色幕布上出现了三个倒挂平衡在绸带上的女演员的剪影,两边的黑色幕布忽然拉开,当观众的注意力集中在这些挂在绸带上的女演员身上时,头顶上忽然一个秋千荡下来,挂着一个白衣白裙的女演员,开始一套秋千表演。等到观众有机会喘一口气,会发现帐篷一角有一个现场演出的舞台,台上的乐队(有键盘、萨克斯管等,还有和声)在演出期间一直在提供配乐,制造气氛。

贯穿演出的是一个男声的画外音讲一个梦境和潜意识的故事,他到底在说什么其实可以不理,但确实把演出串了起来,而且和音乐一起,维持了一种悬疑和梦幻的气氛。

(更多…)

爱丁堡艺术节2010之二十二:生活中的哲学答案 A.C. Grayling (爱丁堡图书节)

2010-08-28. Thinking Of Answers, AC Grayling

A C Grayling
Free Thinking From One of Britain’s Leading Philosophers
Edinburgh International Book Festival
Saturday 21 August, 4:30-5:30pm

***/5

我低估了 AC Grayling 的受欢迎程度,以为他只是在小众圈子里出名,没想到他还是个大众哲学家,爱丁堡图书节上最大的帐篷,约400个座位坐得满满的。主持人是 Sheena McDonald,苏格兰的电视电台主持人,在2003年反映布朗布莱尔“君子交易”的电视电影 The Deal 中还有她这个角色,作为布朗班子中的一员。

我有一本他的 Liberty in the Age of Terror,但是 AC Grayling 今年来介绍的是他的新书 Thinking of Answers: Questions in the Philosophy of Everyday Life。可以看出他是个非常健谈的人,你会觉得他大概可以这样不停地侃上几个钟头,他不仅思维敏捷,而且可以在不知不觉转换话题,有时候让人跟不上。这也是我觉得他的讲座存在的问题,他几乎是沉醉在自己的世界中了,思绪犹如绸带在风中飘扬,观众只能吃力地试图抓住尾巴,如果有些地方速度能降下来就更好了。

(更多…)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