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英国快照

简短地观察文章

周末邮筒 Queen’s View, Loch Tummel

上次说到苏格兰小镇皮特洛赫利( Pitlochry)火车站里有一个乔治五世(George V)时期即1910-1936年铸造的小型邮筒,绑在站台天桥的柱子上。皮特洛赫利坐落在塔姆尔河边(River Tummel),小镇边还有一座水坝,沿着塔姆尔河边的公路往上走约10公里左右是另一座水坝(苏格兰高地的水坝很多),水坝后面就是塔姆尔湖(Loch Tummel)了。

从这里继续开车沿着蜿蜒起伏又狭窄的乡村公路继续前行,不久就到了一个叫“女王观景点”(Queen’s View)的地方。虽然地处偏僻,这里的旅游设施还挺齐全,在访客中心外墙上,有一座嵌入式邮筒,筒身设计很典型,应该是在伊丽莎白二世期间,也就是1952年后安装的。

(更多…)

乡村小屋:从穷人家到抢手房

上次提到英国的国家托管会(National Trust)拥有4500处住宅对外出租,这些房产大部分是“乡村小屋”(cottage)。这个翻译还算恰当,但不完全准确。它通常会让人联想到两个特征,一个是地处乡村,另一个是个头小,然而随着时代的发展,这个词所指的房屋在形式上发生了改变。

提起cottage,我们马上想到的是这样的地方。摄于北威尔士的LLanrwst。
(更多…)

周末邮筒 Pitlochry Station, Scotland

苏格兰小镇皮特洛赫利(Pitlochry)火车站站台上的邮筒,正面的GR说明是在乔治五世(George V)时期即1910-1936年铸造的。 这种弧顶的邮筒很少见,邮筒很小,只适合投信,所以在投信口上还铸着“仅限信件”(letters only)的字样。这种邮筒原来可能是装在一个竖立在地面的柱子顶端的,就像一盏矮小的路灯一样,但是在这里被绑在了站台上的铁柱上。

(更多…)

春天不会停顿

英国“封城”期间,除了“关键岗位”员工外,居民必须在“有必要”时才能外出,例如锻炼或是购物。这些天来,家门外马路上车辆稀疏,但行人还是不少,上下班的行色匆匆不再,代之以悠闲的踱步或慢跑。大家的行为习惯似乎也在改变,路上见到熟人不再低声寒暄,而是隔着老远大声对聊。

(更多…)

梦里芬芳(5月25-28日)

每年的4-5月份,正是英国鲜花盛开的季节。今年由于新冠病毒肺炎,所有对外开放的花园都关闭了,野外的鲜花,稍远一点的,也没法去看。我决定每天发一两张过去几年同一天拍摄的鲜花照片——#blossom in my memory (card)。

苏格兰从5月29日开始逐步解除封禁,所以这是最后一篇。

(更多…)

梦里芬芳(5月21-24日)

每年的4-5月份,正是英国鲜花盛开的季节。今年由于新冠病毒肺炎,所有对外开放的花园都关闭了,野外的鲜花,稍远一点的,也没法去看。我决定每天发一两张过去几年同一天拍摄的鲜花照片——#blossom in my memory (card)。

(更多…)

梦里芬芳(5月18-20日)

每年的4-5月份,正是英国鲜花盛开的季节。今年由于新冠病毒肺炎,所有对外开放的花园都关闭了,野外的鲜花,稍远一点的,也没法去看。我决定每天发一两张过去几年同一天拍摄的鲜花照片——#blossom in my memory (card)。

(更多…)

梦里芬芳(5月15-17日)

每年的4-5月份,正是英国鲜花盛开的季节。今年由于新冠病毒肺炎,所有对外开放的花园都关闭了,野外的鲜花,稍远一点的,也没法去看。我决定每天发一两张过去几年同一天拍摄的鲜花照片——#blossom in my memory (card)。

(更多…)

梦里芬芳(5月11-14日)

每年的4-5月份,正是英国鲜花盛开的季节。今年由于新冠病毒肺炎,所有对外开放的花园都关闭了,野外的鲜花,稍远一点的,也没法去看。我决定每天发一两张过去几年同一天拍摄的鲜花照片——#blossom in my memory (card)。

(更多…)

梦里芬芳(5月7-10日)

每年的4-5月份,正是英国鲜花盛开的季节。今年由于新冠病毒肺炎,所有对外开放的花园都关闭了,野外的鲜花,稍远一点的,也没法去看。我决定每天发一两张过去几年同一天拍摄的鲜花照片——#blossom in my memory (card)。

(更多…)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