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英国出版动态(80):2013年度图书

《深圳特区报·读与思周刊·2013年度英国图书回眸

今年工作比较繁忙,空余时间少,所以要感谢《读与思》,因为要写这个专栏,逼着我抓紧时间看书。一年中看了不少好书,以下就挑几本比较突出的作品谈一谈。

在今年读过的小说中,芭芭拉•金索弗(Barbara Kingsolver)的《飞行轨迹》(Flight Behaviour)说的是一个没有忘记梦想的乡村主妇的故事,然而贯穿其中的却是气候变迁以及人与环境的关系,难得的是两条线索交缠在一起,完全没有生硬的感觉。英国的翻译小说一向比较少,今年有幸读到德国作家本哈德•施林克(Bernhard Schlink)的短篇小说集《夏日谎言》(Summer Lies),七个故事中的主角都面临着感情或道德上的难题,作者悠缓的笔调,让读者对故事中的角色们既有一点同情,但保持着疏离。

书名:《重复人生》(Life After Life) 作者:凯特•阿特金森(Kate Atkinson) 出版社:Doubleday 出版时间:2013年3月

书名:《重复人生》(Life After Life)
作者:凯特•阿特金森(Kate Atkinson)
出版社:Doubleday
出版时间:2013年3月

今年读过的小说中,最让我喜欢的无疑是英国女作家凯特•阿特金森(Kate Atkinson)的《重复人生》(Life After Life)。小说中的女主人公厄苏拉(Ursula)陷入于重复的人生中循环中,一次次地出生、成长、意外、失望、重生。虽然她自己并不知道,但是每次重生,上一轮的经历都会对她的性格或多或少地产生影响。这本小说和《时间旅行者的妻子》和《科幻小说宇宙生存指南》(How to Live Safely in a Science Fictional Universe)一样,都是借时间旅行或是人生轮回来说现实中的人生。我曾在今年爱丁堡图书节上参加她的讲座,阿特金森本人的声音与小说中的叙述者的语调非常相衬。《重复人生》出版之后获得极大好评,在英国获得科斯塔奖(Costa Book Awards提名,在美国媒体评选的年度图书中,《重复人生》是非美国小说中,被提到最多的一本。

今年读过的非小说类图书中,几本有关中国历史的作品引人注目,牛津大学教授拉纳•米特(Rana Mitter)的《中日战争1937-1945》(China’s War with Japan, 1937-1945:Struggle for Survival)是难得的抗日战争史英文作品,以中国方面为视点,全面讲述了抗日战争历史,以及抗日战争对今后各方关系造成的影响,非常有价值。不过我更喜欢何培生(Peter Harmsen)的《上海1937》(Shanghai 1937:Stalingrad on the Yangtze),因为这部作品集中回顾1937年的“淞沪抗战”,提供了这场战役更多的细节,而且难得以中方、日方和上海租界的国际社会为视角讲诉全过程。

锡德•洛(Sid Lowe)的《西班牙联赛中的恐惧与憎恶》(Fear and Loathing in La Liga)是一本体育题材作品,但作者显然是用研究历史的严谨态度来回顾巴塞罗那与皇家马德里两支球队之间具有象征意义的敌对,许多误解和错读被一一揭开。美国杜克大学教授约瑟夫•杜密特(Joseph Dumit)的《药物人生》(Drugs For Life)虽然说的是美国的情况,但是对中国的医疗服务也很有启发意义。新药开发是一种商业行为,自然将盈利放在第一位,如果没有制约,必然造成医疗成本越来越高,最后承担的还是患者。

书名:《血腥星期日》(Bloody Sunday) 作者:道格拉斯•穆雷(Douglas Murray) 出版社:Biteback 出版时间:2012年10月

书名:《血腥星期日》(Bloody Sunday)
作者:道格拉斯•穆雷(Douglas Murray)
出版社:Biteback
出版时间:2012年10月

然而在今年读过的非小说类作品中,最让我震动的还是道格拉斯•穆雷(Douglas Murray)的《血腥星期日》(Bloody Sunday)。本书所记述的是英国历史上时间最长,花费最多的公开质询,从1998年开始,萨维尔法官接受首相布莱尔的委托,对1972年发生在北爱尔兰城市德里的英军士兵枪杀示威平民的事件进行调查。这场被称为“血腥星期日”的事件涉及多方人士,长期争执不下。当时北爱局面动荡,士兵们经常面对的,不仅有愤怒的平民,也有打冷枪的爱尔兰共和军成员。萨维尔质询历时12年,传唤了当时在场的英军士兵和平民,加上记者、政客、特工和爱尔兰共和军首领等关键证人,2500多人提供了证词。为了写这本书,穆雷参加旁听了许多对证人的传唤,把各方证人的证词放在一起,相互对照,把事件前后线索梳理清楚。当然萨维尔质询本身并未能完全还原事件,因为证人证词之间依然有相当多的矛盾之处,但是他最终认定“血腥星期日”被杀的14人全部为无辜平民,2010年英国首相卡梅伦在下议院正式向受害者道歉。北爱和平进程一直被看作是化暴力抗争为和平谈判的典范,然而没有真相就谈不上谅解,正视过去恰巧是为了给未来作准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