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时事观察

欧盟公投日终于到了

Metro 头版

Metro 头版

终于到了6月23日欧盟公投日,我等着这一天,不是因为别的,实在是因为厌烦了近来各类媒体上有关欧盟公投的新闻、采访、辩论等等。今天公投日,不允许宣传拉票,终于可以耳根清净了。当然到了明天,“公投后”这一天,结果公布,各类指责争执又会重新而起,如果是留欧还好,只是打打嘴仗,如果是脱欧,那么短期的金融市场动荡,中长期的政治金融经济上的种种折腾,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什么程度才会平息。

(更多…)

独立的概念不是一成不变的

本文略有删节的版本发表在了《欧洲时报》上。

9月18日,五百三十万苏格兰居民将走向投票站,参加苏格兰独立的全民公决。公投日期在去年11月就已公布,有关苏格兰独立利弊的各种讨论也早已经开始,但是直到今年8月5日,支持和反对独立的两大阵营代表:苏格兰国民党(SNP)领导人、现任苏格兰议会首席部长萨尔蒙德(Alex Salmond)与前英国财相达林(Alistair Darling)举行第一场电视辩论后,公投的紧迫感似乎才忽然来临,经过多年的酝酿,决定苏格兰命运的时候马上就要到来了。

Edinburgh Book Festival

Edinburgh Book Festival 2014

苏格兰独立也是今年爱丁堡图书节的一个重要话题。每年8月份,在爱丁堡市中心新古典主义建筑风格的“新城”(New Town)西端的夏洛特广场(Charlotte Square)上,都会举办一场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图书节,近年来每次都有超过800名作家艺术家举办讲座和讨论会。图书节的主题有时会超越文艺与写作,涉及重大时事议题,今年的主题之一是“苏格兰的未来”,嘉宾之中,就有萨尔蒙德。

萨尔蒙德出席爱丁堡图书节,是来和爱丁堡大学历史学首席研究员汤姆•迪瓦恩(Tom Devine)对话,讨论苏格兰独立之路以及公投之后可能发生的变化。迪瓦恩是苏格兰现代史的专家,曾出版过三十多本专著。这场对话之后不久,迪瓦恩在接受《观察家报》采访时,宣布自己将在独立公投中投赞成票。他表示自己长期以来一直支持苏格兰留在联合王国内并同时拥有“高度分权”,但是在看到近年来苏格兰政府在经济管理上表现出的能力、以及苏格兰与英格兰两地在政治理念上的分歧之后,改变了自己的想法,转而支持独立。

(更多…)

英国出版动态(84):英国的合与分

《深圳特区报·读与思周刊·“联合王国”的合与分

书名:《合与分》(Acts of Union and Disunion) 作者:琳达•科莱(Linda Colley) 出版社:Profile Books 出版日期:2014年1月

书名:《合与分》(Acts of Union and Disunion)
作者:琳达•科莱(Linda Colley)
出版社:Profile Books
出版日期:2014年1月

前些天和一位英国朋友聊及苏格兰独立问题,今年9月份苏格兰将举行全民公决,确定是否独立。其间我们谈到英国公众人物中有许多是苏格兰人,从前首相布朗到BBC的著名主持到网球选手穆雷等等。她非常引以为自豪,因为她本人也是一位优秀的苏格兰人,研究中国文化的学者。虽然她更认同苏格兰,但是和其他许多生活在英格兰的苏格兰人一样,在全民公决中她没有投票权。

这位朋友的心态,很好地体现了英国在身份认同上的现状:“联合王国”(United Kingdom)、“大不列颠”(Great Britain)等全国性的身份认同,远不及“英格兰”(England)、“苏格兰”(Scotland)、“威尔士”(Wales)和“北爱尔兰”(Northern Ireland)等地域身份认同来得强烈。我用了“等”字,是因为除了我们熟知的4个区域之外,还有对其它更小地域身份认同,比如英格兰西南角的康沃尔(Cornwall)、苏格兰东北外海的奥克尼(Orkney)和设德兰(Shetland)岛等。

(更多…)

《中国的沉默大军》

《经济观察报·书评·中国的沉默大军

书名: 《沉默的中国大军》 China’s Silent Army: The Pioneers, Traders, Fixers, and Workers Who Are Remaking the World in Beijing’s Image 作者: 胡安•巴勃罗•卡德纳尔(Juan Pablo Cardenal) 埃里韦托•阿劳约( Heriberto Araújo) 出版社: Allen Lane (企鹅集团旗下分支) 出版时间: 2013年1月31日

书名: 《沉默的中国大军》 China’s Silent Army: The Pioneers, Traders, Fixers, and Workers Who Are Remaking the World in Beijing’s Image 作者: 胡安•巴勃罗•卡德纳尔(Juan Pablo Cardenal) 埃里韦托•阿劳约( Heriberto Araújo) 出版社: Allen Lane (企鹅集团旗下分支) 出版时间: 2013年1月31日

过去几个星期华为又出现在英国新闻中,主题自然又是网络安全问题。华为一直在为它的英国电讯(BT)提供大批网络通讯设备,随着第4代移动通讯(4G)波段在英国被拍卖,华为又将成为英国多家移动通讯公司的器材供应商。对英国通讯网络被中国公司“控制”的声音,这时候又冒了出来。这时在媒体上出面为华为辩护的是华为的西欧副总裁蒂姆•瓦特金斯(Tim Watkins),强调华为理解英国政府对安全的担忧,认可政府需要检查华为的产品、服务与软件,所以一直与英国政府密切合作使其满意。

在中国企业向海外扩张的过程中,华为确实可能是在透明度上做得最好的之一。2010年华为出资在英国建立了网络安全评估中心,让英国官方的网络安全专家可以检测评估华为的技术,用瓦特金斯的话说就是:“他们可以直接查我们的源代码。”

华为在英国的员工已有800多人,据称70%是当地人,今后5年还会继续扩张,算是有一定规模了,但是与中国能源企业在海外的规模相比,就是小巫见大巫了。在《中国的沉默大军》(China’s Silent Army)一书中,作者介绍说中国石油集团在中亚的最大基地是在土库曼斯坦第二大城市土库曼纳巴德附近,在兴建初期曾有4500名中国工人在这里工作。

《中国的沉默大军》一书的两名作者分别是西班牙记者胡安•巴勃罗•卡德纳尔(Juan Pablo Cardenal)和埃里韦托•阿劳约( Heriberto Araújo)。两人都在中国和亚洲地区从事报道多年,卡德纳尔2003年作为西班牙《世界报》记者被派驻上海,以后又成为西班牙《经济学家》杂志驻北京和新加坡的记者;阿劳约2007年被法新社派驻北京,以后成为法国和西班牙媒体的自由撰稿人。

(更多…)

撒切尔夫人对英国的影响(续)

对撒切尔夫人的看法,所有人都能同意的,大概就是许多人对她的看法极端分化,崇拜她的视她为“英国的救星”(卡梅伦语),自由世界的领袖,仇恨她的对她亦恨之入骨,甚至对她的死弹冠相庆的。

Billy Elliot The Musical

这样一个具有争议的人物,以及她给英国带来的改变,自然成为文艺创作的灵感来源。上次谈到要了解1980年代英国煤矿工会与撒切尔政府斗争,可以看一部电影 Billy Elliot,因为故事就是发生在煤矿工人罢工期间,英格兰东北煤矿工人聚居的小镇上。

1980年代撒切尔政府的经济政策对英格兰北部传统重工业区带来的影响,在十多年之后还未消除,有两部英国电影是反映这一时期的生活形态的。1997年The Full Monty中,主角们就是英格兰中部城市谢菲尔德的一群下岗的钢铁工人。

同一时期的另一部电影 Brassed Off (1996)态度更为直接,故事讲的是约克郡的一座残留煤矿正面临被关闭的命运,煤矿工人和他们的家属为反对关闭而斗争,与此同时,矿场的铜管乐队正在排练准备到伦敦参加铜管乐队汇演。乐队成员已经人心涣散,男女主角(Ewan McGregor和Tara Fitzgerald饰演)忙着谈情和吵架,但是乐队指挥(Pete Postlethwaite饰演)却把这场演出看作捍卫煤矿工人尊严的举动。在影片最后,还由乐队指挥在伦敦皇家阿尔伯特大厅做了一番演讲,声讨保守党政府。

(更多…)

撒切尔夫人对英国的影响

2013年4月9日星期二英国报纸的头版

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今天去世,中午消息公布之后,立即成为头条新闻。撒切尔夫人虽然离开政坛20多年,但是她对英国政治的影响依然存在,英国人对她的看法,是崇敬还是鄙视,还是非常的分明。从星期二英国报纸的头版上,就可以看出这一极端对立的态度。

没有人怀疑她有着执着的信念,正是她的执着,英国才会在1982年阿根廷军队入侵马岛之后,立即决定紧急组织特混舰队远赴南大西洋收付马岛。要知道当时她执政3年,声望陷入低谷,是战后支持率最低的首相,而英国海军在军费裁减之下,力量薄弱,捉衿见肘,英国政府内部许多人认为胜利无望反对采取武力,英国最大的盟友美国拒绝公开支持英国动武。马岛战争的胜利,让她在选举上处于不败之地,在政策上更不愿意改弦易辙,执着变成了自负。

(更多…)

英国人的快乐奥运

伦敦奥运会在中国引起最大反应的,当属刘翔在110米栏预赛中未跨过一栏就受伤退赛的事件,不少人同情刘翔,也有不少人谩骂嘲讽刘翔,这些极端剧烈的反应不仅仅只出现在网上,连第二天的报纸都有在没有任何根据的情况下,用“表演”等字眼来骂刘翔的,纷纷扰扰之后,似乎又再次定调在赞扬刘翔的精神勇气上了。总之本来是一件不幸的体育意外,却以飞快的速度变成了一件需要找出政治或是精神根源的国民事件。

其实类似刘翔大倒热灶的事件,也发生在了英国代表团身上。英国的自行车选手马克•卡文迪许(Mark Cavendish)曾是夺得本届奥运英国第一块金牌的大热门。卡文迪许是一名杰出的冲刺手,在伦敦奥运会前一星期,刚刚在环法自行车赛最后一站巴黎香榭丽舍大道上的冲刺中胜出,被法国《队报》评为环法历史上“最伟大的冲刺手”。奥运会男子公路自行车赛上,他是英国队的主将,辅助他的四名队友中,有刚刚获得环法自行车赛冠亚军的维金斯(Bradley Wiggins)和弗罗姆(Chris Froome)等人,是响当当的金牌阵容。卡文迪许自己对这块金牌也志在必得,花了一年时间调整体型,减轻体重,不息牺牲冲刺速度来换取一点爬坡能力。几乎所有人都认为这块金牌已是囊中之物,伦敦奥运组委会为了让东道主第一天就得到金牌,还把这场比赛移到了开幕后正式比赛的第一天。

比赛结果令英国人大失所望,卡文迪许不仅没有拿到金牌,连奖牌都没沾上,他的金牌队友实力虽强,却无法确保比赛以集团冲刺的方式结束,最后是比赛中突前的几名车手拿到了奖牌。

(更多…)

“坐着”的运动

在竞技体育上,英国和澳大利亚一直是一对冤家。澳大利亚人喜欢标榜自己天生擅长体育,嘲笑英国人弱不禁风。但是从北京奥运会开始,英国人在金牌总数上开始超过澳大利亚,今年做东道主的英国更是在金牌榜上把澳大利亚远远地甩在了身后。于是澳大利亚人开始转变话题,说自己玩的是“草根体育”——游泳、田径,英国人呢还是高高在上的大老爷,只会那些“必须坐着”才能玩的项目——赛艇、帆船、自行车、马术。

这虽然是个玩笑,但是恰好英国近年来真的是在这些项目上发挥出色,所以连英国人也爱拿这个来嘲笑自己。不过运动项目从某个角度看,确实有“草根”和“昂贵”之分,英国人玩得好的这几个项目,都需要良好的场地条件和昂贵的设备,试想一下,要是家里没几个钱,上哪儿去搞一条赛艇、弄一辆比赛用自行车、养一匹马?穷人家的孩子,也就只能跑跑步踢个球什么的了。

这当然是非常简单化的说法,但是英国的传统项目,确实在某种程度上和英国的社会阶层的遗风有关。伦敦奥运会期间,英国奥委会主席莫尼汉勋爵(他本身就是世袭的男爵)公开对英国的学校体育表示担忧,原因是在北京奥运会上获得奖牌的选手中,有一半是读私校出身的,虽然英国人口中,只有7%的人上过私校。他的本意是想说公立学校的体育课不行,不善培养竞技性人才。但是很快有人指出,私校往往财大气粗,有良好的体育设施,而公立学校呢,有的根本连操场都没有,如何指望它们培养体育人才?

(更多…)

金牌的代价

经济观察网

伦敦奥运进行到了一半,东道主的观众们等来了辉煌的一天。英国代表团在星期六共夺得6枚金牌,甚至超过了当天中国和美国获得的金牌数。赛程过半,英国的奖牌总数已达29枚,看来本届奥运会前英国制定的48枚奖牌、奖牌榜第4的任务有可能超额完成。

星期六的6枚金牌分别是在赛艇、场地自行车和田径赛场上赢得,关注一下BBC的报道,就会发现许多获得奖牌的英国运动员在比赛后接受采访时,都不忘说一句“感谢六合彩基金的支持”,原来在英国,六合彩基金的资助,是许多运动员的生活来源

在竞技体育上,英国没有“举国体制”,但这并不意味着英国政府不扶持竞技体育精英。事实上英国在伦敦奥运前后的5年周期里,通过政府预算、六合彩基金和商业赞助,一共向竞技体育精英项目投资了6亿英镑,比2008年北京奥运的投资增加了一倍,从英国代表团在本届奥运的表现来看,取得的效果相当明显。

(更多…)

英国自我放逐的开始?

《经济观察网》稿件:英国否决欧元方案是被甩离欧洲核心的起点

2011年12月9日的欧盟峰会,对于以后的人们来说,也许会被看作是德国领导欧洲的新开始,或者是英国被甩离欧洲核心的起点。前者对欧盟今后的走向有着关键的意义,后者则对英国在国际政治上的位置有着深远的影响。

虽然保守党一直是英国的欧洲怀疑论者的大本营,但是历届保守党领导人,从撒切尔夫人到梅杰,虽然都是抱着与“欧洲”――在他们的字典里,那不包括英国――对峙的姿态,但是从未真正和欧洲公开翻脸,相反与欧洲的合作一直在不断深入,因为他们知道,与加入欧洲相比,离开欧洲是更糟糕的选择。不管在哪个政党领导下,几十年来,英国确实是在不断地融入欧洲。所以上周五凌晨卡梅伦决定不参与签署欧元财政统一方案的决定格外引人瞩目,这一行动被英国的欧洲怀疑论者们,包括一批保守党内不在政府任职的“后排议员”、以及几家右翼媒体欢呼为“一票否决”。“一票”是对了,参加峰会的27国,只有英国投了反对票;“否决”却未必,因为剩下的26国签署了会议声明,等于把英国排除在外了。和他的前任们不同的是,卡梅伦这回是动真格的了,但孤立于欧洲之外,真的是他所想要的吗?

(更多…)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