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英国出版动态(48):2012年回顾

《深圳特区报•读与思周刊•英国出版:多元的市场

首先得说英国的图书出版是一个非常多元化的市场,既有面向大众的流行图书,也有针对小众市场的作品。2012年圣诞节前一周英国图书销量排行榜冠军是电视名厨杰米•奥利弗(Jamie Oliver)的《杰米的15分钟菜谱》(Jamie’s 15-Minute Meals),一周售出近11万8千本,全年已一共售出近60万本。但是对于绝大部分图书来说,这种销量完全是梦想,许多优秀作品只能吸引小部分读者,比如马来西亚华裔作家陈德黄(Tan Twan Eng)的小说《夜雾花园》(The Garden of Evening Mists),在获得2012年布克奖提名之前,每周销量仅为174本,获得提名之后跃升至950本。举这两个例子并无贬低任何图书的例子,只是想说明一个丰富多元的出版市场,会让各类图书都有生存空间,满足读者的不同口味和需求。

每个人的阅读兴趣不同,回顾2012年,我只能提供一点我的观察,列出一些我觉得比较有意思的图书。

今年的布克奖,给了希拉里•曼特尔(Hilary Mantel)的《提堂》(Bring Up the Bodies),这是她三年内第二次获奖,在颁奖仪式上,她讲了一个众人熟知的笑话:“文学奖就像是伦敦的巴士,等半天不来,一来就来两辆。”我相信评委是选择了他们认为是最优秀的作品,不过依然觉得他们不必给曼特尔锦上添花,而是可以更大胆一些,把布克奖授予其它试图创新的作品,比如英国作家威尔•塞弗(Will Self)的《雨伞》(Umbrella)等。

比起布克奖来,英国的另一个文学奖,科斯达图书奖(Costa Book Awards)同样值得关注,这个图书奖更注重作品所提供的“阅读享受”,相信许多读者更愿意读这个奖项名单中的图书。2011年度科斯达年度图书《纯洁》(Pure)是英国作家安德鲁•米勒(Andrew Miller)的历史小说,故事背景设在1785年法国大革命前夕的巴黎,作者用简约的文笔营造出一种扑朔迷离的气氛,让人欲罢不能。值得一提的另一本小说是获得小说处女作奖提名的《袍》(Pao),由华裔女作家凯莉•杨(Kelly Young)创作,以牙买加华人社区为背景,是少有的描写海外华人历史的小说。

《偶发空缺》(The Casual Vacancy)如果不是JK•罗琳(J.K. Rowling)的作品,相信不会有这么大的影响,许多人在评论这本书时,也是在拿它和《哈利波特》系列做对比。当然这本书中是有一些引人联想的地方,但罗琳的确是在写一本完全不同的小说,书中对许多社会现象的观察与描写出自她自己的人生体验。《偶发空缺》也许谈不上是一本经典大作,但确实是一本思想深度与纯熟技巧兼备的小说。

出于我个人的背景,我对科学类图书有一定的偏重。一说起科学题材,许多人马上会觉得一定枯燥乏味,但其实在英语图书中,有许多既能把科学理论讲透,又写得生动有趣的作品,这一点上,我觉得中文图书的差距还很大。今年看过的科学类图书中,特别值得推荐的是克劳迪娅•哈蒙德(Claudia Hammond)的《扭曲的时间》(Time Warped)和心理学家查尔斯•费尼霍(Charles Fernyhough)的《光芒碎片》(Pieces of Light)。《扭曲的时间》写的是人类对时间的感知《光芒碎片》则是有关人类对自身记忆的构建,两本书的特点都是在讲述一个复杂而无定论的话题时,写得细致清晰,鼓励读者思考,引发读者共鸣,在阅读中产生极大的乐趣。

有些文学作品既有跨越时代的内涵,又能反映那个时代的诸多细节,甚至可以成为历史研究的材料。伦敦大学学院的文学教授约翰•穆兰(John Mullan)出的《简•奥斯汀小说的二十个疑问》(What Matters in Jane Austen? Twenty Crucial Puzzles Solved)就是试图通过简•奥斯汀的小说来了解十八世纪英国摄政时代的社会运转机制。我最近重读此书,关注的是“有多少钱才够用”这一章。简•奥斯汀的作品对“收入”的描述一向十分细致,那么当时乡绅们的收入到底是从何而来,《理智与感情》中的四口之家有多少开销呢?只要是对英国社会历史有点兴趣的,这些都是很有意思的问题。

回顾2012年,我无法举出一本鹤立鸡群的“年度图书”来,只能说有幸读到了一些有趣而又让人长见识的图书。出版业虽然面临许多困境,但好在作者们的创造力并没有因此被遏制,这是读者之幸。

One Comment

  1. Scarlett说道:

    新年好,有幸发现你的博客,才可能即将读到这些提到的书 :)期待更多的介绍和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