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爱丁堡 Edinburgh

有关爱丁堡的文章

怀念浅黄色的路灯

几年前,我们刚搬到这个街区的时候,街上的路灯是高压钠灯,傍晚刚亮起来时,灯光昏暗,慢慢才变成明亮的浅黄色。在我的记忆中,路灯发出的光线,总是带着黄色,小时候的路灯还没用上高压钠灯,光线是暗淡的黄色,使得我对过去夜晚街道的记忆永远是昏黄的,以后高压钠灯逐渐普及,路灯更加明亮,但是发出的仍然是一种温暖的黄色光线。夜晚的光线是黄色的,这已经深植在我的意识中。

(更多…)

条条大路都有号

几年前常开车常常经过的高速公路:从M56到M6

几年前,我经常需要在英格兰切斯特(Chester)和苏格兰的爱丁堡(Edinburgh)之间开车往返,切斯特位于利物浦南边,离威尔士不远。从切斯特开车到爱丁堡,行程约400公里,我要先出城上A55公路,然后上M56高速公路,在离曼彻斯特不远处转上M6这条英格兰中西部的南北大动脉,一路向北开到M6尽头,此时高速公路变成了A74(M),进入苏格兰,下高速后在A702公路上再开一个钟头,转上爱丁堡的环城公路A720,算是抵达终点了。

(更多…)

环英自行车赛2021

2021年环英自行车赛第7站在9月11日抵达爱丁堡,这一站的起点是苏格兰边区(Scottish Borders)的Hawick,终点是爱丁堡市中心女王行宫边的Holyrood Park。

终点就在左边的临时看台后面。
(更多…)

讲苏格兰的故事

今年的爱丁堡图书节场地是爱丁堡艺术学院

自1983年首次举办以来,图书节已经成为每年八月爱丁堡最让人期待的文化活动之一。去年的图书节改成完全在网上举行,今年采用的是混合方式,全部节目都可以在网上观看,但是部分节目也有现场观众。举办地点从往年的夏洛特广场搬到了位于旧城的爱丁堡艺术学院(Edinburgh College of Art),“中心场地”是艺术学院内的大庭院,观众游人可随意出入,还可以通过场地大屏幕观看正在进行的节目。

(更多…)

疫情小说

Ali Smith在今年爱丁堡图书节上的节目

写这篇文章的时候,今年爱丁堡图书节的节目单尚未公布。在最近公布的的节目单中,有Ali Smith,她的节目在8月26日

去年由于疫情封城的影响,爱丁堡国际图书节先是宣布取消,后来改为在网上举行。在某种程度上,改在网上直播节目让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图书节有了更多的参加者,世界各地的爱书之人不仅可以在家中收看,而且还完全免费。

(更多…)

植物园与英国殖民史

爱丁堡皇家植物园内的杜鹃花

春暖花开之际,爱丁堡的皇家植物园是一个好去处。那里有许多品种的杜鹃,每年四五月份正是花色缤纷之际。前几天去植物园时,看到了一块以前没怎么注意的信息牌,介绍园内的“杜鹃小径”,称苏格兰的四座国立植物园内,共培育有700多种杜鹃,约为世界上所有杜鹃花种类的七成。信息牌并不避讳这些杜鹃花最早都是由英国植物收藏家从喜马拉雅山区采集带回的,还有一张乔治·福里斯特(George Forrest)的照片。

(更多…)

早春之喜,暖春之忧

据说这是爱丁堡每年最早开花的樱花树

三月下旬的一天,我在社交媒体上看到一个名为“关注爱丁堡”的账号发了一张当天拍摄的照片:一棵看来有一定树龄的樱花树上,缀满了刚刚开放的白色花朵,讨论区有不少人说这是爱丁堡每年最早开花的一棵樱花树。在接下来的几天中,陆续看到爱丁堡其他地方樱花盛开的照片,进入4月份,市中心王子大街一侧的粉色樱花也开始绽放。

(更多…)

邮筒的争议与变身

Postboxes on Hanover Street of Edinburgh

1952年英国国王乔治六世去世,儿女伊丽莎白即位,成为伊丽莎白二世女王。为了庆祝女王登基,英国新铸了一批邮筒到各地安装,这本是惯例,没有什么出格的地方,没想到在苏格兰却掀起了轩然大波,甚至出现了暴力事件。

(更多…)

周末邮筒 Cramond, Edinburgh

Cramond村里的邮筒和电话亭。Cramond, Edinburgh

爱丁堡西北角的Cramond村,其实已经是城市的一部分,但街道依然保留着乡村风范。这座墙上的邮筒上铸有VR字样,即为维多利亚时代铸造。

(更多…)

光芒如初的爱丁堡图书节

往年的八月是爱丁堡最繁忙的时节,好几个艺术节同时进行,市中心的大街小巷、桥下公园到处熙熙攘攘,市民、游客、街头艺人、演员、艺术家摩肩接踵。今年此时的爱丁堡却格外安静,四月初爱丁堡艺术节组委会便宣布取消今年的几大艺术节,夏天的游客数量也大幅度减少。

这几年我参加最多的,是爱丁堡国际图书节,亲眼目睹其规模越来越大,逐渐从主场地、新城的夏洛特广场扩展到附近的乔治大街上。听到图书节被取消的消息,虽不惊讶,但仍感失落。

(更多…)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