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生活点滴

今日大雪

今天早上爱丁堡又下了一场大雪。英国、欧洲和北美这些天都在下大雪。因为英国和法国北部的风雪严重,连一向可靠的 EuroStar 火车都出了问题,在英吉利海峡下面的隧道里停了车。好多机场都不同程度地关闭了一段时间,BA的机舱乘务员工会现在大概在庆幸罢工行动被最高法院禁止,否则背上的骂名就更大了。不过今年的“白色圣诞节”是板上钉钉了,最开心的是孩子们。

我用的好几年的数码相机终于拒绝工作了,所以只能帖几张英国的报纸头版了:

2009-12-23. Guardian front page2009-12-23. UK_LEP

这里还有号称是“BBC最漂亮的天气预报员”Laura Tobin的2009年圣诞期间一周天气展望 (土豆网视频链接):

今日冬至

12月22日是冬至日,中国的二十四节气是太阳历,和农历的月亮历不同,每年的冬至都是公历的12月22日。这一天在西方称为 Winter Solstice。Solstice 来自拉丁语 sol (sun) + sistere (to stand still)  也就是说这一天太阳在天空中的位置不动,因为这一天是每年太阳南移的终点。

当然 Solstice 其实是一个时刻,每年太阳逐渐南移,在某一刻停止南移,开始北移。这种移动是渐进的过程,这一时刻在今年是格林尼治时间12月21日17时47分,在亚洲就已经是22日了。

这么关心这一时刻,是因为生活在爱丁堡这一高纬度的地方(北纬55.57度),每年太阳南北移动对每天日照时间的影响很大,冬天又湿又冷,而且太阳下午3点半就下山 (根据这里的计算,今天爱丁堡的日出日落时间分别是 08:42 和 15:40),心情实在难以好起来。

好在最漫长的黑夜已经过去,从今天开始,白天会越来越长了。

防猪流感宣传手册

昨天收到了NHS寄来的防猪流感宣传手册。英国政府的防猪流感宣传活动,其实在上月底就已经开始,4月30日的各家报纸上,就已经出现了整版的广告,同时电视广告也同时开始播出。但是这份寄给每家每户的宣传手册,要差不多花2个星期才送到目的地。我想知道NHS花了多少钱来做这件事。

这份薄薄10页纸的宣传手册的主要内容还是那句口号“Catch It, Bin It, Kill It”,无非就是打喷嚏要用纸巾遮住口鼻而已。不过里面还是有些有趣的信息,比如英国的 Tamiflu 和 Relenza 贮量可以供3千3百万人(英国人口的一半)服用。还有就是这句“flu friends”,看上去有点象 swine flu party --有人声称可以通过“轻微感染”获得自然抵抗力,但是这里的“flu friends”其实是那些可以帮忙拿药购物的朋友,这样一旦感染了流感病毒,就可以避免出门了。

NHS Swine flu booklet

6.85 的 DVD

上个周末我也随着圣诞购物人群去逛街,在爱丁堡王子大街背后的Rose Street 上的FOPP音像连锁店里看到一套Roman Polanski 的合集,三部早期的片子 Knife in the Water, Repulsion 和 Cul-de-Sac,价格7镑整。付款时跳出来的价格却是 6.85,这才注意到店里到处贴着“VAT变化尚未计入标价,将在付款时再计”的纸条。收据上也特别表明:VATreduction Discount 2.13 (就是VAT再降2.13%了),退给我 15便士。

走出店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有个小伙子在打手机,对话传到我耳朵里:“我也不知道他们怎么算的,反正是最后多出几块钱来 (a couple of quid better off)。”这个VAT reduction,是布朗和达林的主意,算是对抗经济危机的手段之一。在财政预算预案中,达林宣布把销售增值税(VAT)从17.5%降到15%,立刻执行。问题是从宣布到正式实施之间的时间太短,而英国的商品标价都是把VAT包括在内的,许多商家没有时间把店里的所有商品重新计价标价,所以才出现 FOPP 要顾客到收银台重新计算价格的情况。那些能在短时间内重新计价的商店,则出现比较奇怪的价格,比如 7 镑就变成 6.85。

记得过去在美国上街买东西,最不习惯的是看着商品的标价,因为不包括销售税,经常忍不住暗中计算“加上税后是多少?”现在想像一下,看着标价,还能琢磨“能退回多少?”的小赚心理对购物心情的正面影响。达林的VAT调低之举是否有效,许多人抱怀疑心理,认为太微不足道。但是“最后退VAT”的无心之举,可能还真的会带动消费。那个打手机的小伙子,无端端“多出几块钱”,估计马上在下一家商店给花掉了,或者在下一个pub多喝一杯。那天我到中产百货公司John Lewis 转了一圈什么都没买,但是接着就看到报道说,VAT调低确实对他们的销售量有帮助

Sense and Sensibility (2008) 音乐

这两天老是看到一个 Ewan McGregor 拍的一个广告视频,总觉得背景音乐十分熟悉。终于想起原来与BBC 2008年的三集电视剧 Sense and Sensibility 的主题音乐极为相似。作曲是 Martin Phipps,经常为英国电视剧作曲,除了 Sense and Sensibility (2008)之外,还有 ITV 2007年的 Persuasion,BBC 的 North and South 等。

Ewan McGregor 主演的广告

Sense and Sensibility (2008)

旧文重贴:月饼

这篇还是2000年的中秋节写的,发在了英华论坛上。

中秋节快到了,不如聊聊月饼。奇怪月饼这东西,味道不错,平时也
能吃,但就不如棕子那样受欢迎,成为天天能吃到的家常食品。

小时候吃的是苏式月饼。苏式月饼个头都不大,外包的是酥皮。有一
种馅是甜的,掺了些松子什么的,不知为什么,非常硬又非常甜。即
使小时候爱吃甜,一次也对付不了一个,只能吃半块留半块。

好吃的另一种月饼,肉月饼,当然卖家都爱叫“鲜肉月饼”。肉月饼
必须热的才好吃,所以要现烤现卖。通常店家会在店门外摆一个大煤
炉,然后用一个大平底锅慢慢煎,肉香四溢,隔半条街都能闻到。

现在流行的月饼我们叫“广式月饼”,记得小时候只有一种豆沙馅的,
後来有一阵五花八门的馅好象一下子都出现了,什么火腿银耳香菇之
类,伴以各种奇怪的名字,和奇怪的味道。其实还是莲蓉双黄最好吃。

福建的月饼外包的也是酥皮,馅料就是莲蓉和绿豆沙,有点象鼓浪屿
馅饼。福建月饼的特色不在月饼本身,而是吃法。中秋节要“逗月饼”,
一家人买一套从大到小不同尺寸的月饼,然后一起掷骰子玩,掷出
“状元”的可以吃最大的,“秀才”就只能吃最小的了。

快到中秋时,店家会到学校来推销月饼,一盒一盒漂漂亮亮地摆在那
里。有时在过节气氛的感染下,就买了些送人或自己吃。于是认识了
一种“冰皮月饼”。冰皮月饼很好吃,但容易坏,要放在冰箱里保存。
到现在我还不明白冰皮月饼里到底是什么东西。

去年中秋节时去了伦敦,一个人逛唐人街,给自己买了个莲蓉双黄。
今年恐怕没有这份兴致了。

日出日落

今天是今年白天最长的一天,今天爱丁堡的日出时间是4点26分,日落时间是晚上10点03分。这是英国夏令时,格林尼治标准时间是03:26到21:03。这是我根据爱丁堡的经纬度(北纬55.57度,西经3.13度)计算出来的,因为不仅起不了那么早看日出,而且今天从中午开始就是阴天,也谈不上看日落了。前两天刚刚去过的 Stonehenge,每年这一天的凌晨都会聚集许多人等待日出,因为据说今天是全年唯一一天日出的阳光能够穿过几座石头搭成的门洞的。今年这些等待的人群都是穿着雨衣打着雨伞过得。

在英国,对这日长时间就比较敏感,因为不仅冬夏之间的差距太过明显,而且南北之间,伦敦与爱丁堡之间的差别似乎也十分明显,今天爱丁堡的日长时间就应该比伦敦多59分钟。夏天晴朗的夜晚,在爱丁堡往北望去,天际总有着一抹橘红色,颇能让人想像神往。如果是在伦敦,朝北望去,什么也看不到,如果不是给高楼挡着,就是城市的灯光太强,淹没了这一点点自然的趣味。

感受

英国媒体和政界对中国政府和军队在地震救援上的行动,是一片赞誉之声。中国对地震救灾的迅速动员,对灾害的广泛报道,以及政府愿意接受国际援助的表示,多次被用来和缅甸相比。今天《卫报》上的分析说中国政府从过去处理灾害中的失误中吸取了教训,并越来越意识到国际形象的重要性。这样的良好结果,希望给中国政府更多信心--用积极和透明的方式处理突发事件,只会赢得更多人的同情和支持。

然而,对于救灾救援的报道,一般会经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了解事实,集中报道令人震惊、感叹、同情的故事;第二阶段开始对救援过程中的疏漏、拖延、失误,和人们对此的不满进行报道,第三阶段开始追究责任。从第二阶段到第三阶段,才是对政府处理方式的真正考验。

对于英国人来说,中国毕竟是个遥远的地方,也没有太多人去过四川,没有象2004年印尼海啸那样的亲身感受。在对四川地震的报道上,各家媒体的着重程度也有不同。周二的报纸,报道不多,因为资料还太少。昨天的英国报纸,几乎都在头版刊登了灾区现场的照片。我比较了《每日电讯报》(Daily Telegraph)和《卫报》(Guardian)。《每日电讯报》在头版有一栏的报道,然后就“下转第19版”了。《卫报》则在头版大篇幅刊登了驻北京记者 Tania Branigan 发自重庆的报道,然后在第4、5版有通栏的图片和报道。两报花的力气明显不同。今天的《卫报》上,头版是 Tania Branigan 从都江堰的报道,文笔出色,从细微处说起,当我读到第二段第二句时,一个转折,让我在大庭广众下,也忍不住流下泪来。

今天《卫报》的第1到5版,是全版的地震救援报道。内部除了有 Tania Branigan 从绵竹发出的两篇报道,大幅照片外,还有 Simon Tisdall 写的一篇深度分析,以及一篇中国不需要外国救援人员的报道。

说起不需要外国救援人员,昨天的 Sky News 采访的英国的一支志愿者组成的专业救援队,展示了他们的设备,红外摄影机、声音探测器、二氧化碳探测器、特别的切割装置等,并说已经准备好,只要中国方面同意就可出发。今天有不少来自都江堰的报道,显然救援人员仍然不足。但是已经一天过去,这些专业救援队还在英国等待。我不希望他们现在仍然只能在英国向电视观众摆弄他们的专业设备,而是希望他们在都江堰聚源学校的废墟上使用这些设备。

压抑

昨天中午听到地震的消息,最早的新闻是看到上海北京的人都有震感。还给家里打了个电话,被告知没有感觉到。有点放下心来,地震似乎又变成了一件遥远的事情。记得中国近年来发生过几次地震,都是在遥远和人烟稀少的地方,于是以为又是同样情况。但消息慢慢传来,一个比一个坏,英华论坛上也有人说在给家里打电话时忽然听到“地震了”然后电话中断,可以想像那种极端的紧张焦虑。到了晚上,已经看到超过8千人的数字,今天上午是1万2千人。这些数字,如同一块石头一样,慢慢地沉下来,是一种不敢想像、挥之不去的压抑。

走进爱丁堡灿烂的五月阳光中,风吹在身上,却格外凄冷。

鸟鸣

春天终于来临,爱丁堡不仅樱花都开了,而且如果从 Holyrood Park 边走过,确是一片鸟语花香,各种鸟鸣争风呼应,有时真是想知道是什么鸟儿在枝头歌唱。可惜不仅眼神不好,在城市长大,耳朵也不会识别鸟声。我能看到的,大约有大山雀(Great Tit) 、篱雀 (Dunnock)和山鸟(Blackbird)。

于是想找一个教人识别鸟鸣的网站,英国爱鸟人士众多,果然有这样的网站,就在 BBC Radio 4 之下的科技节目中。有英国的大部份花园鸟类(Garden birds),除了1分多钟的鸟鸣录音外,每种还有照片和旁白介绍音域特色等等。我现在怀疑那半夜三更在我窗外唱歌的,大概(只是大概)是大山雀。

前两天在爱丁堡大学校园区的 George Square Garden 里听到一种奇特的鸟鸣,到现在我还没弄明白是鸟叫,还是谁的手机铃声在响。据说某些鸟类会学其它鸟类的叫声,说不定有一天,他们也会学走手机铃声了。

 
Real Time Web Analytics