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英国人的快乐奥运

伦敦奥运会在中国引起最大反应的,当属刘翔在110米栏预赛中未跨过一栏就受伤退赛的事件,不少人同情刘翔,也有不少人谩骂嘲讽刘翔,这些极端剧烈的反应不仅仅只出现在网上,连第二天的报纸都有在没有任何根据的情况下,用“表演”等字眼来骂刘翔的,纷纷扰扰之后,似乎又再次定调在赞扬刘翔的精神勇气上了。总之本来是一件不幸的体育意外,却以飞快的速度变成了一件需要找出政治或是精神根源的国民事件。

其实类似刘翔大倒热灶的事件,也发生在了英国代表团身上。英国的自行车选手马克•卡文迪许(Mark Cavendish)曾是夺得本届奥运英国第一块金牌的大热门。卡文迪许是一名杰出的冲刺手,在伦敦奥运会前一星期,刚刚在环法自行车赛最后一站巴黎香榭丽舍大道上的冲刺中胜出,被法国《队报》评为环法历史上“最伟大的冲刺手”。奥运会男子公路自行车赛上,他是英国队的主将,辅助他的四名队友中,有刚刚获得环法自行车赛冠亚军的维金斯(Bradley Wiggins)和弗罗姆(Chris Froome)等人,是响当当的金牌阵容。卡文迪许自己对这块金牌也志在必得,花了一年时间调整体型,减轻体重,不息牺牲冲刺速度来换取一点爬坡能力。几乎所有人都认为这块金牌已是囊中之物,伦敦奥运组委会为了让东道主第一天就得到金牌,还把这场比赛移到了开幕后正式比赛的第一天。

比赛结果令英国人大失所望,卡文迪许不仅没有拿到金牌,连奖牌都没沾上,他的金牌队友实力虽强,却无法确保比赛以集团冲刺的方式结束,最后是比赛中突前的几名车手拿到了奖牌。

事后有体育评论员分析说本届奥运会的公路赛条件本来就不适合卡文迪许云云,但是在所有英国媒体上,除了对结果失望外,没有人责怪卡文迪许和他的队友,没有讽刺谩骂言论。唯一一次有火药味的采访发生在比赛刚刚结束后,BBC记者问卡文迪许“是不是和环法自行车赛后的疲倦有关?”被他抢白了一顿:“能不能少问这种傻问题?你懂自行车比赛吗?”

英国人绝对是在乎金牌的,在卡文迪许失利之后的几天内,英国代表团在赛艇和游泳上获得了银牌和铜牌,但一直没有金牌入帐,于是媒体和观众都处于一种焦灼不安还要故作镇定的状态下,终于在奥运开始后的第5天,小报媒体已经快绷不住的时候,卡文迪许的队友维金斯在公路自行车计时赛上获胜,为英国赢得了第一枚金牌。英国在长舒一口气之后爆发出的热情激动是很不符合人们对英国人性格的想像的。

虽然在乎金牌,但有英国人很值得赞扬的一点是他们一般不会责怪任何没有拿到金牌的运动员。英国代表团在伦敦奥运会上表现出色,但还是有相当多发挥失常或是技不如人的选手,在北京奥运会上连夺女子400米和800米自由泳金牌的英国选手阿德灵顿(Rebecca Adlington),以大热门姿态参加伦敦奥运会,结果仅能拿到两块铜牌;跆拳道世界冠军、北京奥运银牌获得者斯蒂文逊(Sarah Stevenson)在第一轮即被淘汰。这些选手在赛后都表示了一定程度的自责,但却没有来自观众或是媒体的责难。有人因为在推特上说英国跳水选手戴利(Tom Daley)未获奖牌对不起他去世的父亲而被警方拘捕,这种事情因为少见所以反而成了新闻。英国男子双人双桨赛艇选手在决赛中失利丢掉了金牌,在赛后采访中两个大男人哭着说“对不起支持我们的人,我们让所有人失望了”,BBC记者立刻安慰道“你们没有对不起任何人”。

伦敦奥运开幕前的一则新闻说根据民意调查,大部份英国人都不关心奥运。确实过去几年许多英国人都爱说奥运和自己没关系,但是在奥运开幕前的一星期内,至少在整个伦敦,气氛就转过来了,英国人会自嘲说自己“总是最后一秒钟才想通其实还是想参加派对的”。应该说英国人对奥运的态度没有什么与众不同之处,都会兴奋地融入奥运气氛中,都会一下子成为冷门项目的专家,都会殷切期待自己的国家获得更多金牌,都会时时和那些被看作是“对手”的国家对比一下。但除此之外,英国人可能更喜欢把运动员当作一个个具有天份又愿意吃苦的普通人,更愿意相信运动员是出于爱好而不是为国争光而投身竞技体育。期待之余有宽容,这一种比较健康的心态,只有这样才能好好享受奥运会带来的快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