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时事观察

苏格兰人的女王

女王1999年出席苏格兰议会开幕仪式,图片来自Wikimedia

1999年,在加入联合王国近300年后,苏格兰议会重新开幕。在开幕仪式上,议长以“苏格兰人的女王”(Queen of Scots)称呼亲自前来参加开幕式的女王伊丽莎白二世。这是一个有历史渊源的称号,上一位有此称号的是400多年前都铎王朝时期的玛丽女王(Mary Queen of Scots),命运颇为悲惨。

(更多…)

排队的艺术

英国人喜欢自嘲(或许也带着点自傲)地说:没有什么比有序排队更像英国人了(There is nothing more British than joining an orderly queue)。这次民众排队瞻仰女王灵柩,真的体现了出来。

(更多…)

一切都按预案操作

星期四傍晚,我在家里电脑前忙着处理工作上的事。那天早上曾看到女王“under medical supervision”的新闻,没有想太多,后来也一直没时间看新闻。6点35分左右,忽然从厨房的收音机里,传来英国国歌的声音。这让我大吃一惊,收音机播的是BBC Radio 3,平时在这个时间绝不会播国歌,一定是出大事了。

BBC电视台特别节目由Huw Edwards主持

匆匆走进厨房,此时我已想起早上看到的新闻,不详的预感马上得到了证实:国歌结束,主持人Evan Davies和Michelle Hussain宣布了女王去世的消息,BBC特别节目开始。不仅是Radio 3,BBC的一系列电台都停止了正常节目。到晚上11:30我才有时间打开电视,BBC电视特别节目由老牌主持人Huw Edwards主持,我以为他也是从6点半左右开始主持,后来才知道BBC电视台的特别节目从中午就已开始,他已经守了超过10个小时。

(更多…)

劳动阶层不应该看歌剧?

英国的社会阶层意识之深,由来已久。反映在个体上,就是每个人都知道自己“应该有的位置”,行为表现应符合自己的社会阶层身份。乔治·奥威尔(George Orwell)在《通往威根码头之路》(The Road to Wigan Pier)中称自己出身于一个“低层上中产家庭”(lower-upper-middle class),可见对社会阶层的细分曾经到了什么程度。

劳动阶层出身的工党议员Angela Rayner

那是1937年,近几十年来这一现象已有显著改善,如果按社会阶层区分对待他人,特别是自上而下的歧视,在法律上不允许,在道义上遭鄙视。但是时不时的,还是会冒出一两件事情,让人意识到,在某些自认“高等”的人的心目中,“低层”人士做出不符合身份的事,仍然是可以用来嘲弄一番的。

(更多…)

Indyref2的一盘大棋

苏格兰第一大臣Nicola Sturgeon

今天苏格兰第一大臣Nicola Sturgeon宣布了推动举行第二次苏格兰独立公投(Indyref2)的方案。因为Sturgeon一再强调不会像加泰罗尼亚那样,在公投合法性未被认可之前就举行公投,所以她的方案将分三步走。

(更多…)

英国的天然气太多了?

Ed Conway 引用的英国与欧洲天然气批发价对比

最近在写了《北海还有多少油》之后,注意到一篇分析,作者是英国Sky电视台的经济事务编辑Ed Conway,根据他的说法,目前英国的天然气其实太多了,但是民用电气价格并不会因此下降。

(更多…)

北海还有多少油

最近几个月来,英国发生“生活成本危机”(Cost of living crisis)的一个重要原因是能源价格上涨,包括汽油柴油价格暴涨,民用煤气和电费同时大幅度上涨,即使是在有监管机构Ofgem控制封顶价格的情况下,涨幅也是惊人的。

于是不少人猜测油价上涨的原因是“北海没石油了”,我过去也这么想,直到遇到一位在北海钻井平台上工作的专业人士,才认真地了解了一下,发现自己的想法是错的,还为《看世界》写了一篇短文。

(更多…)

一条羊腿引发的议论

因为对一条羊羔腿价格的抱怨,让一位英国主妇瞬间成了社交网络关注的焦点。我为《看世界》杂志写了一篇短文,聊聊羊腿为什么贵,以及是不是还会变得更贵的问题。

不过这个故事还有后续,发帖人Rozalia Linder和她丈夫Clive住在曼城北郊一个叫Ramsbottom的镇子(这个名字听上去有点奇怪甚至好笑,不过据说是“羊群出没的河谷”的意思)。他们后来决定把Clive花了30.86英镑的羊羔腿送给了本地的一家叫Ramsbottom Pantry的食品援助所(food bank,我看到许多地方翻译成食品银行,是一种懒惰的做法)。

(更多…)

等待下雪的日子

2021年的圣诞节在苏格兰高地的马尔岛(Isle of Mull)度过,当天为《看世界》杂志写了一篇《等待下雪的日子》,主题是每年年底英国公众关注的焦点:今年会是一个白色圣诞节吗?

(更多…)

到底是谁的家?

这几年来出门旅游时,多选择在乡村小住的方式。平时生活紧张,工作繁忙,有时间出门,自然想找个闲适的方式度过。当然新冠疫情也是一个重要考虑,去年和今年有限的几次出游,都有意会避开人多的地方。

另一个重要原因,是民宿平台的兴起,使得去偏僻的地方小住变得更加方便了。不用提早很久开始安排,一旦有了时间,临时找个地方住两到三天也很容易。我们偏爱乡村整套出租的房子,只有我们自己,或是和朋友一块住,有完全的自由。民宿平台上这样的地方不少,而且如果不是特别热门的旅游点,价格一般也可以接受。

(更多…)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