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爱丁堡

花园笔记(3)樱桃

你见过穿衣服的樱桃树吗?

家门口的那颗樱桃树是我们让来帮我们整理花园的工头选的,当时对樱桃树一无所知,乐得让他操办。但其实他也不懂,只是从附近的苗圃买了一棵回来,也没个名字,所以到现在我们也不知道这棵樱桃树是什么品种。

但是他确实买了棵壮实的树苗,头年冬天种下去,春天就开花了,还结了几个樱桃。第二年枝繁叶茂,结了几十个樱桃,虽然个头尚小,树干却也日渐粗壮起来。

樱花开放
(更多…)

花园笔记(2)辣椒

过去一直以为只有天气炎热的地方才种得出特别辣的辣椒,真的是这样吗?

尝试

去年从附近Homebase门口“捡”了一棵辣椒苗,是英国常见的Jalapeno。可是不久就得了病,不得不采用极端办法,剪掉所有叶子,后来终于活回来了,可是秋天也到了,奉献了几个指甲盖大的辣椒。

去年的Jalapeno
(更多…)

花园笔记(1)覆盆子 Raspberry

前记

想在这里的花园里种点东西,第一个问题总是:“在苏格兰这么冷的地方种,合适吗?”其实在苏格兰的花园里能种很多东西。我们原来对花园有点规划但是动作缓慢,去年初疫情爆发封城,推了我们一把,开始认真地动手实践了。回想起来,有不少经历值得记录下来给自己和朋友们看看。

(更多…)

讲苏格兰的故事

今年的爱丁堡图书节场地是爱丁堡艺术学院

自1983年首次举办以来,图书节已经成为每年八月爱丁堡最让人期待的文化活动之一。去年的图书节改成完全在网上举行,今年采用的是混合方式,全部节目都可以在网上观看,但是部分节目也有现场观众。举办地点从往年的夏洛特广场搬到了位于旧城的爱丁堡艺术学院(Edinburgh College of Art),“中心场地”是艺术学院内的大庭院,观众游人可随意出入,还可以通过场地大屏幕观看正在进行的节目。

(更多…)

周末邮筒——墙上的邮筒

英国的邮筒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嵌墙式的。根据邮筒上的皇室代码(royal cypher)可以估计邮筒铸造的年代,然后再看邮筒嵌入的这面墙,有时不免猜测:这堵墙的年龄比这个邮筒还大吗?

(更多…)

周末邮筒 Edinburgh and Halifax

各个时期的英国邮筒,都会在筒身上铸上(近期是印上)当时君主的缩写,称为“皇室代码”(royal cypher),最早为VR,然后是EVIIR、GR、EVIIIR、GVIR,现在是EIIR,代表伊丽莎白二世(Queen Elizabeth II),一般还同时配一个皇冠。在维多利亚时代铸造的邮筒中,曾经有一批是没有任何代码或皇冠的,但是很快就改正了。

爱丁堡Waverley火车站候车室内的邮筒

但是在苏格兰,你会发现许多邮筒身上只有一个皇冠,没有皇家代码。这是怎么回事呢?

(更多…)

梦里芬芳(4月16-19日)

每年的4-5月份,正是英国鲜花盛开的季节。今年由于新冠病毒肺炎,所有对外开放的花园都关闭了,野外的鲜花,稍远一点的,也没法去看。我决定每天发一两张过去几年同一天拍摄的鲜花照片——#blossom in my memory (card)。

(更多…)

梦里芬芳(4月13-15日)

每年的4-5月份,正是英国鲜花盛开的季节。今年由于新冠病毒肺炎,所有对外开放的花园都关闭了,野外的鲜花,稍远一点的,也没法去看。我决定每天发一两张过去几年同一天拍摄的鲜花照片——#blossom in my memory (card)。

(更多…)

梦里芬芳(4月9-12日)

每年的4-5月份,正是英国鲜花盛开的季节。今年由于新冠病毒肺炎,所有对外开放的花园都关闭了,野外的鲜花,稍远一点的,也没法去看。我决定每天发一两张过去几年同一天拍摄的鲜花照片——blossom in my memory (card)。

(更多…)

梦里芬芳(4月6-8日)

Prince Street Garden, Edinburgh

每年的4-5月份,正是英国鲜花盛开的季节。今年由于新冠病毒肺炎,所有对外开放的花园都关闭了,野外的鲜花,稍远一点的,也没法去看。我决定每天发一两张过去几年同一天拍摄的鲜花照片——blossom in my memory (card)。

(更多…)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