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目击英银行高管听证会

2009-02-10exbankchief

目击英银行高管听证会

这是2009年2月10、11日两场英国下议院财政委员会听证会的观察和分析报告。为《经济观察网》所写。

目击英银行高管听证会 上

目击英银行高管听证会 下


(一)2009年2月10日听证会

“今天把你们叫来,不是为了当众羞辱你们,而是为了弄清到底为什么会发生金融风暴。”

在2月9日英国下议院财政委员会举行的听证会上,一位议员对前来作证的前银行高管们如是说。但是在现场旁听、在电视上收看直播的英国公众那里,相信有不少人暗中恨不得把这些人吊起来抽几鞭子――这些高管们不仅整垮了自己的银行、套牢纳税人的注资、造成大批人失业、临走前还没忘记给自己安排丰厚的工资奖金养老金--羞辱他们一顿大概只会赢得一片叫好声。但是负责拷问这些前银行高管的议员们,却发现自己手中的鞭子像是丝做的,想要把人打疼认错,还真不容易。

当天被召来作证的,是来自在金融风暴中受灾最严重的两家英国银行:一家是皇家苏格兰银行(RBS),它去年损失 240亿英镑,接受政府注资后,纳税人已经占有该行约58%的股份;另一家苏格兰银行-哈里法克斯银行(HBOS)在去年9月则几乎倒闭,在政府撮合下,被劳埃德-TSB银行(Llyods TSB)兼并,在接受政府注资后纳税人将有可能占有该行约43%的股份。两家银行的董事会主席和CEO都被迫辞职,今天前来作证的,就是这四位前银行高管。

由于证人身份的重要性,这场听证会受到极大关注。BBC和Sky 的新闻频道同时取消正常节目,全程直播这次时常超过3小时的听证会。听证会一开始是四位前银行高管依次对金融风暴造成的损失做出“深刻的”、“毫无保留的 ”道歉。但在这些“道歉”之后的的3个小时中,这些人却在不断地为自己辩解,承认“错误”却拒绝“责任”。听证会上的议员大概和电视屏幕前的观众一样烦闷,他们试图从银行的决策过程、董事会组成、高管的银行资历、银行与监管当局的关系、银行与信用评级机构的关系等多方面打开缺口,虽然有些问题的确切中要害,从而迫使这四位前银行高管承认了一些“失误”。但最终结果却却依然是——既未能让这些前高管全面地承担责任,又未能找到让这些银行家做出灾难性决策的深层原因。

RBS 前董事会主席 Tom McKillop 承认,RBS 2007年购入荷兰银行(ABN Amro)的决定是“非常糟糕的失误”。当时信贷危机已经开始,北岩银行(Northen Rock)已经发生挤提,然而 RBS 依然固执地继续给自己做套。RBS 前CEO Fred Goodwin 前几年一直在通过融资兼并扩张地盘,到荷兰银行时终于失手,这一单就损失至少100亿英镑。Goodwin 和 McKillop 都说:没有预料到国际货币市场萎缩得如此之快,当 RBS 想收手时已经来不及了。两人又反复强调,当时兼并荷兰银行的决策是经过了董事会多次讨论和严谨细致的分析的。一句话——计划赶不上变化,而我们的计划当时并没有错。

HBOS 的两位前高管承认,HBOS一方面在房地产贷款市场上份额过高,另一方面过于依赖从国际货币市场融资。然而在金融风暴到来之前,银行高层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并开始部署减少在商业用房贷款的份额,但金融风暴来得过快过猛,打乱了银行的撤退部署。他们坚决否认银行高层犯下了冒进的错误,一直在强调是金融风暴没有给予足够的时间让银行进行调整。

不过通过议员们的唇枪舌剑,人们还是得到了一些有价值的信息。HBOS 前 CEO Andy Hornby 承认:近年来金融业通行的巨额奖金奖励的做法,是个错误,鼓励的是冒险的短期行为而不是审慎的长期投资。议员们接着问:那些复杂的金融衍生工具,几位银行高管能不能看得懂?四个人的回答是截然相反的:HBOS 前主席 Lord Dennis Stevenson 回答能看懂,但 RBS 的 Goodman 和 McKillop 却承认——看不懂。讽刺的是,不管懂还是不懂,两家银行都深陷其中。

这四位前银行高管为自己的开脱,让他们的开场白“毫无保留的道歉”显得十分空洞。也许他们真的为自己造成的烂摊子感到抱歉,但是从他们在今天听证会上的表现来看,他们抱歉的只是金融风暴的后果,而不是在金融风暴中他们自身的责任。

即使把个人负责这个问题放在一边,改而探讨到底是什么深层原因导致发生这样灾难性的失误,议员们的提问也未能问出个究竟。四位前高管都不是银行家出身,是否这让他们更容易追求效益而轻视审慎?银行董事会中的非执行董事许多也不是银行家,是否无法有效地推敲银行战略?银行与金融监管局之间联系是否不够畅通或过于亲密,导致监管当局无法有效监督?银行是否过于依赖信用评级机构,或者干脆以信用评级作为挡箭牌,给自己的冒进决策做借口?如果能给这些问题找到答案,那么至少可以给予银行业未来的发展提供有益的经验教训。可惜在今天的听证会上,这些前银行高管们花了太多时间打太极拳为自己辩护开脱,却没能对公众做出深刻的自我剖析。

(二)2009年2月11日听证会

金融风暴的爆发,让英国公众对银行体系产生许多疑问、对金融界高层则更多是愤怒。然而银行高管无需公开露面,能够对他们进行面对面质询的唯一场合,只有英国下议院财政委员会的听证会。星期二委员会召集了两家损失最重的英国银行的前高管进行质询,星期三就轮到几家英国最大银行的现任高管。与星期二的“批斗会” 不同,这场听证会没有那么强烈的戏剧性,但对今后银行体系的发展有着同样重要的意义。

首先我们第一次有机会亲自从银行高管口中,确认英国最大的几家银行在金融风暴中的受损情况和承受能力。英国各大银行在金融风暴中不同程度地遭受损失,股价跌幅从40%到90%以上不等,但是其中汇丰银行(HSBC)和Abbey银行目前状态最好,都没有要求政府注资或向股东融资,也没有申请政府的特别流动资金计划等银行援助项目。劳埃德-TSB银行(Lloyds TSB)在兼并苏格兰银行-哈里法克斯(HBOS)之前也不需要政府注资。以上三家是在金融风暴中表现最好的银行,虽然原因各不相同,但都有自身资本雄厚的优势。巴克利银行 (Barclays)的 CEO John Valkeys 也确认没有向政府申请注资――但立刻被指不过是“没有向英国政府申请注资”,而是向中东石油富国伸手。在金融风暴中几乎沉没的是皇家苏格兰银行(RBS) 和苏格兰银行-哈里法克斯(HBOS),两家分别接受政府200亿和170亿英镑注资,HBOS已经被Lloyds TSB兼并。RBS和HBOS高管都被迫辞职,已经在星期二被议员们拷问了一番。

今天现身听证会的5位高管分别代表以上5家银行,他们或者因为银行业绩相对较好,或者因为刚刚上任,不需要为自己做太多辩解,所以可以花更多时间探讨金融政策和管理架构等根本性问题,最重要的结果是让公众了解了金融界对奖金文化和风险管理的看法。

金融业的“奖金文化”,即用巨额奖金鼓励追求短期高回报的体系,过去几年,少数高层和明星经纪接受天文数字奖金已经成为常态。但公众无法理解的是,在金融风暴后,银行依然准备发奖金。事源RBS透露,已准备10亿英镑资金用于发放奖金,遭到多方的谴责。纳税人不仅要承担经济危机的后果,还要为金融风暴的“罪人”之一,银行高管发奖金,公众实在无法接受。但RBS则称许多员工和承包商的奖金,当初是写入了合同中的,如果不发将会受到追究――据一些律师说也确实有人会为了拿到奖金不惜上法庭。听证会上合并后的劳埃德银行(Lloyds) CEO Eric Daniels 对此做了很好的解释:英国银行销售部门普通员工的平均年薪不过1万7千英镑,奖金也不过1千英镑,这些员工如果完成指标是应该给发奖金的。但是对于银行高管和投资部门的经理人,听证会上的几位银行高管都承认,目前的奖金结构需要改变,以奖金刺激短期回报的做法,是金融风暴的成因之一。银行高管的奖金,不仅需要降低,并以股份代替现金,而且还需要引进“回溯”(retrospection)机制,对过去的决策失败负责。

另一个热门话题是金融业的风险管理机制。在星期二的听证会前,一位曾担任HBOS风险管理经理的前雇员向议员通报,称2004年他已经向HBOS高层发出警告,称银行的扩张速度过快,然而HBOS高层不仅不听他的警告,还找个借口把他解雇了。在金融风暴中受害最深的RBS和HBOS都是在风险管理上遭人诟病的。不过HSBC英国分部总经理 Paul Thurston 强调,不是所有的银行都像 RBS和HBOS那样冒进。Abbey 银行在2004年被西班牙银行集团 Santander 收购,在听证会上Abbey CEO Antonio Horte-Osorio 则指出,西班牙银行体系与其它西方国家不同,对资金储备的要求高很多,当金融风暴袭来时有较强的抵抗力。

这几位现任银行高管的表现,可以说让英国公众对他们的决心和能力有了一点点信心。然而他们对经济危机的看法却让人沮丧――因为他们的共识是,金融风暴或许已经过去,但是英国经济尚未走到谷底。

2 Comments

  1. […] 我为《经济观察网》写了两篇文章,观察分析这两场听证会。 […]

  2. call说道:

    1.银行家是由一些自私自利,性格刚愎自用的人组成的?他们设计的金融衍生品只是仅仅通过数学计算就拿来实施,并没有通过大型计算机试算最终结果,导致设计严重失误,酿成大祸,特别是没有阀门机制,最终不能急刹车。看来不能仅仅通过童子军测试,而应该用“铁人”测试选拔用人。
    2.高奖金政策要重新审视其利弊,在人的头脑中只要有了趋利机制,道德机制就会失效。

桃花坞 » 金融风暴 秋后算帐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